切換隱藏選單

生態保護志工 黃小萍

從一個商科的五專生,到美國環境科學系的大學生,最後成為致力保護台灣土地、馬來西亞及尼加拉瓜熱帶雨林的志工,過程中蛻變的不只是學歷與頭銜,更有重拾生命本質的體悟。

如果有機會到國外,你的外國朋友問起,你的家鄉是什麼樣子?你們的海又是什麼樣子?你會怎麼回答?當時,黃小萍思考很久,發現身為海洋之子的她無法描述出台灣的土地、台灣的海洋。於是在美國結束學業之後,她便下定決心,回來台灣,重新認識已經生活了20幾年的故鄉。

回到台灣後,黃小萍進入荒野保護協會,開啟了她追尋自己生命中與自然連結的部份。

荒野保護協會的任務,並不是保護那些沒有被開發過的「荒野」,而是所謂的「荒地圈謢」,通常以舉辦一些自然體驗活動和教育活動為主,藉由專業志工的引領,讓大眾了解身體力行保護環境的重要性。

後來,因為台灣荒野保護協會的國際事務拓展,黃小萍有機會到馬來西亞婆羅洲以及尼加拉瓜的熱帶雨林和美國大峽谷等地實際體驗當地的自然環境,同時學習國際大型生態組織的運作。

在婆羅洲熱帶雨林3個月的時間裡,黃小萍擔任都市水鳥保護區志工,協助設計了許多針對小學生或教師的自然教育活動。「那時我會到處去拍照,尤其是以有保護色的各式昆蟲、動物為主,再讓小朋友猜猜,照片裡有些什麼動物。如此一來,他們學得快也學得更有樂趣。」

美國大峽谷那次經驗,則讓黃小萍意外擁有與自己獨處的機會。獨自生活於山林之中的三天三夜裡,「晚上我選擇在一塊大石頭上睡覺,抬頭看見滿天的星空,美麗得令我捨不得閤眼入睡,於是就這樣醒著看見日出,」黃小萍回憶。

每一個領域的志工都是奉獻時間、精神,以歡喜心來幫助其他人、幫助環境。但對黃小萍而言,生態志工和其他志工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透過接觸大自然,志工可以找回自己生命中與自然的連結。

「當時在國外讀書時老師常說,我們早已與自己生命的本質『離婚』(divorced)了,」透過荒保協會這份工作,黃小萍找回了她與自然連結的心靈角落。

而和其他可以環遊世界的工作比較起來,生態志工也更有機會看到每一塊土地的不同。「舉例來說,台灣的山岳是靈動的,法國的白朗峰則是沉寂的、古老的,安靜地座落在一旁看著人們,」黃小萍說。人民與其生活的土地是相連結的,當你有機會體會到土地是如何影響人,也就更能了解每一個地方的人性。

當然,這份工作不是完全沒有壓力,因為像荒野保護協會這樣的組織,每一份資源都來自於社會中關心自然的個人,因此對於自己的要求更形嚴格。黃小萍的下一步是鑽研新興的生態心理學,希望有朝一日,能幫助更多人透過了解大自然,治療自己的身心靈。

黃小萍工作小檔案

工作職稱:荒野保護協會生態保護志工

勝任工作的條件:

1.能照顧好自己

2.熱情中帶點傻氣

3.擁有自己能掌握的專業知識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