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陳致遠:不管球多快,都得經過本壘板

狂放不羈的外表,讓陳致遠更具爭議性。其實,在面對去年亞錦賽的11次三振前,他已經歷經過更大的人生低潮。問他在8月奧運棒球場上,將如何面對包括松土反大輔在內的各國強投,他說:「我這次要去玩棒球,不要被棒球玩。」

「……現在是九局下,目前韓國隊以4比3領先中華隊,一人出局,三壘有人,中華隊只要再一支夠深遠的高飛犧牲打,就可以追平比數。現在輪到的是九棒黃甘霖上場,……」

前4次打擊,都被南韓隊投手三振的陳致遠在打擊預備區,是黃甘霖的下一棒。陳致遠默禱著:「甘蔗(黃甘霖),你打個犧牲打我們就平手了。」

結果,黃甘霖遭到三振。中華隊剩下最後一人次的反攻機會。

這場2003年11月5日中午進行的亞洲錦標賽,關係著台灣是否有機會獲得2004年雅典奧運的參賽權資格。在此之前,中華隊已經有12年沒機會參加奧運。

「幹嘛把責任推給我,我怎麼會這麼倒楣?」黃甘霖被三振後,陳致遠低頭想著。

在大會廣播聲的催促下,陳致遠抬起頭走向打擊區,口中唸著:「好吧,主啊,這就是你要給我的考驗,我希望你也給我力量。」

面對南韓救援投手曹雄天,陳致遠看準他投出的第二顆球,狠狠地擊出。

「安打,陳致遠擊出一壘安打,三壘的陳鏞基順利跑回本壘,中華隊追平南韓隊……」

那一刻,全台灣許多人因為陳致遠的這一支安打,激動落淚:「不愧是黃金戰士。」

黃金戰士,是陳致遠加入台灣職棒時,球隊給予的封號。然而,很少人知道,陳致遠如果沒有生涯中兩次的重大危機,也不會鑄造出這個黃金封號。

兩次生涯危機,造就打擊好手

以前,陳致遠是一位脾氣暴躁的球員。

「那時候覺得我才是懂棒球的人,別人的意見我都聽不進去,」國中時期的陳致遠沒注意到周遭聚集著來自各小學的好手。

「如果你要成功,就要看得到別人的優點、接受別人的批評,」當時決定陳致遠是否能上場的國中教練劉明光嚴肅地告訴他。

「隔天練習時,我不得不開始仔細觀察所有人的打擊,」陳致遠把學長、同學,甚至是學弟的優點記下來,「那時,我才發覺,原來有這麼多人比我好。」

這一次的覺悟,讓陳致遠痛下決心。每天晚上吃完飯,他拿著棒子,利用路燈的餘光,找垂下來的樹枝或是一叢長得比較高的草,當作擊球點,每天自己偷偷練習揮棒,從國中持續練習到高中畢業。

但是,這樣的練習並不代表著陳致遠就有機會上場。

直到有一場比賽,因為一位學長睡過頭,沒有來比賽,教練只好臨時讓陳致遠上場,「那次是當捕手,對我而言,只要有機會上場,守(備)哪裡都好,」這是陳致遠第一次在正式比賽先發上場,這次的表現讓教練發現他的成長,開始願意給他上場的機會。

第二次生涯危機,變轉機

高三時,陳致遠因為打籃球擦撞,導致手骨斷裂,半年內手傷都無法復原。等到終於可以碰球時,他赫然發現,已經失去丟球的手感,「當時,我很痛苦,不知道該怎麼辦?」陳致遠提起那時在練習傳球時,明明隊友在正前方,他卻會把球丟到旁邊。

這樣的狀況持續到大學一年級。在成棒秋季聯賽的一場比賽,陳致遠所屬的輔仁大學,全隊共出現七次錯誤,其中的六次都是陳致遠造成,「我當時得了丟球恐懼症,每次比賽都希望球不要打過來,」怕漏接、又怕暴投,讓陳致遠失去打球的信心。

帶著陳致遠打過多場國際比賽的教練林華韋,私底下建議陳致遠向球隊教練葉志仙提出更改守備位置。從內野手轉成外野手。

對表現慾望強的陳致遠而言,他不想調去守備較單調的外野區域,他比較希望鎮守狀況較多、挑戰性較高的內野區域。

不過,內野守備失誤的壓力,讓陳致遠無法專心練習打擊,狀況愈來愈糟。最後,他無奈地選擇走向外野。

連陳致遠也沒想到,這一往外走,卻造就了台灣難得的打擊好手。

自從改守外野,在守備壓力減輕下,陳致遠全心練習打擊。「那時才發現,原來我的打擊能力還沒有發揮,」陳致遠開始強化重量訓練,也從原本瘦高的體型轉為現在壯碩的標準身材。

轉型後的陳致遠成為中華隊中心打者,年年入選國手。2001年,陳致遠因優異的打擊能力,以高達500萬元的簽約金加入職棒兄弟隊。並以超水準的打擊表現,獲得職棒該年度的「新人王」,擠下同為該年選秀狀元的彭政閔。

我這一次要去玩棒球,不要再被棒球玩

2003年亞錦賽的三場比賽,原本被視為中華隊主力的陳致遠,13次上場打擊,共被投手三振11次。比賽還沒返國,就被國內媒體與球迷,諷刺為「K金戰士」。甚至在國內媒體錯誤報導下,引發家人關係緊張,參加過無數國際賽事的陳致遠,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

在日本的最後一個晚上,他向隊友彭政閔說道:「我不要回去了,」對陳致遠而言,這次已經不是打不好的問題,而是讓身邊的人受到傷害。

陳致遠提到,打職棒時,家人的事(父母親生病)也會影響他,但是他從來不講,「這是我的私事,一上球場,我就要拋開所有的私事。如果沒辦法拋開,很簡單,就是我自己表現不好,」陳致遠說。

球評曾文誠提到這是陳致遠的優點:「打不好,他從來不會怪罪別人。」

去年至今,許多人問過陳致遠亞錦賽對他的影響,他總是回答:「我早就忘了,」但是在回答許多人生經歷時,他卻又一再提起亞錦賽的11K。「我反而希望他不要忘記亞錦賽,那他才會想要有更大突破,」彭政閔說。

距離雅典奧運,只剩下不到50天。他認為自己要克服的是得失心太大的心態問題,「我這一次要去玩棒球,不要再被棒球玩,」陳致遠說要找回當初打棒球的初衷。

問他踏上奧運本壘板時,打算怎麼面對各國強投,他說到時會告訴自己:「我是最強的,我不是K金戰士,我是被封號的黃金戰士,」然後,「棒球是公平的,不管他們的球多快,一定都得經過本壘板,我,一定打得到。」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