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要自我實現,不要承諾終身

29歲的清水伸彥,長得像日劇的男主角,打著義大利Ferragamo的領帶,穿著英國名牌的西裝,卻是一副看不出名牌打扮的的日常模樣。

這是典型的日本年輕上班族,在擁擠的東京電車裡,隨時可見,他們成長於富裕的社會,名牌知識累積一代以上,已經將名牌融入日常生活中。

清水伸彥畢業於和父親一樣的大學-慶應大學商學部。慶應大學是2003年《日經雜誌》「日本企業最愛的大學」調查第一名。在注重名校的日本社會,相差30歲的父子,都從名校畢業,卻有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如果說「穿著」透露了日本新一代的富裕基礎,清水伸彥和他父親的工作機會與價值觀,更對比出日本不同世代的社會運勢。

一個承諾工作為第一優先的上一代,和一個崇尚個人主義的新一代,各是什麼樣的日本上班族?

自己想做什麼樣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工作選擇標準

我出生於1974年,成長於日本最南端的九州福岡縣。

我和父親都畢業於慶應大學商學部。我父親畢業於1968年(昭和43年),那是日本經濟高度成長的時代,有非常多的工作機會。在我父親的時代,只要進入大企業,經濟就能得到保障。日本是一個終身雇用制的社會,進入有名的企業,雖然工作很累,卻是最好的選擇。

現在對年輕人來說,自己想做什麼樣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工作選擇標準。

我們出生的時候,日本已經很富裕,很多年輕人認為富裕是理所當然,沒有必要考慮日本的將來,考慮自己的人生就來不及了。有一小部份人得到很好的薪資報酬,負責改變日本的方向性,其他人的薪水不算多也不算少,也能生活下去,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人生。現在越來越少人選擇進入大企業,因為工作壓力及責任都很大。加上日本終身雇用制的瓦解,大企業也不能保障你的人生。

終身雇用的承諾

我的父親工作非常拚命。上一代的想法是,企業是一個共同生命體,衛星工廠也是一個共同生命體。因為你可以從企業得到經濟的保障,所以必須對企業忠誠,把工作當作人生的第一考量,這是一種交換條件。

父親在廣告公司上班,擔任營業方面的工作。小的時候,從星期一到星期五幾乎都沒有見到父親。我睡覺之後他才回來,早上比我還早去公司上班。平常也要和顧客喝酒、打高爾夫球,有很多的交際應酬,被工作佔據很多時間。但是到了星期六、日,他是一個很不錯的父親,讓我感受到他的愛。

這樣的情形一直維持到我父親45歲左右,差不多我15歲的時候了。

過去的日本企業是一個金字塔的組織,讓基層年輕人負責大量工作,是日本企業的特徵之一。日本企業最典型的人事狀況是,40到50歲之間當課長或部長。當上部長之前,年輕人被要求非常努力工作,大家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我父親大約在45歲當上部長,就有比較多的家庭時間。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