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好朋友=好合夥人?

跟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一起開店,是許多人的夢想,但是,好朋友會是好的合夥人嗎?不一定。

如果雙方對於目標與分工都有共識,能確實執行,也有好的工作默契,那麼好朋友也能成為好的合夥人。

曾歷經好友共同創業旋即拆夥的波折,目前組成新合作團隊的糖廠咖啡,就是一個例子。

去年9月,都蘭山藝術節在台東縣都蘭山下的新東糖廠舊廠區舉行,許多藝術裝置在廠區的大廣場與舊倉庫中展出,是全台的藝術盛事。可惜,觀眾在大太陽下看完展覽,卻沒有一個咖啡廳或餐廳可以歇腳、喝杯茶水。

「連文建會主委陳郁秀來參觀都沒有地方坐下、喝杯咖啡,」去年辭掉台北的雜誌社攝影師工作,來到台東養育小孩的郭英慧觀察。

這個觀察只是起點,她發現糖廠入口的日式風格辦公室很適合改建為咖啡廳,於是,她找了好幾名藝術工作者好友,寫了一份企畫案給糖廠經理黃燦煌,沒想到,黃燦煌也有意鎖定國民旅遊商機,並且想把糖廠營造成原住民藝術文化園區,所以,不僅將咖啡廳無償租用給這群藝術家,還成為咖啡廳的股東。「他要給我們做,我們聽到都嚇了一跳,」他們喜出望外。

藝術家的現實考驗

1月底,糖廠咖啡館試賣,2月正式開張。

他們依照各自的專長分工。郭英慧與好友逗小花負責學習餐飲、煮咖啡、處理帳務;陳明才負責吧台、招牌、燈具等硬體製作;其他幾個人輪值吧台、廚房。

好朋友合夥開店,最需要培養一起工作時的經驗與默契。這正是這群藝術工作者面對的考驗。

郭英慧的好友逗小花,是國內的資深劇場人,在店裡管帳也兼作吧台,但是,過年時生意太忙;工作伙伴間的默契又未形成,造成人際摩擦,加上還不熟悉與客人應對進退的技巧,結果,一個月不到,「我覺得我不適合面對人,」逗小花對郭英慧提出困擾。她甚至問郭英慧:「如果只剩下你一個人,你還會做嗎?」郭英慧的答案是:「會」。沒想到,有天郭英慧從台南休假結束回到店裡,卻發現逗小花和另外一位合夥人同時退出。

「4個女孩子都很有個性,都綁在一個地方很辛苦,又要互相溝通,」郭英慧坦承這是造成兩人退出的原因。

更關鍵的原因,其實是這群人當初的理想與現實的落差。

他們當初的夢想是:這裡不是純粹為了營業,而是想要創造一個空間,讓每一個藝術工作者都能玩出不同的味道。所以,每天都有不同的藝術表演、即興演出,每天有不同的人輪流作吧台,甚至,每天煮出來的咖啡也不一樣,或許餐飲品質不一,但是,「我尊重每一個人的創意,」郭英慧說。

不僅如此,各項工作雖然做了分工,但是,要每一位很有個性的藝術家都按照時間表交出工作,或是訂定、執行一般咖啡店那種標準作業準則(SOP)或明確清楚的工作內容定義,以滿足顧客的期待與營業的目標,卻不容易。「大家都很有個性,沒有互相約束,」創始成員陳明才觀察。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