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工作人寫真記事

本單元歡迎你自我推薦或推薦朋友,CHEERS編輯部將安排採訪,將你們在工作中的熱情、掙扎與人生抉擇,分享給大家。歡迎中南部讀者踴躍報名參加。網址 www.cheers.com.tw

走進黑暗的角落,為最需要的人服務

觀護人,這個全省只有200人的工作,讓我這個來自於幸福家庭,從小在家人、師長關愛下長大的人,能有機會走進黑暗的角落,為最需要的人服務。

從我大學就讀法律系開始,我就希望能以法律的專業知識幫助人。觀護人這工作,更是直接站在第一線面對犯過錯的人,監督他們並且輔導他們避免再犯。

大家對於這個工作比較陌生,我先說明一下。我是士林地檢署觀護人,觀護人需通過高考資格,主要工作是監督管理與輔導成年假釋犯或緩刑犯人。對於這些「受保護管束人」要一直監督他到假釋期滿或緩刑期滿為止,避免再犯,如再犯,則要報請撤銷假釋或緩刑,讓管束人回監執行。如果是任職於法院觀護人,主要監督對象則為青少年。

3年前我剛入行,同時要監督300位受保護管束人,現在則是150位左右。要同時監督這麼多人,看似驚人,其實我們的工作是有方法的。

我們先將這些個案分類。毒品與性侵害案件的再犯率很高,我們會盯的比較緊,要求他們回來報到的次數高,也比較不定時。像是毒品犯,不定時要求他們回來報到驗尿,如果在72小時內有吸食或注射毒品,都可以讓他們無所遁形,只要是陽性反應,那鐵定要撤銷假釋,回監服刑。而性侵害案件,則會同警察、性侵害中心與精神科醫生,像是一個網絡。對個案要做精神狀況鑑定、身心輔導,也會與各單位定期開個案會議。

而(重)傷害罪、偽造文書罪等,情況如果不是很嚴重,大概要求他們一個月報到一次。

一星期5天的工作天,我除了在地檢署與管束人報到會面、做公文報告,可以安排2天去做訪視工作。通常剛報到的個案,都會做至少一次的家庭訪視,去瞭解家庭與工作狀況。在訪視的過程中,我可以看到一個人入監後,他的家庭受到多大的衝擊,家庭對人的影響是多麼緊密但卻又疏離。

家庭訪視,有些家人很配合,會主動告訴我管束人的作息行蹤。也有人非常不歡迎我,我記得有次我才剛進門坐下,有隻大狗從樓上衝下來直撲到我身上,我當時心中七上八下,但表面上還要裝狠裝酷,嚇阻牠,主人看我不為所動,才要他的狗收斂一點。也有家庭早就放棄管束人,要我想辦法把他關回去。

監督有各種技巧,像我就常利用下班後電話查訪,例如在半夜跑去釣蝦場,看看管束人是否真的在工作,既表現出關心他的誠意,也達到監督的目的,同時要很有技巧不要讓管束人的身份曝光。

最難處理要算是家庭暴力案。這類案子很多出現在白領階層,夫妻都有很好學歷與工作,卻因為溝通不良而大打出手,結果造成小孩心靈蒙上一層陰影,不敢回家。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很難說誰對誰錯,我們也只能好言相勸,監督他(她)不要再暴力相向。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