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當專業經理人進入家族企業

在家族企業工作,專業經理人的角色,有時會「既矛盾又複雜!」多數家族企業第二代都希望能讓經理人擺脫這種壓力,但他們做得到嗎?

當專業經理人碰到家族企業的老闆準備交班,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既矛盾又複雜!」一位曾在三富汽車(已下市,為台朔汽車所購併)工作的高階經理人不假思索地說。「家族企業的老闆決定兒子接班時,多數不會考慮其他人對他兒子是否支持,」他不客氣的說。如果又碰到接班過程中,第一代與第二代發生意見衝突時,那種夾心餅乾的心情更加為難。

「你要幫忙協調,但也常常會不知自己能待多久?每天你幾乎都會先觀察到底誰說了才算,然後再想辦法去迎合他,」他回憶當時的無奈。

<spanclass=’Doc’>專業經理人的角色

</span>

夾在老少願不願意放手接班的衝突之間,他清楚知道自己遲早要出去創業。但是,在沒有離開前,身為專業經理人,他必須扮演好緩頰的角色。即使有時他明知一方的決策是錯的,他也要全力幫忙達成。

「總不能讓雙方勢力一直抵消下去吧!最重要的還是執行力,因為大家也不是笨蛋,至少不會是全錯,尤其沒到最後,你也不知道真的誰對誰錯?」

後來他也看得很開,「在家族企業工作,你不要想去取代老闆,反正你也沒出錢,做個快樂的經理人也沒什麼不好!」但他最後還是出來自己創業了。

曾由國科會補助,進行「中小企業接班制度研究」的東吳大學企管系教授翁望回分析,許多專業經理人在家族企業中很難掌握實權,往往是因為中小企業在管理上一直未建立起制度化或透明化的機制,尤其在財務上,無法信任別人,自然是培育自己的小孩接班。

另一方面也與中小企業的性格息息相關。「中小企業在生存階段不會想發展問題,只看下一餐或下一個機會在哪裡,對於人才培訓幾乎很少思考過。」

翁望回本身也是一家頗具規模的中小企業顧問,雖然他自己在大學教人力資源管理,可是他從不會跟這家公司的創辦人談如何培訓專業經理人,「你不能跟中小企業講這些,我也不會給他這樣的意見,」他很實際的說。

不過翁望回卻還是鼓勵學生有機會仍可到家族企業工作,一來是學歷競爭壓力少,二來因為一些中小型的家族企業對外在環境應變很靈敏,所以歷練速度可以很快。

宏將廣告經理黃凱旋,年初剛離開待了8年之久的泰山企業,他覺得自己在泰山的8年收穫相當多。從專員、副理、經理到總經理特助,他幾乎一路跟著第二代接班人,現任35歲的總經理詹岳霖一起成長,看事情的格局比他以前待過的企業多,歷練速度相當快。

但他也不否認,到了擔任特助時,「有點像是家臣,等於被當作半個家族成員在信賴,你要有忠誠,甚至服從的性格,比較要去配合經營者的想法。在這個角色下,你有時要去壓抑或修飾自己太突出的性格或能力,這與外商公司恰好相反,不過外商公司比較像傭兵,」他比較後說。

<spanclass=’Doc’>被期待的第二代

</span>

事實上,當越來越多年輕的家族企業第二代接班後,這群受過國外管理教育洗禮的新生代領導人,能否跳脫上一代看待專業經理人的模式,也是外界檢驗其能力的指標之一。

「我爸爸看專業經理人比較像是家臣,雖然他也很仁慈,可是我希望自己則是用夥伴的關係來看,」力霸集團王又曾的么兒、28歲的王令興如此自許。

不只王令興,多數30歲上下的家族企業第二代,更期待自己就是個專業經理人。

然而期望與實際狀況的落差,顯然不是第二代口中的主觀意願可以解決。

一家位於南部的上櫃公司,除了掌管財務的副總經理以外,公司從業務、研發、生管、採購等部門都有創辦人的子女參與其中。未來可能接班的第二代,非常極力引進專業經理人制度,但是當碰到應徵者問:「你們是家族企業嗎?」她也很難回答清楚。

另一方面,多數家族企業對財務管理難以授權給外人,建立透明化制度,也是第二代要實踐口中建立專業經理人制度的挑戰。

專門承接裕隆與中華汽車鈑金業務的鈞堯工業與茂雄金屬兩家公司,現任副總張鈞堯在接班後,雖然說服了他的父親拔擢更多人才擔任專業經理人,但是財務管理至今仍然由他姊姊在負責。

因此,這群從第一代手中接下棒子的新世代企業家,除了必須向創業成功的父親證明有「青出於藍」的經營能力;還要以專業經理人自許,和公司第一代傳統管理模式拔河,更是他們最大的試煉。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