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廣末涼子與馬克思

近31萬的大專、大學畢業的七年級生來了。

對我而言,這本是一個令我驚訝的一個數據。想到這麼多的莘莘學子畢業,數字創歷史新高,復甦氣息才逐漸回升的台灣經濟,是否有力氣吸納這群勞動力?

當我知道,我那個長得像日本清純女星廣末涼子的表妹,就是今年畢業的七年級生,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所有的數據與分析突然影像化。

看著記者所呈現的七年級大事年表——「從有到無的一代」,他們成長於衣食富裕的一代,畢業卻面臨國庫負債、經濟緊縮的國力。想起表妹的出生,集三千寵愛於一生,出入有轎車,吃飯上館子,父母讓她學琴、出國見識。我想她不是特例,雖然這世代仍有貧富差距的出生背景,但總體而言,他們是出生於台灣肚腰豐厚的民國70年代,七年級生就讀國中時,台灣國民所得首度突破1萬美元,外匯存底世界第一。(見48頁)

幸福的開頭,不表示能一生順遂。

《CHEERS雜誌》陪你們一起度過職場的第一步。關懷社會新鮮人三部曲,包括上個月廣受歡迎的「找到好工作的金鑰匙」,以及本月由資深記者盧智芳、藍麗娟連袂報導的「七年級來了!」(見38頁),都是希望幫助社會新鮮人適應新的職場社會,同時能保有自我的創新與理想。製作「職場工作世代大調查」,將近2,000份的問卷調查樣本,呈現了不同世代的工作價值觀。(見62頁)

我想,和我表妹一樣的七年級生,需要的不是衣食無慮,而是讓他們勇敢接受歷練,讓他們跌倒、學習、挫折、再爬起;同時提供他們完整的職場資訊、正確的工作與人生態度,相信是他們一輩子受用無窮的資產。

<spanclass=’Doc’>白領勞動力

</span>

另一個最近讓我驚訝的是資深記者劉鳳珍所報導的「民國100年台灣工作力」的報告(見92頁)。也是《CHEERS》製作將近兩個月的深度解析。

帶領《CHEERS》即將滿3年,無日不思考它的定位與對社會的貢獻。「熱情工作、快樂生活」是這本雜誌的終極價值。

不過,越來越瞭解「工作」不只是一個人的自我選擇,還需要總體的社會分析。

其實在社會學中,「勞動力與社會發展」的論述一直占有最重要的地位。翻開馬克思的《經濟學哲學手稿》,當時他談論的是藍領工人。

他說了社會的三種狀況,工人地位的處境。

第一、如果社會財富處於衰弱狀態,那麼工人所受的痛苦最大。因為,沒有一個階級像工人階級那樣因社會財富的衰弱而遭受深重的苦難。

第二、財富正在增進的社會來看,這是對工人唯一有利的狀態。這時資本家之間展開競爭,對工人的需求超過工人的供給。但是工人為了多賺幾個錢,他們願意放棄自由與時間過度勞動。也有可能資本累積擴大分工,分工又擴大分工人數,工人之間的競爭加劇。

第三、在財富達到頂點的國家,大致上可以實現市民社會的理想,但是資本利息極低,工人之間為就業而進行的競爭如此激烈,以致工資縮減到僅夠維持現有工人人數的程度。

這是出生於十九世紀的馬克思所提出的論述,談論的是藍領工人的地位。反看今日,應用在白領階級,一樣是像暮鼓晨鐘。

就像今年的七年級生,當這個地區的經濟衰退,手無寸鐵的社會新鮮人首當其衝。又仔細看「民國100年的工作力」報告,未來三大趨勢包括中級人力嚴重過剩、管理菁英素質不足、派遣人力大增,都是相對於台灣的未來經濟發展狀況,將衝擊每一個工作人。即使這一期的編譯「美國的雅痞族變成呆痞族」,談的也是現在美國白領階級藍領化的情形。(見108頁)

《CHEERS》關注於台灣的白領勞動力,不同於煽情的、膚淺的新聞報導,一群記者竭盡心力,真誠提出趨勢與建議。因為台灣白領工作人的快樂與幸福,必然與台灣的社會發展階段,與台灣在世界經濟分工中扮演的角色,極度相關。《CHEERS》除了為你深入分析總體趨勢之外,還有更多熱情工作、快樂生活的人物報導。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