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科技人的情與鬱

他們雖然賣命工作,卻也不甘讓感情留白,但一直處於特殊的求學、工作環境,讓科技人無法處理主觀與感性的感情問題,於是,工作佔生活的比例,也愈來愈大……

「我36歲,一家上市公司的小主管,一年150萬的年薪,一台LEXUS休旅車,一棟46坪位於市區的公寓房子,一堆股票,一堆存款,以及“自己一個人”,」這是林思良在他的網路創作的一段感嘆。

「這不是幸福,更不是快樂,」他說這些奢侈的物質對許多RD(研發)工程師而言,根本沒時間去使用,「況且,如果沒有一個心愛的人陪你一起享受這些,一切的努力都變得毫無價值。」

在台灣各地的園區,許多工程師的生活跟他很類似,清華大學資工所畢業,進了台積電當RD工程師,早上8點半上班,晚上12點半下班,換來一個月7萬多元的高薪,過了適婚年齡,但卻單身。

「當年我們班上只要待在RD部門,不是未婚,就是離婚,還有一個更慘,孩子的老爸不是他。」林思良說。

SIP科學園區單身俱樂部總監盧瑞琪指出,科技人長期處於男女比例不均的求學、工作環境,而且又是從事嚴格要求理性與邏輯的工作,造成許多科技人很不會處理感性與主觀的感情問題。

把交友黃金時間花在讀書與工作

「除了公務員,台灣現在還有人6點前下班的嗎?」台積電製程整合工程師吳仁傑說。

全台50萬名高科技產業從業人員,每年為台灣創造超過新台幣4兆元的產值,其中26萬名工程師,普遍擁有較高的學歷與薪資,有四分之一的人,每天工作時間超過12小時。

許多科技人普遍存有年輕時拼一下,可以早點退休的想法,「他們把人生的交友黃金期拿來讀書與工作,」作家曾陽晴說。

「而且,很多科技人都以為,園區生活就是世界的模樣,」同樣是從事研發工作的陳佩君,這是她大多數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的同學對生活的看法。

61年次的陳佩君從密西根大學取得博士後,在國內最受矚目的生技公司擔任研發主管,她每天6點準時下班,但薪水與職位並不比在園區的同學差。

在工作時間長,且同學與同事多為男性的狀況下,「聯誼」成為科技人拓展生活圈,以及結交女朋友的主要管道。

「聯誼成為例行性的事,都已經排好表,一個月大概1次至2次,」吳仁傑說。

過去12個月內,SIP科學園區單身俱樂部已經為園區工程師舉辦超過7千人次的單人聯誼活動,服務的對象多是研發工程師,有一半參加者的學歷為碩士以上。

話題與休閒離不開電腦

有了認識異性的機會,但是交往卻還是狀況連連。

因為工作時間過長,造成科技人的生活過於單一,「跟工程師們聊天吃飯,永遠離不開3個話題:科技新產品、股票、除錯(蟲),」網路系統測試工程師黃媄秀說。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