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新世代女生 偏愛理工科?

<br> 提到北一女,你想到什麼?大學聯考社會組的常勝軍,台灣大學、政治大學文法商學院的準新鮮人?<br> 完全顛覆一般人對女校的刻板印象,未來,北一女「出品」的科學家與工程師,恐怕要大幅超過律師、會計師或作家。<br> 作為孕育女性精英的代表學府,今年北一女高三的自然組班級數首度超越社會組,這樣的變化,反映出年輕女性迥異於過往的志願選擇,也提前勾勒出未來女性的新面貌。<br> 當年因為對自己數理信心不足,北一女現任校長陳富貴放棄真正喜歡的第二類組,考上第三類組的師大衛教系。但她當年的猶疑,在今天的年輕女孩身上已不復見。專訪中,她點出這個可喜的現象,也談到教育界該做的努力。

<spanclass=’Doc’>最近幾年,高中女生選填志願的傾向有沒有變化?</span>

二、三類組已經超過一半了。我在3所女校(北一、景美、中山)都待過,以前景美的自然組大概不到六分之一,中山也才四分之一。有一年自然組錄取率特別高,突然跳到百分之六十幾,很多學生因此轉到自然組。不過,光以國、英、三民主義就能考進去,不見得需要自然科成績,很多學生後來都畢不了業。那段高峰是為了錄取率,並不是真正的興趣。

但是我到北一女就看得很明顯,今年增加3班自然組,總數27班中,自然組就佔了15班,已超過一半。事實上,本來去年就該增班,因為每班人數高達50幾位。以人數來說,去年就增加了很多。

<spanclass=’Doc’>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變化?</span>

兩個因素:一是科系選擇以就業為導向,考慮未來的工作機會。其二,當然還是錄取率的考量。

<spanclass=’Doc’>選擇理工領域,代表未來要進入以男性為主的職場,跟男性競爭。你覺得女同學選擇志願時,有考慮到這些嗎?

</span>

我想她們應該會想到。社會在改變,不再是女性不能拋頭露面的時代。女性已經慢慢走出來了,但目前還是偏向聚在自己的角落。

近幾年出現愈來愈多的女性主管,連帶讓她們產生勇氣。像女強人這個字眼,從前因為女性仍是少數,才需要特地標榜出來,最近也慢慢消失了。

<spanclass=’Doc’>以往女性對自己的數理能力比較沒有信心。即使知道科技業有前途,也不見得敢去挑戰這個領域。你覺得學校可以做什麼事改變?</span>

以能力來說,我不理解為何女生較差,不過從成就來看,男性的確較適合機械、登山,需要上山下海的工作性質。但是現在科技進步,已不需要粗重的工作內容,這會帶動女性在科技產業增加的趨勢。

一個家庭中若有男有女,從小父母對子女的暗示就不同,男是理、女是文。父母會要求兒子的數理能力,女兒數理不好則是理所當然。

到了學生時代,更因這種刻板印象,學習動機不強,潛力沒機會發揮。我自己一直很好奇,這到底是男女天資不同,還是學習激勵的問題。

像台北市數學能力競賽,前兩年都是建中舉辦。這個比賽是申請入學的加分條件,但是前幾年得獎的人,三十幾個中,女生才只有一、兩個。原因可能是男女生一起報名,參賽資格是數學成績要在全年級的前百分之幾,所以在校內,女生就被刪選掉了,報名的時候就以男生佔多數。

去年我們主辦後,改變報名辦法,分成男、女生兩組,主要是給女生機會,避免女生失去信心和興趣。無形中,可以讓女生突出自己,這是一個管道讓女生對數理恢復信心。

我們就成績稍作比較,發現男生還是佔優勢,尤其是特別突出的那些。不過或許男生潛力都已經發揮出來了,我們希望給女同學機會,給她們多一點鼓勵。如果藉由這種方法看到改變,也許就能證明是傳統刻板印象阻礙了女生的潛力。

<spanclass=’Doc’>是不是在女校中,女生較能有所表現?男女同在的場合,女性自然就被壓抑了?</span>

有一陣子,民意代表很希望幾所名校能招收異性,男校招收女生、女校招收男生,但是後來沒有採行。一方面,台北市這幾所女校都有自己的傳統,另外就是到了高中這種年齡,已經不比小時候,男女生搶著作班長。大家認為當班長要花比較多體力、心力,就該由男生來作。女生會因此失去學習組織和領導的機會,女性領導人才也會減少。

同樣的,數理競賽如果派一、兩個去,女生機會就更少。我認為從教育的立場,還是應該男女分組,經過一段時間觀察。如果能力沒有差異,再合在一起。

(盧智芳採訪,劉謙整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