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不求滿分,只求滿足的平衡點

走進郭夢菲的辦公室,立刻知道這是一個母親的座位。因為僅容一人側身的空間裡,貼滿了大大小小,她兩個寶貝女兒的照片。如果佇足細看,會發現照片群裡,還夾雜了幾張小小的卡片,上面有童稚歪拙的字跡,寫著:「謝謝郭醫師救了我的命。」

要是郭夢菲自己不說,實在看不出來她45歲,兩個女兒正分別就讀國二、小二。而她不僅是台大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中,唯一的女性;像她這樣專攻小兒神經外科的專職醫師,全台灣也只有兩位。

選擇這個比較冷僻的領域,緣於郭夢菲相信:「小孩應該有大人專門為他服務,這是一種社會進步的指標」。小孩的生理、構造都與大人不同,更專業,能免除他們很多不必要的痛苦。外科醫師每天都要跟上帝拔河,工作壓力已經夠大,比起大人,小小病人又需要更多投入與耐心。

郭夢菲如何思考自己的「工作」與「母親」這兩種角色?在職場上,看待自己的母親身分,郭夢菲是很坦然的,其中有柔軟,也有堅持。

有柔軟也有堅持

她在辦公室裡,自在地擺滿小孩的照片。正因為她覺得:「不需要刻意把女性變成男性。」

對每件事情,郭夢菲的取捨都很清楚。當第一個女兒還在襁褓階段時,她因為必須經常在晚上出去開刀,把女兒交給保母帶24小時,只有假日才接回家。

遇到週末要查房,有時她就把女兒放在搖籃裡,跟著帶去醫院。「如果我不來查房,那是我的錯,」這是郭夢菲對專業下的定義。然而她知道自己不能把女兒丟下來,即使醫院因此可能有微詞。

同樣地,現在她跟先生分工,早上由郭夢菲負責送小孩上學,晚上由先生接小孩回家。假如早上有會議,郭夢菲會寧願選擇遲到的可能,也不願意冒著安全的風險,送小孩提早到學校。

在這些事情上,郭夢菲覺得可以調整。然而另一方面,她絕不中斷對工作上精進的努力。她不僅取得醫學博士學位,8年前還跟先生一起申請了兩年留職停薪,帶著大女兒到美國費城繼續進修。

對於小孩帶給生活的混亂,郭夢菲認為是可以管理、計劃的。這也許跟她外科醫師的訓練有關。

進開刀房前,郭夢菲總習慣在腦中事先模擬各種狀況,要到實際操作時可以到滾瓜爛熟的地步。她常令旁邊的工作夥伴都感到驚訝:是不是以前做過同樣的案例?

「我不願意有1%的可能出錯,」郭夢菲笑著解釋。

她也把這樣的態度應用在生活上。郭夢菲的先生是小兒科醫生,兩人領域相近,默契極佳。不過,郭夢菲的工作性質機動性較高,她可以事先安排好從近從明天、遠到半年後,演講、出差,各種需要先生支援的時刻。

她的女兒,甚至因此每天可以吃到媽媽親手做的便當。因為從星期天中午,郭夢菲就開始幫小孩準備下個禮拜的午餐。她一口氣做好5個便當,在冰箱裡一字排開,小孩只要每天按照順序拿就可以了。

不過,如果因此認為郭夢菲事事都要求完美,給自己很高的壓力,那又錯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