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烈女不事二夫?

引子一:「烈女不事二夫,我不會離開民進黨。」 ——沈富雄<br>引子二:「我的確和她發生關係,也的確傳簡訊給她,對不起。」 ——貝克漢

周玉蔻持續在電視、廣播上嚴詞批判她的前老闆─趙少康,肯定有人覺得罵得好、有人覺得瞎說一氣。我對政治面沒興趣,好奇的是「君子絕交,不出惡言」的傳統倫理,在現代職場是否還值得尊重?離職、轉戰,好比股市進出,當然有人守著績優股,一生貢獻一家公司。但多數人都有幾回買賣,跟著自己行情的漲跌,離職、轉戰。

念舊的作法,是持續跟上一份工作的夥伴定期聚餐。實際的行為,是盡早打進新工作的圈子。終究,離職的原因,九成以上有著「不愉快」的經驗(否則何需一走了之?),細數對方的錯誤,的確可以發抒一下鬱悶,但是發抒久了、發抒多了,不停的開罵,遲早給人「不厚道」的印象。

「厚道」重要嗎?

但是,「厚道」重要嗎?或者厚道能有公正的評比嗎?周玉蔻肯定覺得自己委屈、不平,否則何必揪住趙少康不放,一如當年公開痛斥黃義交。不用認識周玉蔻,我都可想而知,她與黃義交、她與趙少康,都曾經相知相惜,有過愉快、信任的交往。一是情人、一是老闆,我對八卦面不感興趣,好奇的只是「翻臉後的基本禮貌」在現代職場是否還需要遵守?

老實說,很多人想起自己的「前」老闆,雖然多少有點兒像離婚夫妻,難免有些複雜情緒。但職場是注重理性的場所,多數人都遵循「利益交換、好聚好散」,面對自己曾經卯力表現、取悅的長官,實在不容易指著鼻子破口大罵。

聽過一個故事,一位民營公司總經理,30年服務同一家公司,從基層做到最高主管,因為感念大老闆的賞識,西裝、外套上總是別著公司的一枚小徽章,他感性的說過:「那是我老闆親自用手為我別上的,我到死都要戴著它進棺材。」

照理這份「主雇」關係充滿了忠誠與感恩,不想時局變遷,這位曾經誓言效忠的總經理,被更高層的大老闆相中,邀請成為知名國營企業掌舵人。徽章當然從西裝上取了下來。故事的寓意是說明當你手上的股票漲到某個極高點,再捨不得,也終究會賣的。一句「烈女不事二夫」像是一句說著悲壯、聽著惶恐的漂亮話。

絕交不出惡言,是對自己的尊重

我們總是看著別人的「變節」,義憤填膺的說自己怎麼也不會出賣自己。到底是誘惑沒來,或是誘惑不大?為100萬美金願意跟富豪睡一夜的黛咪摩爾(電影《桃色交易》),如果你用5千元出價,肯定會被甩個大耳光。忠誠,禁不起翻臉。正直,可能也擋不住誘惑。無怪乎基督徒的主禱文裡:「主啊!不叫我們遇見試探!」

批評別人總是容易的,通常,親近我們的人,若是決意要「傷害」我們,因為對我們的弱點、軟弱比一般人更了解,傷害可能也最深。家庭是其一,職場當然也不例外。

或許,傳統倫理價值在現代職場,顯得蒼白無力,一如「烈女不事二夫」聽著有些老調門。現代職場的規則之一,就是我們經常會從一個工作轉到另一個工作,「君子絕交,不出惡言」或許是一種對自己的尊重,與別人無關。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