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走不同的路更精采

陳正道除了教科書之外,什麼書都看;他從高二開始玩舞台劇,有齣劇名叫《全天下的訓導主任都禿頭》;他去年拍攝的短片《距離》,入圍了金馬獎與台北電影獎……

剛滿22歲又多出幾個月,陳正道的黑色方框眼鏡下,有種青春不羈的氣息。他曾經是南陽街的重考生、現在是中原大學商業設計系三年級學生,但還有一個很特殊的身分——你也可以叫他:「陳導演」。

70年次的陳正道,去年拍攝的20分鐘短片《距離》,不但入圍金馬獎與台北電影獎,他手邊的下部作品《狂放」,拿到100萬國片輔導金後,已經拍攝完成,進入後製作。陳正道同時也是五月天樂團最近的專輯中,《闖》這首歌的MV導演。

敦南誠品是陳正道最常出沒的地方,他常常在那裡看書一整夜——什麼書都愛看,唯獨對要考試的書不感興趣。小學與國中,成績不到標準,老師一分打一下,陳正道心裡總是有個天大的問號:「到底那幾分對我有什麼影響?」

「老師總是說,如果你不這樣,你一輩子就完了,」七年級生陳正道對世界很不服氣:「不照正規途徑走,就不對自己負責嗎?這不是絕對的價值。」

找到自己的意義

他開始嘗試用自己的方式找到意義。

考上復興美工後,陳正道從高二開始玩舞台劇。到高三,劇團解散了,他還繼續號召同學,自己找贊助經費,甚至租正式的場地,像台北縣立文化中心、幼獅藝文中心表演。劇目多半圍繞著對體制的吶喊,其中有齣戲就是:《全天下的訓導主任都禿頭》。

對這個家裡的老么,60歲,略帶嚴肅的父親雖然平日與陳正道沒有太多親密互動,但有一次卻一口氣包下兒子演出220張票,招待親朋好友,等於用最具體的行動展現支持:「你去做你想做的事。」

不過,復興美工畢業,沒考上大學的陳正道,還是掉進了到南陽街補習的命運。

進補習班第一天,陳正道就後悔了。200多人的大教室,他坐在最後一排,覺得要窒息,「我一直好想上廁所,」他說。沒幾天,他就不再去上課。雖然每天照常出門,但陳正道有時去「漫畫王」看漫畫,有時去國父紀念館看別人放風箏。

補習班以「翹課太多」為由將他退班,三個月後才知情的父親忍不住罵了他一頓。陳正道賭氣地想,同時下定決心:「我就算不補習,也會上大學!」

他跟朋友借了台數位攝影機,開始拍第一部作品《五月紛飛》。拍片的時候,陳正道經常沒日沒夜,十幾個小時連續不斷地拍,把全副心思放在捕捉鏡頭上,卻絲毫不覺疲倦,而且很快樂。

那年大學開放多元申請入學,後來,陳正道果然憑著《五月紛飛》,申請進中原大學商業設計系。

《距離》事實上是陳正道第四部作品。在南陽街補習時,所有人都說:「只要上了大學,世界就海闊天空」。「真是如此嗎?」陳正道很懷疑。但故事裡,準備重考的男女主角卻相信老師的話,「以後有的是時間愛、時間玩」,於是決定專心讀書,讓感情真空一年。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