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雖然身障,他們是科技業的百萬經理

在台灣,身心障礙者約有85萬人,佔總人口4%,僅有12萬人就業;35%的身障者在找尋工作時,通常是透過親友介紹,多半從事製造業與服務業的基層工作,每月平均薪資為2萬5千元。<br>黃如達與盧榮川,2位小兒麻痺肢障工作人,分別被IBM與台灣微軟(Microsoft)挖角聘用,擔任全球或大中華地區的客戶技術支援經理,年薪超過百萬。<br>原本應該比一般人更為艱辛的職場生涯,他們是如何成功突破?

<spanclass=’doc’>黃如達(IBM全球服務事業群資深技術規劃經理,44歲)</span>

<spanclass=’Doc1’>用堅持,創造不被取代的價值

</span>

走入IBM每層辦公室,都看得到黃如達的大幅半身照海報,因為他負責的台灣高鐵案,獲選IBM2003年第一季IBM員工楷模「eIBMerRoleModel」,這是IBM對優秀員工的重要肯定。

黃如達10個月大時,因為生病而導致小兒麻痺,「當時小兒麻痺疫苗的價格比我父親一個月的薪水還高。」

中度殘障的黃如達,對老天這樣的安排很認命,但對於自己接下來的人生,他卻要盡自己所能的去掌控。

就讀淡江大學時,黃如達每天到學校的電腦中心工讀,而且刻意選擇別人最不想要的大夜班。

其實,黃如達選擇上大夜班是有目的,因為白天電腦中心都是學長,他根本沒有機會碰到電腦。但晚上電腦中心下班後就沒人,於是學校那台被他視為珍寶的IBM370系列大電腦,就能輪到他使用,而且可以獨佔玩一整晚。

畢業後,他沒有考慮進入當時熱門的公家機關或金融機構,而是到通用器材公司擔任工程師,原因其實很簡單,「雖然走路不方便,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到工廠看生產線,而不是成天坐在辦公室。」

<spanclass=’Doc’>會議一定提早到

</span>

進入職場的黃如達更加的積極,因為他很清楚,他不願意因為自己身體先天的不便,而抵減他後天的努力。

小兒麻痺的黃如達,走路的速度比其他人慢很多。於是,每一場會議一定會提早到不讓別人感覺到他有所不同,也不想因為自己身體的不便,給自己任何放鬆的藉口。

即使同事總是會體諒他的不便,但是他還是堅持跟其他人一樣,該出差就出差,該搬重物就搬重物。

「大陸的一個客戶,還說看我的樣子,在台灣肯定當過兵。」外表健康開朗的黃如達,假日甚至還會去東北角的海岸游泳。

黃如達不諱言,身體的殘障還是會影響到工作。他形容自己從小因為身體跟別人不一樣,所以個性比較敏感,容易覺得被攻擊,「我自尊心很強,所以做事不夠圓滑,常跟客戶或老闆產生衝突。」

黃如達很清楚自己的缺點,於是在工作上,黃如達嚴格要求自己隨時檢討,因為他知道,處事不夠圓滑的他,如果想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最重要的是創造自己不容易被取代的價值。

進入宏瞻資訊擔任系統工程經理,他知道自己的角色從技術人員轉換為第一線的部門經理,每個專案也都包括技術到行銷的業務。於是,他跛著腳親自拜訪客戶,而且比別人還要頻繁。

他的工作量遠超過主管所期待,黃如達在宏瞻工作期間,共完成17個專案,如此專業與負責的表現,也引起宏瞻的股東——IBM的注意。

經過IBM主管數度的邀請,黃如達在2001年正式被挖角加入IBM,擔任資深技術經理。

現在,他的能力已經受到知名外商IBM的肯定,但黃如達坦承,肢體障礙者的工作生涯的確比別人難走,磨練的時間也比別人久。

他指出有好幾個同期踏入職場的同學,早就是坐上總字輩的職位,「因為很多談生意的場合是在高爾夫球場上,所以,身體行動不方便對職場發展還是有影響。」

<spanclass=’Doc’>從不迴避海外出差

</span>

儘管職場存在這樣的現實,黃如達每天還是兢兢業業的面對工作,開會時一定提早到,同事搬機器時總是不落人後。在主管林惠明眼中,黃如達是個自我要求相當高的人。

現在的黃如達,常常一接到通知,就必須馬上打包行李,飛到美國或中國大陸,與客戶討論技術支援或提供解決方案。現在的他,所創造出來自我的價值,已經很難被取代,甚至讓人忘掉他是一個中度肢障者。

<spanclass=’doc’>盧榮川(台灣微軟大型企業業務暨服務事業處技術支援經理,32歲)</span>

<spanclass=’Doc1’>從放棄自己到珍惜生命

</span>

盧榮川,從小肢體殘障,台灣微軟在他30歲時,以百萬年薪聘用為負責大型企業業務的技術經理,目前負責中國信託與合作金庫等大型企業。

這樣的際遇或許令很多人稱羨,但盧榮川在高中時卻曾經想過要放棄自己。

高中時因為身體行動不便,而無法參加許多學校的活動,青春期的盧榮川顯得非常敏感。在嚴重缺乏自我認同下,讓他明顯的自我退縮,對人生也充滿越來越多灰暗的想法。

上大學後,社團、聯誼、蹺課,豐富的新鮮人生活讓盧榮川發覺生命的廣度遠超過他原本的想像。過去所介意的事,原來只佔生命中多麼微小的部分,「過去的一切,不過就是面子問題在作祟,」他靦腆的笑著說。

現在,他知道生命不應該浪費在別人怎麼看待,而是有沒有積極的去突破自己。

<spanclass=’Doc’>成為桌球校隊

</span>

在中山大學資訊管理系就讀期間,他花比別人多的時間在讀書,也花比別人多的時間在玩,他積極參加活動,例如撞球、羽球、游泳等,最令人驚訝的是他成為中山大學桌球校隊的一員。

一個走路一跛一跛的肢障者,如何成為桌球校隊?「我知道因為身體的關係,沒法當一個攻擊型的球員,但是我可以當個很好的防衛型的桌球手。」

如同打球時給自己的清楚定位,職場上的盧榮川也很清楚他必須找到自己的位置。他告訴自己,「當你有一定能力時,別人就不會看到你的外在,因為他把眼光集中在你的能力上。」於是,進入職場的他,用功程度更甚於讀書時期。

1998年,他進入一家電子通路商,這是他第一次有機會帶領部門,主導佈建一個完整的軟硬體計畫。

為了把握這個難得的經驗,盧榮川每天工作14到16小時,帶領資訊部門從無到有,完成公司的網路建設、ERP(企業資源規劃)、兩岸三地的網路管理平台等,間接協助公司的營業額在2年間從25億到突破100億。

這個過程,除了讓盧榮川的專業能力倍增外,更重要的是讓他擁有完整的主導整合經驗,這也是後來台灣微軟挑上他的原因。

921大地震那一年,因為天災(地震、淹水)與人禍(病毒),導致負責維護即時電子資訊傳遞工作的他,承受許多非專業的不合理壓力,於是他選擇休息半年,給自己一個沈澱的機會。

在這半年,他做了兩件事,第一件是運動,另一件是大量閱讀財經與管理書籍。這兩件事對他日後的工作都帶來相當正面的助益,包括更健康的身體去接受挑戰,以及順利的承接大型金融客戶的業務。

<spanclass=’Doc’>比同年紀的同事更成熟

</span>

當時,台灣微軟大型企業業務處正在徵才,技術支援部經理何俊明要找的人必須具有多種資訊專長,並且要有整合經驗,但卻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直到他在人力銀行網站上看到盧榮川豐富的履歷,當下,便立即邀請他加入台灣微軟。

對於盧榮川來說,這個百萬年薪的工作機會,來的絕對不是偶然,而是他的努力,成功的讓別人把眼光停留在他的能力,而非外在。

進入台灣微軟之後,他的工作是全方位的客戶解決方案與技術支援的服務,他很明白這個工作需要的不只是資深經驗,更重要的是正面積極的工作態度。

於是,他一週至少有2至3天往客戶那跑,最近因為「疾風病毒」的肆虐,他為了避免客戶遭受損失,還整晚待在客戶公司,直到凌晨4點才離開。

「尤其在處理大型企業客戶千奇百怪的問題時,重要的是耐心、熱誠,與正向的溝通能力,這點他扮演得相當好,」盧榮川的表現讓何俊明覺得找對人。

何俊明說,「相較同年紀的同事,盧榮川顯得成熟許多,工作態度也比較正面,可能是因為他的過去走得比別人更跌跌撞撞所換來的吧!」

「不要去想誰虧欠你,而是正面的去思考如何擺脫宿命,」在人生旅途上,盧榮川只問自己準備好了沒。

對於社會上很多人想不開,發願當終身志工的他很想跟他們說,「我從小就是這樣肢體殘障,雖然我也曾經想過要放棄,雖然我必須比別人更加努力,但是,為了人生中美好事物,我堅持下來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