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他是菜鳥, 但他很紅

聯合利華對待儲備幹部是出了名的嚴謹,因為他們是主管候選人,通常3年後就會升上經理。鍾兆民畢業時,擊敗了近千名競爭對手,成為聯合利華儲備幹部……

很多應屆畢業生聽到鍾兆民的工作經驗,都會心生欣羨。67年次,台灣大學化工系畢業的鍾兆民,不但在2001年,擊敗近千名競爭對手,成為聯合利華儲備幹部,資歷才剛滿一年,去年10月,公司又選派他到日本東京受訓,一待就是半年。

他的工作很有趣,鎮日與燒杯、攪拌器為伍,研究各種洗髮與護膚用品的配方。像麗仕洗髮乳,雖然全球統一品牌,但泰國人喜歡滋潤,台灣消費者偏好洗髮、潤絲雙效合一,成分都要因地制宜。

但同時壓力也很大,工作目標很直接,經常是「洗淨力、滋潤力一定要明顯比某某品牌好多少,」鍾兆民形容,對清潔用品這種已經成熟的產業,像是永遠挑戰「不可能的任務。」

其實進外商公司,一直是鍾兆民的理想。他的父親是彰化師範大學教授,母親曾在報社服務,從小就在一個資訊豐富的家庭長大。小學時,鍾兆民就去過歐洲與大陸,高中時,他還曾到美國住在寄宿家庭30天。

假如沒有考上聯合利華,鍾兆民本來想申請短期簽證,到美國打工半年。他帶著這個新世代見識廣博的特色:「要學到東西,一定要跟當地人相處,」鍾兆民說:「我想踏出去,從不同角度看台灣。」

每年都有近千人來參加聯合利華幹部徵選,像今年就有800多人。然而錄取率非常低,都是個位數字。聯合利華人力資源經理俞姵如指出,聯合利華看待儲備幹部非常嚴謹,因為他們是主管候選人,通常3年後就會升上經理。

鍾兆民能夠脫穎而出,不只因為他的學歷、背景或見聞。從聯合利華的召募程序,不難看出企業對新世代人才的期望。

<spanclass=’Doc’>嚴酷的淘汰賽

</span>

通常經過初選、複選兩關,大多數履歷表就會慘遭淘汰,最後只剩下四、五十人,能晉級到最激烈的第三關。

俞姵如表示,他們會以8到10人分成一組,上午是個案研討,交付每一組不同的企業情境,看他們用英文討論、互動,然後推派代表出來做報告。下午則是一對一面談。對每一組,面試主管都會全程參與,花上一整天時間觀察。

看什麼呢?俞姵如指出,所有考題都是為了測驗11項人格特質。最重要的幾項,包括:「passionforwinning」(求勝的熱情)、「breakthroughthinking」(突破性思考)、「teamleadership」(團隊合作)、「teamcommitment」(團隊投入)。

從企業的角度,他們特別注意每個人「有沒有傾聽?」「如何得到團體共識,而不是因為你咄咄逼人?」甚至,「能不能把團體利益放在個人利益之前?」「這已經不是修養的問題,而是必要的能力,」俞姵如認為。

許多人都因此敗下陣來。為什麼鍾兆民能克服這些考驗?他歸功於高中、大學的社團生活。

<spanclass=’Doc’>發揮籃球後衛的精神

</span>

他從念台中一中開始,就參加籃球校隊,直到大一。他打控球後衛,這個角色等於「場上教練」,助攻第一,個人得分第二,要能領導球隊又不居功。若是沒有好後衛,前鋒再強,也難有得分的機會。

所以,「發言不在多,但要有影響力,」鍾兆民很瞭解。

他的抗壓性,則來自球隊訓練。高中時,每天中午,頂著日正當中在操場練球;大一則是每週3天,每天早上六點半開始練習3個小時。球要打好,「爆發力之外更需要耐力,」那段流汗的日子,對鍾兆民影響很深。

他也選過台大學生會長,雖然自認「很努力」、「文宣也很好」,還是落選。然而,「活動過程中,很像社會的縮影,」鍾兆民回想,在他適應職場、學習領導時,幫助很大。

很多跟他同年齡的新生代,苦於找不到「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又不耐付出與所得不成比例。但幾次出國,鍾兆民愈發體會國際與兩岸競爭的現實,「大陸人比我們努力,」對台灣年輕人,鍾兆民的看法是:「要學會比較踏實看事情。」

他還記得面試第三關時,一位外籍協理問他:「你到桃園廠,最想做什麼職務?」

鍾兆民誠實地回答:「我不知道,因為我還不瞭解公司,也不知道什麼工作適合我。」

沒想到這位外籍協理後來對他說:「這是我最想要的答案。」他聽過太多人口若懸河,卻不實際。

遇到工作負荷大的時候,「反過來想,公司為什麼要用你?」鍾兆民說,「看看其他行業,做什麼都很辛苦。」而自己還能在工作中有所成長,有成就感,就值得堅持下去。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