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在或硬或軟之間,掌握男人

從舊年代百樂門的「金枝玉葉」,到今天摩天樓的白領女性。還有曹家渡、大木橋的弄堂小妹,都是上海女人。<br>上海女人精於生活,懂得花錢,很會過日子。她們也精於做女人,很會耍溫柔手腕。<br>懂得在或硬或軟之間,掌握男人。<br>在上海見慣了世面,不管能力怎樣,眼界總是很高的。<br> ~張耀《上海女人》

上海女人很特別的。就像對歐洲來講,巴黎女人就很特別,能夠製造聲音,對全歐洲的女人具有影響力;而中國,就是上海女人能對全中國女人極具影響力。

說到時尚、打扮,那就更出風頭了,出門總是帶著點婉約的風情,但絕不誇張、前衛。可能是中國女人裡面穿得最漂亮、得體的。

「很上海」也意味著矛盾。上海女人對於生活細節是苛求、不能半點將就,買東西要一挑再挑,然後再三挑四挑。但上海女人也可以是一擲千金,把房子弄得俗不可耐。

許多人形容上海女人很「妖」,意思就是很有女人氣息,很懂手腕,很會製造有利於她們的局面。

但是放大到國際視野,其實是很都會女人的特點,在大都會裡生活的女人總是比較強,明白自己的價值與魅力所在。

相對於中國其他地方的女人而言,上海女人受到的傳統束縛較小,家庭與教育都提供了較大的空間,知道自己未來要的是什麼。

外地來的女孩一開始會希望自己在上海工作個三、五年,賺點錢就回鄉嫁人,但她們不知道一旦在上海生活了三、五年,就很難再回去平凡地門當戶對地嫁了人。

現在上海女人,尤其是1970年代之後出生的更少受到傳統影響、生活更加開放,物質較為富裕,也有更多的選擇。以前是一年去一次餐廳,而餐廳可能就只做結婚酒席的生意,晚上餐廳是不開散桌的。這養成了未來的品味與生活。而這讓1970年代生的上海女人就與台北女人有些相似——在有選擇的環境下長大。

但現在上海因為經濟發展成了爆發社會,每個人可支配使用的金錢成倍數增長,就像台灣過去經濟快速成長的時代,只不過上海經濟增長的速度與倍數是數倍於台灣,也就是以更短的時間快速成長,而這大概也難以在全世界裡找到相似的城市。

許多1970年代生的上海女人,一下子就面臨了非常多的誘惑,想要的東西與可擁有的東西尺度難以拿捏、掌握。

<spanclass=’Doc’>西方女人不需要名牌來彰顯自己

</span>

但西方女人,如巴黎,從小就生長在中產階級家庭、教育與工作狀況等,已經可以預估未來的年收入,會變成什麼樣子、圈子裡的朋友會穿什麼樣子的衣服。她不會整天動腦筋想要穿Dior或Chanel,因為她沒有上海女人這麼羨慕這個牌子,而且她也不覺得她中產階級花一、兩萬法朗買一件外套有任何意義,因為2千法朗就能買到很棒的衣服。有許多約定俗成的東西可以確定一個人的階級,像是教育、住家區域、工作狀況等,而不是靠一件衣服就能讓妳成為Dior的人。周圍的人也會覺得妳穿著Dior是很奇怪的事。她們也不覺得帶著一個Gucci的包會有任何滿足的感覺,反倒寧可找一個特殊設計師的產品,才能表現自己的獨特個性,就算買了Gucci的包,也一定是因為真的很喜歡,而且還希望沒有Gucci字母在包上。她並不想花一個月的工資,拿著別人的字母在街上,成了名牌的活廣告,而自己卻無法增加任何價值,反倒是愚蠢的行為。

透過精品名牌來表徵自己,是文化弱勢的消費行為。因為這是透過購買名牌,讓自己在短時間內上升的形式。

但上海女人有時又太過精明,算了算或許不划算,寧可在襄陽市場買假貨。許多人都認為上海女人太過精明,是因為上海一直是競爭激烈,全中國與世界各地的人都來上海打拚,她們必須精打細算,即使是注重排場,也是透過精明的計算後設計出來的,而非大手大腳。

現在因為經濟爆發,上海女人對於未來預期很高,對很多事物的尺度沒感覺。例如她一個月工資2千元人民幣,她也能夠買人民幣2萬元的東西,她不覺得2千元是什麼,因為她旁邊和她一樣的人一個月可以賺5千元,另一位跳到另一個公司就賺了1萬元。上海是個爆發社會,有很多可能,上海女人對很多尺度就沒了感覺、模糊了,對未來預期很高,而在這預期下,人就敢花錢。

這也是為什麼上海的咖啡比台北貴得多。上海小資、小白領敢花錢、有時間到咖啡裡泡,即使現在一個月只賺3千元人民幣。小白領有著一股強大的消費力量,甚至願意花1千元去看個戲,而這在很多有錢人的北京是不可能發生這種很都會的消費行為。如果沒看巴黎來的紅磨坊,就不夠時髦,就算花大錢、向銀行貸款也都要去。

上海女人的生活品質,如吃喝玩樂與其他城市的人不一樣。她願意花一個月的工資在Starbucks,然後在襄陽市場買衣服;可以花1千元買戲票,然後搭巴士去看戲。

<spanclass=’Doc’>從小就被訓練要爭取、要計較、要預防上當

</span>

上海女人思考邏輯與其他人不同,從小就被訓練要爭取、被教育要計較,要預防上當,所以買東西都要計算、生活要爭取,透過談判就能拿到好折扣,也就是在可能性裡爭取到最大,帶點鬥爭的意味,就連公司選擇,也都先試探許多公司的薪資,在摸透了才選擇,不是原來預期有6千的工資,人家給她8千就很滿足。

上海女人與台北女人很不同的。台北是個正常的中國社會,也因此台北的女人很傳統,家庭階級的烙印很大。但上海女人向傳統告別得很徹底。以婚姻、家庭為例,台北女人大多會談得傳統的觀念,但上海女人發揮的空間與機會大得多。加上上海屬於殖民社會,完全看不出她是上海女人或是外地女人。即使父母是在鄉間種田,但她在上海就是個小白領,與家庭切斷得很決裂。

台北女人是很中國式,思想或許很激進前衛,但做事的個性溫和傳統,看得到她媽媽的樣子。但上海女人就比較厲害兇狠,完全看不出來過去是什麼樣子。上海女人也絕不是中國傳統教育的賢淑女子,因為上海是個競爭的城市,上海女人就必須保護自己,自己做些事的慾望是很強的。

上海在1920、30年代,女性意識就崛起,主要是較中國其他地方早開放,導向摩登的方式,她們也體驗到摩登的好處,不僅表現在思考上,行為上也都前衛開放,包括男女朋友關係,很可能在大學畢業後就自己在外面租房,享受自由。但台北很多女孩都是與父母親住在一起。

<spanclass=’Doc’>去襄陽路砍價,才像真的上海女人

</span>

上海男人有些灰濛濛的,但事實上上海是很男人的社會,是個戰場,大家都來打仗,爭權奪利,所以是很男性爭鬥的城市,而非單純地風花雪月。上海女人消費的行為只不過是上海男性戰場的附屬品。於是,上海女人必須很物質地要會打扮得漂亮,只靠清秀是很難生存。包括她們會享受物質,例如去餐廳吃飯、洗頭、按摩做臉等等,都是她們付出代價的物質補償心態。

此外她們也想像男人一樣,有野心成氣候。

但上海女人的背景與教育仍舊無法自己規劃自己,成為特立獨行的現代女人。只有上海女人帶你去襄陽路砍價,才像真的上海女人,感興趣的東西也是與自身建設和包裝有關的、更先進文明的要求。所以不是像中國其他地方的女人單純地想買件衣服就可以。

上海女人非常明白自己是誰,即使現在還不是誰,她計較的不是別的,是她自己這個成本。一方面格局很大,透過對未來的期望,來評估自己的未來,但一方面格局又很小,如同井底之娃,把自己看得太大。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