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臨時工作人口大幅成長

根據主計處統計,台灣就業人口中,「臨時工作者」逐年從民國81年的5%成長到今年的7%,如果扣除掉自營或在家幫忙的因素,台灣目前的臨時工作人口大約有63萬人,並在去年達到最高峰(圖1),臨時工作人口的增加,也讓人力派遣市場在近5年悄悄在台灣市場崛起。

<spanclass=’Doc’>產業轉型是最大推力

</span>

臨時人力的茁壯,除了不景氣加強企業節省成本的推力外,也與國內這幾年的產業轉型密切相關。

近10年,台灣服務業的就業人口成長了10%左右,到民國100年時,台灣服務業人口更將接近60%(圖2)。

轉型過程中,由於服務業的特性使然,和製造業相較,相對比較有機會釋出短期或臨時性的兼職工作機會,例如服務生、客服等計時人員。

根據主計處統計,台灣近5年服務業裡臨時性工作所佔的比例,逐年增長中(圖3)。

如果分行業別觀察,務業中的五大行業都呈現臨時工作機會增加的趨勢,其中成長幅度最大的為「批發零售及餐飲業」(圖4)。

但和美、日等國高達20%的臨時人力相較,主計處認為未來台灣仍有很大的開發空間。

在這樣的背景環境下,看好這塊市場的成長趨勢,連網路求職的先發者104人力銀行,去年也開始進來搶食這塊短期工作的市場大餅,在網站上成立「人力派遣專區」。

上個月中,104舉辦了一場有關人力派遣的研討會,參與的七、八十位企業人資主管,幾乎讓會場座無虛席。

藝珂(Adecco)總經理陳玉芬觀察,人資主管彼此之間的密切交流,事實上也是擴大這塊市場工作機會相當重要的推力之一。

<spanclass=’doc1’>下個10年的新興人力--派工族

</span>

去年從清華大學經濟系畢業的吳珊珊(化名),在一家金融資訊軟體公司工作半年後,為了將來出國念MBA申請學校時,工作資歷更漂亮,她決定換一家規模大一點的銀行,去磨練實務經驗。

由於之前聽過學姊從事的是派遣工作,於是在找尋過程中,她也到求職網站的「派遣專區」裡瞧一瞧,剛好看到一家外商銀行誠徵理財專員,從網頁所提供的相關條件猜測,她心想:「應該是花旗銀行!」

於是立刻拿起電話,打到人力仲介公司萬寶華(Manpower)詢問,果然被她料中。

雖然當時她的手邊已應徵到一份本地銀行的工作,但「外商銀行」的資歷畢竟才是她的第一優先考慮。

雖然這個職缺將來不屬於花旗銀行編制內的正式員工,而是仲介公司派到花旗的約聘人員,論工作保障,也絕對沒有本地銀行高,但想到學習環境與磨練空間可能更大,她還是趕緊把履歷丟了出去。

隔了兩個月左右,她以派遣人員的身分進入花旗銀行擔任理財專員,後來適時的機會出現,她意外地從短期派遣人員變成花旗正式聘用的員工。

今年她的妹妹從中興大學行銷系畢業,也是從派遣工作中,快速找到IBM的業務助理工作。

這個選擇,讓她覺得:「不要侷限自己的一條路。」

<spanclass=’Doc’>下一波人力潮流

</span>

吳珊珊、她的妹妹與學姊,都是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眼中,下個10年的新興人力---「派工族」。由派遣公司派出去工作的「人員」,而不是隸屬企業直接任用的「員工」。

在美國,這群人高達250萬,杜拉克預估到2005年時,將有可能成長到1千萬。

這個在美國迅速擴散的人力新浪潮,也在近5年悄悄湧進台灣的就業市場。

它的崛起與不景氣中,企業為了降低成本密切相關。

越來越多公司將一些非核心業務外包,選擇派遣方式來彈性運用人力,從總機、秘書、程式設計師、行銷人員、客服、業務……等,都有企業選擇派遣的外包人力模式。

以花旗銀行為例,2500多名員工中,約有500多位員工來自派遣公司,平均每五位員工中,就有一位不是正式編制內的員工。

同業裡的中國信託商業銀行,人數更多,高達800多位業務、客服、催收、行政等員工是以派遣方式任用進來。台新銀行的第一線櫃台人員也有頗高的比例採取約聘模式。

而資訊服務業裡的IBM派遣員工也有將近400多人,約佔員工四分之一∼五分之一左右。資策會則是100∼200人左右的規模。

這幾個代表性的企業,任用派遣人員的職務內容並不僅止於非核心的行政總務工作,像IBM的部份公關業務也使用派遣人力。

<spanclass=’Doc’>把算盤敲的更精

</span>

對上述獲利能力頗佳的企業而言,選擇派遣人力來替代正式員工,不外乎為了把算盤打得更精。

根據中國信託商銀估算,一名派遣員工和正式員工相較,平均一年可以省下4萬元的成本,這些支出包括退休金、勞健保、福利金提撥、教育訓練費用……等,以800人的規模估算,一年足足可以省下3千2百多萬。在企業眼中,「派工族」雖是臨時的約聘人員,但大多數做的卻是專職工作。

花旗銀行則又是另一種考量。

人力資源副總裁閻台生指出,由於金融業的流動率偏高,運用人力派遣可以省去許多行政作業的麻煩,「不需額外有人去做跑馬燈的事情!」她說。

除此外,閻台生也認為派遣人員對花旗來說,還有「儲備人力的作用。」花旗每年都會從派遣人員中,觀察有潛力者,一旦有編制內的職務出缺,便予以正式任用,因為這些人員對於花旗的文化與工作模式都已經有一定的熟悉度,可以省去再訓練的成本。

雖然沒有透露詳細比例,但閻台生說:「這個機率很高。」

更重要的是,透過派遣人力,企業可以隨淡旺季調整人力結構,也不用擔負裁員時的資遣成本。

因此,不只民間企業,一些公營機構也開始出現一些臨時性的派遣人力,例如健保局、郵局等行政作業人員。

在迅速成長的需求下,國內從事人力派遣的兩大龍頭藝珂(Adecco)與萬寶華(Manpower),平均每日派出的人力介於2000∼3000人之間,近五年來,兩家每年成長速度相當快,甚至都有高達兩位數字以上的成長率。

其中藝珂更是全球最大人力派遣公司,平均一天在世界各國派出70萬人力。藝珂總經理陳玉芬還記得五年前剛開始在台灣開拓業務時,平均一天派出的人力「不超過100人」,但繼去年超過2000人後,今年又大幅成長到3300多人的規模。

<spanclass=’Doc’>考驗工作人的彈性

</span>

派遣工作的興起,讓工作的面貌不再只有長期聘雇的單一選擇,這個趨勢也考驗著工作人的彈性。

尤其在「人浮於事」的無就業經濟成長時代下,這個彈性似乎越來越必要。

由於多數人對工作的定義,仍停留在「長期聘用」的關係裡,對於短期或臨時約聘的工作,往往覺得缺乏保障,而怯於選擇派遣工作。

相較下,擁有較大彈性的人,反而有機會在競爭激烈的求職環境裡,不浪費時間等待,取得更多的就業機會。

李崇領說:「工作不是0與1的選擇,沒有工作不代表失業,派遣工作可以是過渡橋樑。」

李崇領以萬寶華今年派遣出去的人力觀察,高達70%具有大學以上學歷,而且這個比例「越來越多,且平均年齡以30歲左右佔最大宗。」

如果上網尋找,派遣工作的性質越來越多樣,除了各類職務都有外,在時間上,短則數月,長則多達一∼兩年的工作機會也很多。

因此,當「派工族」即將成為下一波人力新潮流,傳統的工作定義與身分,也勢必漸漸被改寫。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