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上班族也能培育藝術新秀

「野狗會」是什麼?如果你是一個對藝術有興趣的上班族,你也可以籌組一個屬於你的藝術品味的「野狗會」。

你有一個朋友,你知道,他能創作出驚為天人的畫作,但是,在當前的藝術市場,未成名畫家要單靠賣畫來營生並不容易。除了期待官方贊助或大企業的支持,你能為你的好友做什麼?

12年前,當時在報社工作的張瑞欽,就曾經碰到這個問題。

當時,他不忍心看到藝術天份極佳的好友李正郎自美術系畢業後,在最珍貴的創作黃金時期,為了生計必須打零工,下班後才能創作;於是,他每個月給李正郎5千元,李正郎則每半年回饋他一幅畫作。

上班族培育藝術新秀

沒想到,張瑞欽對好友的真心,卻引燃了創新的藝文支持模式。

那一天,張瑞欽帶著旅法職業畫家楊樹煌到李正郎位於陽明山狹小的工作室看畫。下山的路上,楊樹煌建議張瑞欽號召10位支持者,每人每月出資5千元作為生活基金,讓李正郎專心作畫,支持期間,畫作不能自由買賣,每兩年,李正郎必須提供畫作的一半給會員收藏。

這個創新的想法點醒了張瑞欽。

於是,張瑞欽馬上告訴週遭有藝術品味、喜歡李正郎畫作、或是李正郎的朋友,邀集10名會員,以李正郎畫作的落款(畫作上的簽名)「野狗」為名,成立了一個自發性的藝術支持團體:「野狗會」。

一轉眼,野狗會運作了10年了。10年間,不僅讓李正郎心無旁鶩地在最有爆發力的40歲之前畫出一幅幅精采畫作;更奠定李正郎獨樹一格、從台灣農村泥土上耕耘出來的新一代印象派技法與風格。

如果畫家的眼睛是相機的觀景窗,那麼,家住嘉義水上農村的李正郎,創作內容就是自耕農眼中的田園風景。他的印象派技法卓越,一些藝評家甚至曾誤以為是印象主義派前輩畫家廖德政先生的畫作。「在印象派出現之後,全世界都在期待一個像莫內那樣有熱度的藝術家,看到野狗的畫,很高興我們有一個藝術新秀,」畫家林中信說。

不是慈善團體,而是社會運動

「如果沒有好的畫家,野狗會跟慈善機構沒什麼不同!」野狗會會長,輔仁大學法學系助理教授吳豪人一針見血地指出。

雖然張瑞欽出自對李正郎的好友情誼而籌組野狗會,但是,更多人是欣賞李正郎畫作或藝術愛好者。

以每個月5千元的會費來計算,每一名會員在10年內共付出了60萬元,如果只是基於幫助好友的溫情主義,實在很難支撐10年。

「做人情的撐不久,就像你第一次娶妻請客,親友包紅包,包的很高興;但是如果你每年都娶妻,親友會怎樣?」畫家李正郎自承。

吳豪人指出,其實,他們參與野狗會,就像是在推動一場社會運動,企圖採取一種有別於官方或大企業的文化支持模式,為台灣培育出國際級的畫家。起碼不讓有潛力的畫家淹沒在炒短線的藝術市場。

「台灣一年如果有100個美術系畢業生,大概只有1個到2個走純藝術,其他都要去做美工!」野狗會會員、牙醫師曾煥井比喻。

然而,並不是每個野狗會會員都是高收入的醫師。

挪出薪水,完成理想

事實上,野狗會的會員在10年前只是普通上班族,有洗衣店工人、法學院學生、媒體記者,每個月挪出微薄薪水來完成他們的理想。吳豪人坦承,他往往必須替報紙寫副刊賺稿費來繳交野狗會會費。

而野狗會雖然不干涉畫家創作,卻也會引介不同的畫家給李正郎認識、批評與交流,砥礪創作。

4月初,李正郎在文化總會舉辦十年收藏畫展。茶會上,10年前那一群熱情、有理想的上班族,一一成為律師、教授或資深媒體工作者。欣見李正郎的繪畫風格打穩根基之際,他們決定結束野狗會,想運用這套新的文化支持模式到其他藝術家身上。「10年了,野狗應該要自己飛了,接受資本主義的評價;如果野狗的畫賣的好,也算是證明野狗會的藝術品味,」吳豪人說。

現在,野狗會會員鎖定了其他年輕畫家,各自招兵買馬籌組「阿德會」、「山仔腳會」等。「25歲到35歲是一個藝術家可塑性最高的10年,如果一開始就進入市場,就沒有機會好好摸索,」張瑞欽解釋。

承襲著野狗會的精神,這群不一樣的上班族,要持續用創新的方法,為台灣培育出藝術新秀。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