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少說聽覺污染的語言

學期末,總會依所授課程的性質,把學生分成幾組,然後要求他們在做完實務訪察後,集體上台展現具有團隊精神特色的口頭報告。很奇怪的是:近年來,不論公私立大學的學生,上台報告時,老是以「那」字作為句子的開頭,接著就不斷以「然後」來敘述事情。

那……然後……就是說……

在台下聆聽的我,聽多了「那」與「然後」等口頭禪後,自然而然就會提醒他們不要只說「那」與「然後」,還請求他們換個不同的字眼來表達看看。好玩的是,不提醒他們還好,講了幾次後,學生們不僅無法立刻改正,反而變本加厲的使用「那」與「然後」,最後弄得全堂大笑不已。

其實,除了「那」與「然後」以外,學生們經常朗朗上口、念念不忘的是「就是說」。記得好幾次,上台接受論文口試的學生,報告時不斷用「就是說」來做連接詞或開頭語,在場的指導教授擔心之餘不免好心提示他說:「快點說嘛!不要就是說啦!」沒想到台上的學生點頭答應:「好!就是說……」頓時,嚴肅而緊張的氣氛就被口試委員們的笑聲沖淡了。

說起來,這些都是小事一樁,但總使我想起許多年前在美國唸書時,經常被教授要求上台作口頭報告,也許因一時不察,或英文底子不夠紮實之故,老是用“well”與“youknow”二字穿插其中,事後教授們都會以一種「你是外國人」的慈悲眼光予以寬容,不過,事後他們總是會這樣說道:「句子的開頭與連接詞,不要老是用同樣的字眼,否則聽來既單調又刺耳且乏味,這樣會減低溝通效果的。」

似乎言猶在耳,回台任教後,看到學生不斷使用「那」與「然後」或「就是說」,來穿插口頭報告時,我也會適時提醒他們別這樣做。畢竟用多了這些令人聽覺污染的字眼,會在溝通效果上打折扣的,以致於無法在聽眾內心留下良好的印象。其中道理安在呢?

如何運用語言創造美妙溝通

首先,人們的口頭溝通如要呈現正面效果,其用字譴詞必須鮮活順暢,不斷使用同一字眼,絕對無法在聽眾心中展現生動鮮活的形象。

其次,具有轉接作用的緩衝語(buffer)如「然後」等,其實是可以運用不同語詞來代替的,譬如,以「其次」、「接著說」或「另外」等來穿插使用,如此才會減少對聽者持續不斷轟炸的聽覺污染。換句話說,多元化使用緩衝語,才能在口頭溝通時吸引聽眾的注意力,否則單調而不斷重覆出現的字眼,用多了之後,不僅會干擾聽眾的專注力,也會造成他們內心的反感、無奈、與無趣,最後,變成人在心不在的不良溝通情況。

當然,許多人可能把聊天或在非正式場合說話的語言,一下子就轉移運用在正式溝通的情境上,沒有將語言的適配性予以轉換,因此,兩者時空不分的結果,容易讓人覺得說者隨便而不夠認真。既然說者並非有備而來,那麼,聽者又何必認真呢?說得更明白點,兩者無心也無意,那麼溝通近乎兒戲,怎能達到心靈互通的美妙境界呢?

總之,年輕人的語言運用非常具有創意,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但如能減少運用聽覺污染的語言,再搭配豐富而多元的語詞,那麼,人際溝通不僅無大礙,而且還能時時創造美妙的效果哩!

(作者徐木蘭現為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教授兼管理學院院長)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