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東西融合 是最in時尚

如果你還沒有聽過KevinLee,那你一定不是時尚圈內人。

3月中,台北信義區豪宅有一場閃亮的記者會,LVMH集團的玉寶表(Ebel)請來沾上奧斯卡光芒的張曼玉,為新的鑽表代言。名牌加上大明星,引來大批媒體,尤其是時尚媒體。在人群的一角,有位穿著黑衣、黑褲、球鞋的人,一直被三、四個公關、媒體人圍著聊天。他就是KevinLee,李冠毅,大家圍著他聊的,是他的媒體──《東西雜誌》(WestEastMagazine),他是雜誌的創辦人、發行人、總編輯、與創作總監。

大家之所以對《東西雜誌》好奇,是因為它真的非常不簡單。

李冠毅在台灣高雄長大,2001年底他在香港創辦了《東西雜誌》,不過一年多的時間,在巴黎、紐約、東京、上海,都買得到《東西雜誌》這本季刊,當然也包括台北。而且,《東西雜誌》是一本時尚流行雜誌,在時尚的領域,全球的言論幾乎全是由少數的媒體集團主導。

「亞洲有很多很好的雜誌,但是在時尚領域,從來沒有自己的看法,」李冠毅說,就是因為亞洲在時尚上完全跟隨西方,不是抄抄西方的資訊,就是看看西方雜誌的中文版,這才刺激他想要表達亞洲的觀點,「我要告訴大家,我們有多好。」

「它的影響是很大的,」長期觀察全球時尚趨勢、年代《流行追蹤》主持人孫正華認為。每個專業都需要展現的空間,才有可能得到青睞。「《東西雜誌》等於是搭出了一個舞台,」孫正華說,只要西方人接受、欣賞它,它所介紹的亞洲人物、使用的亞洲攝影師,都可能從此站上西方的大舞台,開啟亞洲時尚圈與世界的交流。

<spanclass=’Doc’>全球最IN的新雜誌

</span>

李冠毅16歲開始在台灣做模特兒,從泰北美工科畢業後,到法國念服裝設計,一邊念書一邊兼差做時裝採購、行銷工作,畢業之後繼續留在巴黎工作3年。在那一段置身異國的時間中,他深刻體會到,許多時尚圈中的亞洲人崇洋到失去自己,一切都跟著西方人後面走,說不出一點屬於自己的特色,讓自己變成人群中最無趣的角落。

但是,另一方面,「西方人愈來愈需要瞭解亞洲,」李冠毅發現,隨著亞洲的經濟發展,西方到亞洲來工作的人愈來愈多,但是能夠認識亞洲文化、生活的管道並不多。文化不一定是古老的,生活不一定是平淡的,它們都可以有時尚的呈現,這也是新興的趨勢。所以他辦《東西雜誌》,把西方與東方放在同一個時尚平台上,讓雙方重新互相認識。

一看到《東西雜誌》,就同時感受到西方與東方。雜誌左上角的logo「WE」是英文的,但是設計成長方形,像是一個中國的印璽。雜誌內容以英文為主,配合中文的摘要說明。在西式出血、切割的版面上,介紹西方的名模與設計、也介紹東方的偶像歌手與布袋戲,討論西方的家庭、也探究東方的性愛,每一本都像一次東西雙方的融合、分享。不論你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不論你是在巴黎的咖啡店還是台北的誠品,只要翻開《東西雜誌》,就可以發現一個不瞭解的世界、滿足好奇,也可以看到一個非常熟悉的天地、感受驕傲。

李冠毅這把東方、西方、時尚重新組合的創意,立刻得到了肯定,而且是國際級的肯定。在2002年,法國相當有影響力的廣告與行銷媒體《CB新聞雜誌》(CBNews)將《東西雜誌》選為全球最in的9本雜誌之一(most”IN”magazineintheplanet),稱讚它「橫跨東、西雙方文化的角度、觀念、內容,為世界的出版帶來新意。」

「這真的很不容易,」鈞霈公關總經理江淑惠觀察,台灣強大的資訊產業讓不少人有國際知名度,但是「我們的時尚業很弱,沒有人可以到達國際級。李冠毅可以說是第一個。」江淑惠負責世界知名品牌路易威登在台灣的公關工作13年,也經常為其他精品名牌舉辦名媛派對,很瞭解台灣時尚在世界的地位,也就更覺得李冠毅的成績非常難得。

《東西雜誌》出刊才5期,有這樣的成績,完全不是偶然。國際級是李冠毅從一開始就設定的目標,因為他知道這是做一本亞洲時尚雜誌唯一能存活的路。「時尚是崇洋的,」李冠毅知道現實的狀況,雖然商品有很多等級,但是能引領風潮的,只有國際品牌,「所以不可能從亞洲自己的市場慢慢爬起來。」只有做到了國際級水準,才可能先打進西方市場、然後亞洲也就會跟著接受。

<spanclass=’Doc’>把雜誌看作頂級時尚打造

</span>

時尚,是視覺先行的行業。視覺呈現,是評量時尚雜誌等級的最重要標準,李冠毅鎖定這個目標,把雜誌的視覺呈現看作頂級時尚,找名流、名攝影師,用國際級的氣勢與品質,表現自己的想法。當然也是要藉他們的名氣,為新生的雜誌撐出場面。

每一期,李冠毅都選擇一位有國際魅力的時尚名人作為封面人物。第一期的封面,是為香奈兒代言的名模青木迪芳(DevonAoki),她不僅名氣快速爬升,還混有日、英、德的血統,是東西融合很好的象徵。在世界盃足球賽期間出刊的封面,則是進軍義大利、紅透日本的球星中田英壽,也是兼具東西雙方的魅力。

最經典的封面,就是日本超級偶像歌手濱崎步。濱崎步頂著妹妹頭、身著華麗的和服、撐著日本傘、但是穿著超高的木屐、昂首跨步、腰間還掛了一串HelloKitty,那一期的主題,是亞洲的流行文化。想像一下,就算不認識濱崎步,這既東方、又顛覆、又有現代日本的年輕趣味的畫面,出現在一排青一色躺著金髮模特兒封面的時尚雜誌中,也是夠顯眼的了。

這一期封面的創意,成功到被香港夏普原封不動的照用,不同的只有主角不是濱崎步、模特兒手上展示著液晶電視。

這其實不是《東西雜誌》第一次被模仿,甚至精品名牌,也有沿用《東西雜誌》上出現過的攝影創意的情形。「這應該算是一種讚美吧,」李冠毅笑著說,表示自己在視覺呈現的創意上,甚至超越國際水準。

<spanclass=’Doc’>要掀起東西融合的新流行

</span>

名人很重要,但是如果沒有一流的攝影師,可能完全無法呈現出應有的氣勢與創意、甚至根本拒絕拍攝邀請。這也是李冠毅非常講究的部份。

李冠毅因為過去在法國時尚界工作的經歷,讓他不僅認識一些時尚界的知名攝影師,更知道如何與他們合作。

「優秀的攝影期望做有創意的東西,」李冠毅觀察。商業攝影雖然報酬很高,但是他們很容易覺得疲乏。李冠毅給他們創意的空間,溝通清楚主題,就讓他們自由發揮。

慢慢的,李冠毅發現,名流、攝影師有些也期待接觸不同觀眾的機會。《東西雜誌》不同於其他時尚雜誌的方向,也可以是吸引人的優勢。

經過一期一期的努力,現在《東西雜誌》每期發行4萬本,在台北的售價是500元。雖然銷售數量上是遠比不上大集團的雜誌,但是,已經有人希望投資、也有國際時尚雜誌集團接觸希望納入旗下。這是一種肯定,可能也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機會,但是李冠毅都拒絕了。

《東西雜誌》現在還很小,核心成員就是李冠毅加一隻手就數得完的版面設計與助理,在香港連絡巴黎、紐約、倫敦、東京的特約撰稿,攝影全靠李冠毅在時尚圈中的人脈與朋友,行銷工作則由他的朋友大陸印創廣告傳播總經理蔡偉志負責。這樣精簡的運作,每一期的成本約130萬港幣(合約500萬台幣),與收入不相上下。但是,「我想再撐久一點,」李冠毅說,錢進來了,不同的意見就會跟著進來。「撐得愈久,我才能把我的想法做得更清楚。」

「我其實是做一本很像我們這一代人的雜誌,」59年次的李冠毅說。其實東西雙方的六年級生,許多人身上都融合了一點西方、摻雜了一點東方,或許是生在東方、但是接受過西式教育,或許是在西方成長、但是有東方工作經驗,李冠毅自己就是如此。他認為,這樣的經歷,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擷取兩邊的優點,融合出最好的自己。

李冠毅相信,東西融合,是21世紀最in的趨勢。他要大聲的說清楚。

李冠毅,32歲

法國巴黎Esmod設計學校,第一名畢業

現任《東西雜誌》發行人、總編輯、創作總監

曾任模特兒、歌手、時尚節目《大風行》法國特約記者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