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跟著興趣 出國翱翔天際

甩開傳統包袱,依照自己的興趣,出國進修特殊課程,有時候反倒更能發現自己的潛力,甚至還能在工作上開創另一片天空。

雖說MBA、電子電機、英語教學等學位大受歡迎,但也有很多特殊有趣的文憑與證照,豐富了社會,更提供了多元而專業的各式各樣選擇。化妝保養品學、音樂治療、劇場設計、珠寶設計等,都是有趣又有頭路的學科。

<spanclass=’Doc’>詹育彰進修化妝品學,無心插柳</span>

台灣大學醫學院畢業的詹育彰,在完成了7年大學教育與5年住院實習後,驚然發現:「我30歲了?!在其他同學都已經出國進修回來工作時,我才剛剛走完正規的醫師養成教育,」詹育彰感嘆著。

「我得要完成我的夢想:出國看看這個世界,」詹育彰果真在30歲時送自己一個大生日禮物——出國進修去,「就讓我放任這一年吧!」

對已經考上皮膚科專業醫師執照的詹育彰而言,如何學得實用而專業的知識比獲取學術學位更重要。擔任住院醫師問診時,詹育彰就發現自己不瞭解化妝保養品,無法協助病人如何使用相關產品。詹育彰決定到英國進修——化妝保養品學(NationalHighDiplomaofCosmeticScience)。

詹育彰把工作幾年的積蓄一股腦兒全投資在出國讀書的這一年。「目光放遠一點,反正錢回來再賺就有了,這是一輩子的事,我相信只要努力,一定看得到結果,」詹育彰不顧社會對於「男性講保養化妝品」的價值判斷,一心一意唸化妝保養品學。

沒想到兼具皮膚科醫療專業與化妝保養品知識的詹育彰回國後,因為台灣醫療美容正興盛而身價大漲,「這根本就是意外的收穫!」現任綺顏診所醫師的詹育彰笑著說。

在求學期間,課程從皮膚生理構造、微生物學、原料介紹、配方、保養品分論到品管與行銷等。

「最有趣的還是實驗課程,我們得要做出自己的清潔、保養品,」剛開始,詹育彰滿意地將實驗室裡做出來的「詹姆斯牌(詹育彰英文名為James)」瓶瓶罐罐,分送給親朋好友,「只是沒想到看似完美的產品,一個月後就油水分離,因為比例沒掌控好,」最後仍以「優秀傑出」成績畢業的詹育彰微紅著臉說。

同學來自世界各地品牌如TheBodyShop的研發部門,讓詹育彰明顯感受到「學而後知不足」。

除了學習之外,遊走歐洲看世界是詹育彰出國的主要目的。因此,詹育彰利用學期間的假期,跑遍歐洲各國,如義大利、西班牙、希臘、德國等,看看不同人的不同想法、過不同的生活。

「現在工作很累很煩或是開刀開到一半時,就會跟著音樂,回想過去甜美的回憶,就算是再煩再累,也會心甘情願,」詹育彰滿意地笑著。

<spanclass=’Doc’>蔡安悌走上音樂治療之路,無怨無悔</span>

同樣是治療,師範大學音樂系畢業的蔡安悌則是選擇用音樂幫助人在心理、生理與社交功能更好。

身為全台11位音樂治療師其中之一的蔡安悌,在大三時就種下了「用音樂治療他人」的因子。

「大三時我主攻強調即興創作的作曲,大四時又修了心理輔導與諮商相關課程,」蔡安悌聽從老師的建議,決定往音樂治療的路走。

但專業音樂治療師的這條路並不好走,蔡安悌花了3年多的時間才獲得專業文憑。蔡安悌先赴英國牛津大學加強語言能力,同時也旁聽基礎心理學等相關課程,每週再抽空到倫敦旁聽基礎的音樂治療課程,以增加自己心理治療的專業能力。

為了累積更多相關經驗,蔡安悌還特別在牛津兒童中心(OxfordChildrenPlayCentre)擔任義工。在這忙碌的一年,蔡安悌同時申請音樂治療課程。但即使拿到了學校的入學許可,蔡安悌仍被要求先在英國工作一年,「因為音樂治療課程強調臨床實驗與實習,而要做治療,就必須先瞭解整個社會文化。」

因此,蔡安悌在2年攻讀音樂治療師高等文憑期間,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見習或實習。

另一半讀書的時間,就是上些基礎概念的課程。即使是基礎概念課,上課的方式也很務實、活潑。以「即興音樂團體課」為例,在一個半小時內,請所有的同學隨興玩奏教室裡的各項樂器。「從樂器的選擇、玩樂器的方法與音量,甚至與團體中的音樂互相呼應或是自行演奏,都表現出這個人當時的狀態,」蔡安悌說,「即興音樂團體課」是訓練學生如何觀察個體的行為與反應,再進一步學習如何正確運用音樂與人溝通及治療。

上課之餘,蔡安悌在小組討論與實習小組的收穫更大。「我們這些外國學生仍舊有語言障礙,所以同學間會組成讀書小組,在上課前就會先討論,好讓我們適應,」蔡安悌更因而結交不少好朋友。

<spanclass=’Doc’>劉達倫找到舞台與燈光設計的新國度</span>

曾經是不願跟隨兄姊努力向學的腳步、被視為家中叛逆少年的劉達倫,在茫茫然的年少歲月中,因為愛看電影而參加了表演人才訓練班,進而走入戲劇這一行。現在的他,除了在台灣大學劇戲系與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系兼課外,更為不少劇作設計舞台與燈光。

從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後,劉達倫還是不知道要做什麼,當完兵後跑到學校做助教。但劉達倫沒想到10個月過後的自己,竟然因為美國舞台大師李名覺的鼓勵,而決定了自己未來的志業——舞台與燈光設計。

「本來以為舞台與燈光設計就這樣了,不知道還有另一個世界可以再深入,我決定要跳進那個世界裡,」為了遨遊在這個未知的世界裡,不愛讀書的劉達倫乖乖地補托福、認真地製作精美作品集、專程飛到美國去面試,劉達倫終於申請到美國耶魯大學戲劇學院藝術碩士課程(MAinDesignProgram,YaleSchoolofDrama),就拜師於李名覺之下。

艱苦的磨練才要開始。第一年的每個學期,劉達倫都必須修習24學分,從建立品味的人體素描課、訓練基礎的繪圖課到戲劇概論等,還有一系列不同等級的舞台設計、燈光設計與服裝設計等密集課程。

大師的要求讓劉達倫沒有喘息的機會,因為每兩週就得交出舞台設計作業。劉達倫第一週就必須先研讀劇本,根據劇本素描出舞台平面與剖面圖,接著要為各個角色挑選合適的照片,同時還要蒐集研究各種與劇本相關的資料,第二週就得做出舞台模型,接受李名覺的批判。

「壓力實在很大,就好像師父用竹鞭打著徒弟,常有美國同學被罵到哭著跑出教室,」劉達倫也曾經被老師嚴厲指責他首演的舞台設計油漆太糟,眼淚就撲溯溯地掉了下來,「那一天還是我生日!」

劉達倫甚至因為英語能力不佳,而被老師要求休學、整整再多花了一年時間在語言學校加強英文,才能繼續碩士課程。

這麼苦,又花了這麼多時間與金錢,值得嗎?

「現在聽來淒涼悲慘,但我的成長很大,因為我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樣的戲劇、看到劇場迷人的地方,」劉達倫更進一步說,每年唸了50個劇本、參加學校10大劇作與近15場小製作,再加上學校發送的各式彩排券,「可以常常跑到紐約看劇,沈浸在戲劇的氛圍裡,怎麼可能不值得?」

<spanclass=’Doc’>王美玲學珠寶設計,重新發現自己</span>

本來只是要陪伴先生赴英攻讀博士學位,但為了不浪費時間,王美玲決定完成小時候的願望:學設計。「我得要選個台灣沒有的,」王美玲最後選擇了珠寶設計。

但社會系出身、擔任編輯工作的王美玲卻從未涉獵過珠寶設計領域。為了申請到學校,王美玲特地在暑假回台灣時,到補習班惡補相關課程,從素描到珠寶鑑定、製作與設計等,「為的是要有作品帶回英國好申請學校。」

王美玲不管自己的「暑假作業」成果如何,只知道要利用過去編輯的巧思,將作品集結成冊,大膽地打斷他人面試,最後進入了英國倫敦市政廳大學,開始了她的珠寶設計學習之旅。

在這學習之旅中,王美玲在畫圖課上學習如何拿筆、畫線,到美術館臨摹作品,同時還得學著如何鑲寶石、做金屬雕刻、運用琺瑯等實務課程。

沒有珠寶設計底子的她,只能靠勤能補拙的方式,「同學做一件作品,我就做三、四件,老師喝下午茶時,我還抱著很重很重的瀝青球(敲打金屬的基座),追著老師學東西,後來老師看到我都怕,」王美玲有些不好意思,但仍強調自己就要把這2年當4年用。

設計不是天外飛來的創意,而是很多研究與想法的累積。王美玲曾經為了完成立體派帽子的作業,跑到美術館觀賞畢卡索的立體派畫作、到圖書館蒐集研究立體派資料,再嘗試運用各種可能的材質,才製作出自己的立體派帽子。

上台報告讓王美玲更加瞭解自己的創意與思考。「當我一邊報告自己的作品時,我才一邊發現自己的想法,因為創作的當下,潛意識裡就會想用某種材料、某些顏色來表現,」王美玲說。

2年學習珠寶設計的過程,讓王美玲還有另一個額外的收穫——發現自己。

「第一堂課是自我介紹,但我發現我自己只會介紹自己什麼地位與角色,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王美玲看到一位英國男同學的自我介紹卻是蒐集了各式各樣的毛,上台輕柔柔地訴說自己是如何喜愛毛。

「只有努力發現自己,才能把自己的想法融入設計裡,而不是只會模仿,」回到台灣自己開設珠寶工室的王美玲說。

想出國嗎?就帶著你的翅膀飛翔吧!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