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工作人寫真記事

<spanclass=’Doc1’>實力與人脈,讓我重返職場

</span>

2002年,我曾名列《亞元雜誌》(Asiamoney)最佳分析師,今年,我也榮獲傑出基金金鑽獎(研究人員組)。我很高興能在工作中獲得肯定,但在此之前,我也經歷過被裁員的挫敗。

我擁有英國劍橋大學MBA學歷,通常國外念MBA回來的學生,最喜歡到投資銀行、投顧公司,白領工作薪水又高。我是同學中唯一亞洲人一畢業就到投資銀行工作的學生,當時我還挺驕傲的,未畢業就拿到英商佳信證券的工作機會。

我有令人欣羨的工作,工作型態與視野是國際性的,商務旅行是住好、吃好,工作雖然壓力大,但我挺享受,也想大展身手一番。無奈全球經濟不景氣,我的好日子過了一年多後,公司決定結束台灣分公司,我被裁員,失業了。

我有這麼好的條件,我對自己很有信心,但碰到大環境的變動還是沒辦法。還好我生性樂觀,調適挫折的能力不錯,既然失業了,就再積極找工作吧。

我分3個方面找工作。第一是用傳統看報紙徵人啟事或求職網站;第二是毛遂自薦,主動跟想去的公司接觸;第三是找獵人頭公司,還到過香港、新加坡等地面談。

在毛遂自薦方面我的經驗是,如果只聯絡上秘書,通常沒有下文,所以我將履歷資料以限時掛號方式直接寄給總經理,總經理通常會轉給人資部門。我寄出去的履歷有二分之一的機會會有回應,有三分之一的機會會跟最高主管面談。這些公司雖然沒有職缺,但他們會樂於接觸條件不錯的自薦者。

我跟幾個公司高級主管相談甚歡,最後卻沒有結果,大多是因為薪資問題。因為前一個工作是在外商,薪資跟福利都很好,但我面談的幾個外商公司,薪資都採本土化,對於我希望的待遇,在不景氣又沒有職缺的狀況下,通常就不採用了。如果再回到從前,我想我會將彈性拉大,在不影響生涯規劃的藍圖下,先求有再求好。

我從耳聞公司裁員的風聲就開始注意外界工作狀況,被裁員3個月後找到工作,前後大概有半年時間。景氣不好,找工作靠過去累積的實力與人脈都很重要,我最後是透過前英國老闆的推薦到月涵投顧工作。

我覺得人真的不能離開職場太久,愈久愈不利,會跟原本熟悉的圈子脫節,連我一向樂觀的人,都會覺得沮喪。

另外一個深刻的體驗是,大學學歷在證券投資領域的工作,是不夠的,必須有更專業的訓練,像是MBA、企管碩士或是財務碩士等背景。在這個領域學歷很重要,尤其在不景氣中找工作,如果是名校出身,那就更有價值了。

我在中興大學合作經濟系畢業後去當兵,退伍後先工作一段時間,一面存錢,一面準備出國。我先在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香檳分校學財務,之後又申請英國劍橋大學MBA。

在香檳時,我很嚮往去大公司工作,但大公司不會到這裡來找學生。而在劍橋,各個領域的大公司都會與我們學校的學生接觸,希望我們去參加在各大飯店辦的各式各樣活動,延攬人才。我還未畢業就拿到工作機會,畢業後先在倫敦受訓,之後回台灣工作。

不管是順境還是逆境,我相信人生應該要永無止盡的學習。我很喜歡在投顧公司的研究工作,每一次接觸新的產業與公司,都可以再次學習新知識,讓我可以享受努力工作與不斷學習的過程。

一個好的研究員不僅僅會寫報告,而是要深入分析預期與結果是否相符。若不相符,原因為何?是短期現象,還是長期產業結構的問題?該建議投資人如何調整財務預測、投資評等。

雖然工作壓力很大,但我希望可以做到工作與生活平衡。通常我離開辦公室之後,就儘可能不做跟工作相關的事。我喜歡運動,一星期上健身房2-3次,運動可以讓我保持心情愉快,身體健康,再回到工作崗位,又充滿活力。

<spanclass=’Doc’>賴以哲小檔案

</span>

31歲,牡羊座,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香檳分校財務碩士,英國劍橋大學MBA畢業。

現職:月涵證券投資顧問公司投資研究部協理。

工作中最有成就的事:名列2002年《Asiamoney》最佳分析師;榮獲2003年傑出基金金鑽獎(研究人員組)。

我的夢想: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對社會有貢獻。

送給工作人的話:樂在工作,永遠對未來保持信念。

<spanclass=’Doc1’>讓自己像一顆活棋,靈活應戰

</span>

4年前我進入報社,是因為世新大學首次與聯合報系建教合作,我是校內唯一錄取的學生,這個幸運的機會,讓我進入同學們夢寐以求的媒體,但也因為這個機會,在我工作的第一年,就碰到很多掙扎。

我覺得好記者,是可以發揮正面影響力。大學時,我在《成報》寫過一篇體育課的保齡球課程,上課地點未通過安檢的報導,促使學校換到安全的地點上課,那時我真正相信一篇報導可以發揮影響力。

我進入聯合報系,被分發到還未創報的《星報》,跑電視綜藝類。當時我好難過,這是什麼樣的報紙我都不知道。在學校時,我希望進入報社可以跑政治、市政新聞,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新聞,也是一個好記者能發揮的地方。真正進入報社卻要我跑綜藝線,整天跟藝人們打交道,我真的很不喜歡,覺得很不情願。

但這是工作,我必須想辦法適應。一年裡面,我在工作中體會很多事情,以跑綜藝線來說,每天要接觸很多主持人、藝人,跑記者會、錄影現場。在充斥著假象與八卦的圈子,我不能漏新聞,也希望可以在當中有自己的觀點與創意。雖然大家都不認為綜藝新聞很專業,但卻是讀者愛看的版面,如果下筆不謹慎,會扭曲了讀者的價值觀,當時作為綜藝線的記者,我還是期許在新聞裡面,可以做到有自己的判斷跟傳遞比較正面的價值觀。

同業競爭很厲害,曾經讓我得失心很重,我甚至為了藝人的狗走失的新聞,別報都有而《星報》沒有的情況而對藝人大發雷霆,而這不過是一則茶餘飯後的消息。我對自己的反應嚇了一跳,我以前不會這樣對人咆哮,工作壓力怎麼會讓我變成這樣?

建教合作一年約滿後,我很想離開《星報》,我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但是總編輯高愛倫跟其他長官給我一些過來人的建議,要我相信自己的能力與特質,就不會迷失。後來我想通了,於是又留在《星報》,這次是我自願選擇的工作。

我覺得工作是用生命、青春、智慧,努力留下的紀錄。我的工作很忙碌,一天大概要10小時,壓力不小。我最大的工作動力來自於關心我的人,我的爸媽每天幫我剪報,未婚夫每天接我下班,還有賞識我的長官與相處愉快的同事。想到他們,我就願意更加油。

面對眼前打得火熱的報業大戰、人事風暴,心情會受同事離職影響,但我的決定不受影響。人一旦清楚了,做任何事會比較愉快。不清楚,遇到一點挫折就想走,有點好處就留下來,這樣很痛苦。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還滿感謝跑綜藝線的經驗,當記者一開始就遇到自己最不喜歡的路線,都沒有被擊倒,之後就沒什麼好怕的。我陸續跑過電玩軟體、漫畫出版、網路資訊,而現在剛換到主跑舞台劇跟廣播,又是新的開始。我現在覺得好記者,應該沒有路線障礙,丟在哪裡都能活下來。

讓自己保持彈性,像一顆活棋,面對組織有調整時,才能靈活應戰。

<spanclass=’Doc’>陳芝宇小檔案

</span>

26歲,水瓶座,世新大學新聞系編輯採訪組畢業。

現職:《星報》企劃組召集人。

工作中最有成就的事:因為我的報導而改變某些事情,甚至影響讀者觀點。

我的夢想:希望我的小孩有天可以讀到我寫的書,這本書能對他產生幫助,不只是因為作者是他的母親。

送給工作人的話:沒有一個完美的工作環境,也沒有完美的員工,只能擇己所愛,愛己所擇。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