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當農夫,也可以很快樂

來自紐西蘭一顆顆飽滿甜美的奇異果,出自2,700位果農的辛勤耕耘,他們共同創造出一年高達210億台幣營業額。果農們有著長年受到風吹日曬的臉龐與結實的肩膀,每天工作10幾個小時。但穩定豐厚的所得讓他們生活得很愜意……

5月中,罕見的大風雨,席捲位於紐西蘭北島的豐盛灣(BayofPlenty),以台灣人的標準看來,這樣的強風豪雨,就是所謂的颱風。不過風雨再大,恐怕也澆不熄800位賓客盛裝參加「紐西蘭奇異果100週年慶晚宴」的興致。

豐盛灣區域是紐西蘭奇異果最大的種植區,將近80%的奇異果來自於這裡的果園。

高規格的盛宴,主角是果農

晚宴會場位於碼頭邊的一座體育館,遠遠的就可以看到入口兩側矗立著衝向天際的火炬。所有的儀式與燈光、裝飾、餐桌、食物都是高規格的。連在晚宴中致詞的貴賓也都邀請到國家領導人紐西蘭總理海倫.克拉克(RtHonHelenClark)致詞。這位總理下午也全程參加了100週年慶活動的開幕式。奇異果在紐西蘭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一向純樸自然的紐西蘭人,面對奇異果為他們所帶來的驕傲,也不禁隆重奢華起來。

紐西蘭奇異果的營業額一年超過10億紐幣(約合台幣210億元),與蘋果同為最大宗的農業項目。目前全國共有2,700個果農,100多個包裝廠,80艘專用輪船,1,500個40呎的貨櫃,將奇異果出口到60多個國家。

100週年的晚宴感性而溫馨。負責紐西蘭奇異果全球行銷的佳沛公司(Zespri)一位高階主管苦笑著說:「身為主辦單位,錢花得好心痛」。但看到大家時而含著淚水、時而熱烈鼓掌的激動場面,相信所有人還是會覺得一、兩百萬的紐幣花的值得。

奇異果果農正是這場晚宴的主角,當晚許多果農都從格子棉布襯衫與牛仔褲、雨鞋的裝扮,搖身一變,成為風度翩翩的貴賓。

麥克(MikeMontgomery)也穿著正式的黑色禮服,拿著香檳酒杯優雅的和朋友在交誼區聊天,和前兩天在果園接受採訪時的樣子完全不同。

奇異果園的新貴

剛下過雨的奇異果果園,果實累累,顆顆嬌豔欲滴。

麥克和父親約翰(JohnMontgomery)從1981年開始種植奇異果,目前兩人共同擁有20畝的果園。麥克自己另外還有30畝的果園,除了奇異果之外,他還種植蘋果。

40多歲的麥克兩頰總是紅紅的,髮色灰白參差,笑起來很靦腆。他跟父親一樣,都非常滿意目前的生活。「爸爸才剛釣了4天的魚回家,」麥克一說,父子兩人都開口大笑。

麥克曾經離開過果農的工作,改行作進口汽車的生意,但後來還是回到果園來。

「當奇異果果農的好處,第一是生活型態,不用每天進辦公室,第二是收入穩定,大概的收入也可以預知,第三是不用去面對消費者,」麥克分析說。

以農牧業立國的紐西蘭,如果經營得法,奇異果果農很輕易的就能成為高所得者。

根據麥克的估算,扣掉人工等成本之後,一畝地平均大概有3萬紐幣左右的淨利。「一畝地的獲利,低的有1萬5千元,高的高達8萬元,」麥克補充。

以麥克與約翰父子的例子,他們共有20畝地,平均來說,一年的利潤就有60萬紐幣(合台幣1,260萬元)。如果再加上自己的那30畝地,麥克每年的收入絕對稱得上是「奇異果新貴」。

穩定豐厚的所得讓果農的生活變得愜意。度過初期的不穩定期,目前大多數的果園主人已經不需要親力親為。

丹尼斯(DenisRobinson)與太太黛比(DebbieRobinson)經營果園40年。他們的房子隱身在距離果園步行不到10分鐘的樹林背後。那是一棟舒適精緻的歐式鄉村建築,屋外有一片大草皮和花園,這樣的家,對台灣人而言只能當作夢想,但在紐西蘭的農家卻一點都不是奢望。

每年收入高達4千萬台幣的果農伊安(IanFox)和太太潘蜜拉(PamelaFox)更是過著閒雲野鶴般的日子。他們經常出國旅行,足跡踏遍全世界。他們的房子更寬敞豪華,有一年的聖誕節,200多人都到他的家作客,游泳池邊的小中庭,是潘蜜拉招待奇異果拿手料理的地方。

選擇工作就是選擇生活

不過,優渥的生活一定要滴下額頭上的汗水才能換取。

果農們都有著長年受到風吹日曬的臉龐和結實的肩膀,即使是近年受到市場歡迎的巨無霸奇異果(Jumbo),在他們厚實粗糙的手上都顯得小巧。

麥克就笑著大聲說﹕「不要以為我們都沒在工作啊!」其實農忙時期,他們每天都必須在果園裡工作10幾個小時。

進入採收期的果園異常熱鬧。約翰父子的果園裡,同時就有6組約150個工人在採收成熟的果子,這樣的情景大約從5月份開始,持續一個多月,到果子都摘完之後,接下來剪枝的工作,平常就只需要6到10個人就夠了。然後又開始新的一季農事。

萬一遇到果樹受粉期或採收期下雨,以及氣溫異常、病蟲害等天災,一年所付出的心血,都可能不如預期,甚至付諸流水。

付出勞力、毫不光鮮亮麗的果農對於年輕人而言絕不是首選的工作,所以「像我們這樣的父子檔也越來越少了,」麥克說。

但29歲的李察(RichardAlloway)則有自己的選擇。他在父親凱斯(KeithAlloway)17畝的果園裡工作。之前他也曾到澳洲一年,擔任探勘金礦的機械操作員。現在的他,發現自己非常喜歡在奇異果園工作,因為「工作內容很複雜,每一天都不一樣」。面對從剪枝、施肥、受粉、採收等天天不同的工作,李察在果園裡找到自己的興趣所在。

當然,足夠的農閒時間可以讓他釣魚、滑水、看足球賽,也是酷愛各種跟水有關的活動的李察,願意當個果農的重要原因。

為什麼紐西蘭的果農可以這麼幸福?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紐西蘭果農都能有這麼好的生活,畢竟農業還是一個看天吃飯的產業。

道格(DougPayton)的果園裡有一棵紐西蘭最古老的奇異果樹,從1947年種下迄今已經57歲了。66歲的道格歷經奇異果產業的起起落落。「記得1989年時的價錢還不錯,一箱可以賣到6、7元,但兩年後賣不到4元,」道格回憶說,「因為生產過剩,行銷也是問題。」

不過,佳沛紐西蘭奇異果國際行銷公司(ZespriInternationalLimted)成立之後,解決了果農最大的行銷問題。

佳沛是在1997年由奇異果果農所共同組成的公司,目前的2,700位果農都擁有股份,都是這家公司的老闆。它的角色就是協助果農建立通暢的通路與國際品牌,並且研發新產品、改善種植技術、品質控管等等。

過去果農必須要擔心生產過剩、價格競爭的問題,並且還要尋找適合的出口商;現在果農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專心種植出好品質的果子,然後等待收成,其他的事情都不必擔心。

佳沛負責處理所有上下游的營銷事務,統一收購,統一品牌,統一出口。

佳沛總經理提姆(TimGoodcare)表示,「公司每年花6千萬元的費用作國際行銷,花700萬元的費用作研發,我們對品牌有長期的承諾。」他說,因為奇異果是他們唯一的產品,再大的挫折或困境都必須要面對並想辦法克服,「因為我們不能轉去做蘋果啊,我們只有奇異果,」提姆笑說。

紐西蘭的奇異果全部必須經過佳沛出口(澳洲除外),每一顆果子在被貼上「Zespri」的標籤之後,就代表一定的品質。果農們甚至主動要求政府制定法律,禁止單獨出口的行為。這跟其他國家由各個出口商各自出口、各有各的品牌的做法相當不同。

「我們雖然不是最大,但我相信我們是最好,」提姆很有自信的說。

這是「合作」所產生的力量,不知對台灣的農業是否有一些啟發?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