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不要提冒昧的“ intruding 問題”

濃情蜜意中,intruding問題是沒有位置的。

來過台灣的外籍人士,不論膚色、國籍或種族,只要在台暫居一段日子,或經商,或學中文,或自助旅行,問起他們對台觀感中最令人難忘的事情為何時?許多人都會異口同聲的說:「除了台灣小吃的美味可口之外,濃厚的人情味是其他國家所沒有的特色。

具有人味的濃情本是一件值得大書特書的好事,畢竟它顯現了對人的誠摯關懷之心;在茫茫人海之中,它又是人間溫馨情的觸媒,更是人們再生信心的泉源。但是這份關懷的濃情蜜意,在闖入別人隱私領域的對話時,就很容易讓人心生莫名其妙的不舒服感。

薪水、宗教、黨派,是聊天禁忌

一位定居北美多年的朋友,回台擔任客座教授一年,為了研究的需要,經常上山下海,日常生活中搭乘計程車則屬家常便飯。好幾次司機朋友在寒喧一陣之後,得知他在大學任教,便好奇的問道:「大學教授現在一個月待遇多少?」由於問者並無惡意,況且問得一付自然而誠懇的模樣,雖感心驚訝異,但仍據實相告,以免車內空氣凍結僵持得令人難受尷尬。

話說有一位朋友,在國內參加電子商務相關的研討會,中間有一段茶敘寒喧時刻,突然就有人當面問起他的黨派與宗教來,問者口氣溫和,也無居心不良的意圖,純粹是好奇聊天而已。事後,朋友說:「原來是一場具有啟發性的知識對話,卻被一兩個突兀的問題搞得心裡頭怪怪的,真不是味道!」

想了半天,實在不曉得要如何為那些讓人不舒服卻礙於情面不得不回答的問題命名,靈機一動,乾脆稱它們為冒昧侵擾的“intruding questions”好了。

一般而言,intruding的問題具有幾點特色:首先,對方的感情尚在初識階段,彼此只有幾面之緣,寒喧的說辭卻硬闖別人的隱私領域;其次,它不犯法,卻很困擾,回答或不回答都令人一時無法決定,但礙於情面,只好據實相告,但事後又令人覺得不再與問者深交較為安全,否則祖宗八代的問題都要心驚膽跳的隨時聽取候教,實在壓力太大了;當然,intruding的問題一定是禮貌有所不周延的產物,聽者心頭一驚,直呼倒楣之餘,只好被趕鴨子上架應戰,實在不公平。

天氣和體育,是最安全的話題

職場中,每一個人經常都要面對新同事、新夥伴、新客戶、新朋友、新老闆等,為了讓對方有意願與你一起經營永續的人際關係,姑且不說如何先馳得點的錦上添花,只要深知避免提出intruding問題的奧秘,則已經很上道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