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No Guts, No Glory

3年前,林昺宏跟老闆說:「我想離開,接受不一樣的挑戰。」沒想到單飛之後,他幾乎要走到窮途末路……

從辦公室的窗口望出去,隔著鐵道,就是明基電通的桃園總部。走路短短數分鐘的路程,卻像是一座分水嶺,硬是為達信科技副總經理林昺宏隔出完全不同的人生風景。

在光碟片產業一片哀鴻遍野中,去年達信終於轉虧為盈,結束連續13個月的虧損。林昺宏窗前彷彿才出現久違的曙光,視野有難得的明亮。

2000年4月1日,令全台灣沸騰的總統大選剛剛平息,林昺宏一個人拖著行李跨過鐵道,離開打拼8年的明基來到達信。自此也開始他不一樣的事業旅程。

<spanclass=’Doc’>從平地到高樓

</span>

當時,他是明基當紅的超級業務員。在明基尚以映像管顯示器、OEM業務為主力的時代,林昺宏跑遍美國、歐洲,一個人的業績,就佔全部OEM業務的一半。因為實力堅強,林昺宏在明基的好友觀察,他也是極少數敢「對員工悍、對客戶也悍」的主管。

1999年,林昺宏終於搶到一線大廠、戴爾電腦的訂單,完全確立明基是一流代工大廠的地位。然而短暫的興奮過後,他卻開始迷惘:「下一個客戶在哪裡?」

於是他主動跟上司要求轉戰其他新事業。「我想離開,接受不一樣的挑戰,」林昺宏說。心底更深的渴望則是:「我想當個策略制定者,不再只是執行者。」透過在公司裡創業,他想嘗試從無到有的歷程:「能看他平地起,也看他起高樓。」

然而出乎意外的是,當辦公室從明基七樓轉到達信二樓,改變的不只是窗前鳥瞰的視野,林昺宏遭遇的心理落差,比原先想像更強烈。

<spanclass=’Doc’>遭逢挑戰

</span>

論產能,當時達信在台灣得排到五、六十名,領導企業錸德科技的產能,整整是達信的60倍。

不但個頭突然矮了一截,林昺宏驀地發現,以前跟他往來談規格、談業務的對象,都是美日國際大廠,現在競爭對手變成中環、錸德,全都是台灣的「自己人」。「競爭舞台一下子變小了,」他有些難以適應。

連產品也跟著變得單薄。過去他對電腦顯示器報價,一片液晶螢幕動輒美元一、兩百元起跳,換做光碟片,一片價格美元50分。「從來不知道,殺價還可以殺到小數點後第三位,」林昺宏苦笑著說。

但最大的挑戰還不是這些。因為大量供過於求,光碟片價格從當年度起一路暴跌,不管大小廠商全部陷入浴血苦戰。林昺宏怎麼也沒想到,就這樣跟著過了2年的黑暗歲月。

過去當業務大將的時候,OEM客戶會主動上門接洽,「到了達信,門可羅雀,根本沒人要跟你講話,」林昺宏回憶當時情景說。

本來想藉著職務轉換,再一次證明自己的能力,這時候卻「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他說。業務最蕭條的時刻,他常常望著窗外的火車來回經過出神,「常常很想打電話給桃園站,告訴他們火車又慢分了。」

即使自己也難掩徬徨,但對員工仍然要繼續發揮打氣的功能。「要哭只能關起門來自己哭,」他說,「每天都要鼓勵自己:我是最好的」然後繼續努力看看:「有沒有機會起死回生?」

<spanclass=’Doc’>窮途末路

</span>

他一度以為幾乎走到窮途末路。然而2001年,林昺宏到日本拜訪客戶,終於有兩家廠商願意下單給達信。那一刻他百感交集:「你終於確定公司可以活下來了,你終於可以對員工說,公司能繼續往前走了,」成就感竟遠超過當年接到戴爾的訂單。

連續兩年,達信營收成長加倍,人數擴充6倍。原本像個家庭工廠的編制,如今各部門也逐漸成型,羽翼漸豐。

回首這段來時路,即使辛苦,林昺宏認為仍然值得。「出來以後,才真正知道作經營者的滋味,」他說。過去的思考方式,的確因為歷練變得更周全深遠。

更重要的,他體會到什麼叫「對一群人負責」。當初只是個人生涯的一個抉擇,如今卻是對全體員工生計的承諾。「我是過河卒子,人生沒有退路,」林昺宏比喻自己的心情。

採訪過程中,他不時提到的兩句話,或許足以鼓勵所有勇敢嘗試內部創業的戰將:「notry,nobaby」(不嘗試就沒收穫)、「noguts,noglory,」(榮耀得靠膽量)。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