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新鮮人成閒置人力,領失業給付人口增加最多

根據主計處統計,30歲以下是失業率最高的族群,其中20∼24歲的失業率去年更首度突破10%。高達22萬的30歲以下失業大軍占總失業人口高達42%。(圖2)

然而,近兩年多來,對照同樣是失業者的處境,年輕失業族群所受到的政策協助,顯然不及中高齡失業者。

不管是「就業希望工程」、「中小企業人力協助方案」,乃至剛通過的「擴大公共服務」,鎖定的對象都是35-65歲族群,有關年輕族群的輔助政策幾乎付之闕如。直到最近總統大選準備開打,執政者基於年輕選票的考量,經建單位才急急忙忙提出所謂的「青年就業希望工程」計畫,但目前也僅止於規劃階段而已。

長期擔任勞委會顧問、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辛炳隆坦言:「政府對年輕人失業的照顧的確比較少。」

台北市勞工局就業服務中心主任郭吉一分析,會有如此巨大的政策差異,是因為年輕族群的失業,在市場定義裡屬於「磨擦性失業」,是市場短暫供需不平衡的問題;中高齡失業則屬「結構性失業」,是長期技術落差的問題,「像一灘死水,只有政策性干預才能維持這群人的生計,」郭吉一分析。

但他也坦言,現行的輔助政策已開始對年輕族群、尤其是剛畢業的新鮮人帶來排擠效應。

例如最近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的「中小企業人力協助計畫」,政府補貼中小企業晉用中高齡勞工,1名1萬,最多高達12個月。郭吉一分析,相較於剛畢業的新鮮人穩定度不高、所從事的工作內容複雜性較低,企業一碰到當前有利的政策誘因,自然會傾向以中高齡來取代新鮮人,排擠效應顯而易見,郭吉一擔憂地說:「我預估今年8∼9月份的年輕人失業率會比往年高。」

辛炳隆分析,中高齡失業雖是「生計保障」的問題,但是年輕族群失業卻會引發「人力成本閒置」的現象。此從近三年領取台北市政府「失業給付」的人口結構變化已經可以窺出。

以人次觀察,30歲以下的領取人次在89年時名列第三,但到91年時便升高到第二名。但若以成長率比較,30歲以下領取人的增加率則躍居所有族群之首。(圖3)

年輕族群高失業的現象,也引發另一個勞動參與率偏低的問題,和國際比較,台灣年輕人口的勞動參與率明顯低於國際水準,在亞洲地區,僅略高於南韓。(圖4)

種種不利的因素相加起來,對冷門科系畢業的求職者來說,在當前的環境裡,可說是更顯弱勢。主計處的統計數據中更顯示,「學非所用」人口也是低度就業人口中比例最高的一群(圖5)。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