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寧願打工,不願承諾的Freeter 一族

Freeter是日本創造的新字彙,指畢業後沒有固定工作,靠打工維生的年輕人。日本有200萬以上的Freeter;每年從高中、大學畢業的學生,3個人中就有1個人選擇當Freeter。<br>新一代的年輕人只要求輕鬆自由的工作,對日本有什麼樣的影響?對個人前途有什麼機會?台灣的就業趨勢是不是也將走往這個方向?

「請問您的職業是?」一位電視記者,站在東京街頭隨機採訪好幾位年輕人,沒想到他們的答案居然都是「Freeter(自由打工族)」。

Freeter是在1980年代後期出現於日本社會的新字彙,結合「打工」和「自由」兩個字,指從學校畢業後沒有固定工作,靠打工來維持生計的年輕人。

研究Freeter多年的日本勞動機構主任研究員小杉禮子,在著書《Freeter的生活方式》中指出,Freeter的人數,在1990年泡沫經濟破滅後,逐年增加。一方面因為企業錄用畢業生,從重「量」轉為重「質」,嚴格篩選最需要的人才,同時導入新的錄用人才策略,如派遣人才、特約人才、臨時雇員或業務外包等。另一方面,新大學紛紛設立,以及高中畢業生投考大學比率提高,就業市場處於供給過剩的狀態。

根據日本總務省2001年的調查,Freeter約有206萬人(15∼34歲),半數集中在20∼25歲的年齡層,近七成的Freeter學歷在高中以下,分佈地區以首都圈(以東京為中心)和關西圈(以大阪為中心)為主,這和大都市提供Freeter很多的工作機會,如便利超商、速食店、餐廳店員有密切的關係。

<spanclass=’Doc’>要自由、要輕鬆

</span>

透過工作,年輕人慢慢在社會中建築起自己的位置,經濟上、社會上成為獨立自主的個人。Freeter不論在經濟上或是個人自立的能力都會發生危機。拒絕以大人構成社會的一份子,逃避以「正式員工」作為社會的一份子,選擇單調枯燥的人生。

選擇當Freeter的年輕人,大至可分為三類型:1.延後決定型: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工作,所以先當Freeter,邊做邊找尋方向。2.追求理想型:知道自己想做的事,但不能立刻受雇為正式員工,例如演藝圈的工作。3.身不由己型:或因為找不到工作、或因為想繼續升學,但家計不允許等原因而當Freeter。

簡單計算,每一年3月底從高中、大學畢業的日本學生,3個人中有1個人選擇Freeter,作為進入社會的第一份「職業」。一份對東京都高中生「為什麼選擇當Freeter」的問卷調查中,複選的前提下,「不管如何,先有分收入再說」、「比正式員工時間自由」、「比正式員工,人際關係比較單純」、「比正式員工輕鬆換工作」等回答比率非常高,可以窺知物質生活富裕的日本年輕人,選擇工作時,傾向「自由、輕鬆」的意識。

「自由、輕鬆」的意識,反映出這一代年輕人,有逃避正式員工的責任、或作為獨立自主的工作人,參與社會活動的想法。尤其年輕女性最明顯,她們的母親,多半從事低薪資、責任少的臨時工作,似乎描繪出她們可能的未來,「反正我不想當女強人」、「一結婚就要辭掉工作,乾脆現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成為選擇Freeter的正當理由。

有人主張,Freeter雖然不是正式員工,但就有工作這一點來說,對社會仍有相當程度的貢獻,應該視之為新型態的勞動方式。實際上,對不少產業來說,Freeter是不可或缺的勞動力。

同時,這一批跳脫日本傳統雇用型態的Freeter,更創作了不少日本的流行服飾、音樂、電玩軟體、漫畫等需要創意的軟體文化。Freeter既是產業需要的勞動力,又是創造新社會的原動力。

<spanclass=’Doc’>三大風險

</span>

然而,就個人來說,選擇當Freeter,必須承受生涯發展的三大風險:

1.對取得專業能力有負面效應。因為年輕時期是培養專業能力的重要階段,這一階段的成果將左右日後的人生發展。而Freeter的工作內容,大部分是不需要經驗或專業知識,就能立刻站上崗位,技能度低,所獲得的薪資也低,更重要的是,在工作訓練的機會上,將遠不及正式員工。

2.藉著當Freeter來找尋自己想做什麼工作的人,幾乎都事與願違。由於Freeter負責的工作技能度較低,很難從中獲得原來想要的「各種不同的工作經驗」。調查顯示,許多人結束當Freeter不是因為「發現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是「當Freeter太久,對未來有傷害」,或「因為年齡越大,找一份正式工作比較好」的消極打算。

3.轉成正式員工的時候,Freeter的經歷很難獲得評價。大部分的企業不會因為「當Freeter時,做過很多不同的工作」給予加分,反而會懷疑「是不是沒耐心,馬上就辭掉工作」。也有調查顯示,當Freeter愈久的人,找正式工作的困難度也愈高。

<spanclass=’Doc’>國家競爭力受損

</span>

選擇當Freeter,雖然是個人的自由,但從整體、長期來看,對日本國家競爭力卻構成最大的隱憂。

日本經濟新聞指出,如果放任不管,數十年後,15歲以上的人口中,兩個人就有一個人沒工作,對有工作的人來說,稅金負擔非常重,日本競爭力也將劇烈下降。而且,同年代的人,在Freeter與正式員工之間,將產生收入的鴻溝,可能導致日本社會變成戰後首度的「階級社會」。

這幾年致力解決中高年齡層失業問題的厚生勞動省,特別撥出300億日圓的預算,在國中、高中的課程中,加入「職業觀摩訓練」,讓學生事先體驗各種職業,並在各大都市設置讓Freeter自由交流、找工作的「JobCafe」,協助Freeter及早轉業。同時,如培育創業家計畫、在大學內開設社會人士再教育課程等作法,正在一一落實中。

同樣在富裕的物質生活中長大的台灣這一代,面臨和日本一樣失業率高漲、高等教育畢業生太多的經濟狀況,未來是否也會步上日本的後塵,選擇當Freeter?值得大家及早關注。

<spanclass=’Doc1’>《Freeter的生活方式》

</span>

《Freeter的生活方式》由日本勞動機構主任研究員小杉禮子著,書中指出長期當Freeter對個人的工作前途,有極大風險。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