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在文化沙漠「種書」的熱情傻子

小學畢業的蕭文福是黎銘圖書經銷公司的送書業務員,也是蘆洲一家童書店的書店老闆。這家「阿福的書店」不只賣書,更是培育閱讀種子的苗圃。即使兩年來已虧損連連,但看到孩子們因為參加書店的讀書會而改變了氣質,蕭文福咬著牙堅定地說:「再苦我都要撐下去」。

在台北縣蘆洲重劃區旁,有一間規模不大、裝潢不起眼的兒童書店。

這間書店甚至連名字也不怎麼深奧。因為老闆叫阿福,就取名「阿福的書店」。

但這裡麻雀雖小,卻五臟俱全,許多書店老闆不願意進的高單價套書、進口繪本,都能在書架上找到,而且折扣極低。「這裡書很齊全、進得又快,有時我看誠品還沒上架的書,這裡竟然有,」在台北縣新莊一帶大力推廣親子、成人讀書會的負責人蔡淑瑛發現。

不過,阿福的書店,卻不只是賣書的地方。

這裡或許沒有經營致勝的秘訣,但是在這人情澆薄的社會裡,到阿福的書店走一遭,最大的贈品就是老闆一家慷慨醇厚的人情味。

<spanclass=’Doc’>送書員開兒童書店</span>

身材黝黑壯實、理個小平頭的蕭文福白天是黎銘圖書經銷公司的送書業務員,在重慶南路書街送書已將近20年。

不過,除了送書以外,兩年多來,下班以後的蕭文福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蘆洲「阿福的書店」老闆。

「我有一個夢想,希望以後能在蘆洲蓋一座300坪、3層樓的城堡兒童書店,」雖然不知已是第幾次提起這個遙遠的願望,蕭文福仍然一派樂觀興奮。

或許你會問,在蘆洲開書店,而且還是兒童書店,有沒有搞錯?

蕭文福開書店的動機很單純:熱情。不甘心蘆洲一帶總被外人認為是文化沙漠,蕭文福希望藉著辦讀書會、開書店,改變這個地區的氣質。

他還記得帶著兒子到蘆洲的圖書館時,看到裡頭的書少得可憐,「眼淚簡直要掉下來,」蕭文福形容。也因此,去年11月,熱心的蕭文福還發起募書活動,自己帶頭捐了3千多本書給當地圖書館。

「蘆洲其實有很多有錢人,但是他們不買書,」提到蘆洲閱讀風氣不興,蕭文福難過地說。

兩年多前,蕭文福為了打發下班以後的時間,在自家樓下擺起書攤,賣一些童書。許多到隔壁麵攤買麵的太太、媽媽們,對於這個下午才開始擺攤、折扣打得很低的童書攤,總忍不住多流連一些時間。

「只要和他提想看什麼書,他馬上就從樓上住家搬下來,或者第二天馬上調貨過來,不買也沒關係,」有一對稚齡小孩的陳淑芬說。甚至有時陳淑芬的錢帶得不夠,蕭文福也讓她把書先帶回去,「他完全不計較這些,」陳淑芬讚嘆。

當時還在美國密蘇里州駐台辦事處上班的陳彥粹,也是經常光顧書攤的媽媽之一。

婚後在蘆洲買房子的陳彥粹坦承,過去的她,總覺得蘆洲文化水準不太高,曾動念想搬離蘆洲。但她卻因為在這裡遇到一些像蕭文福這樣熱心、溫暖的人而打消念頭。

陳彥粹當時正開始接觸親子共讀團體「小大讀書會」,由於蘆洲並沒有類似的組織,便想開始籌辦。當她和蕭文福聊起這個構想時,蕭文福立刻贊同:「好,我們來辦讀書會!」

就這樣,陳彥粹自己製作多份傳單放在蕭文福的書攤上,讓有興趣的家長登記。雖然馬上募集到許多有意願參加讀書會的家長,但讀書會場地卻立刻成了棘手的問題。陳彥粹和蕭文福曾和一些安親班、幼稚園商借場地,但是都附帶有廣告的條件,不是陳彥粹心目中的理想場地。

陳彥粹還記得,就在大家正為場地苦惱時,也是她的兒子住院開刀之際。陳彥粹的兒子開完刀沒幾天,她就接到蕭文福問候的電話,告訴她場地沒問題了。

「我後來才知道,原來他為了讀書會租下房子開書店!」陳彥粹對於蕭文福的用心,感動莫名。

<spanclass=’Doc’>主婦的感情交流站</span>

原本,「服務讀書會」就是開書店的目的之一,蕭文福開了書店之後,也沒想太多營利的事。

「他們真的很不像生意人,」、「簡直就是異類,」老主顧陳淑芬、陳彥粹不約而同地如此形容蕭文福夫婦。

讀書會在書店裡舉辦,蕭文福不但不收場地費,還自費掏腰包買杯水提供給讀書會家長、孩子飲用。如果有什麼好吃的,蕭文福全家人一定留到星期五,因為當天晚上有親子讀書會。

對於親子讀書會裡的「小小」成員,蕭文福夫婦更沒皺過半點眉頭。

「福爸爸(蕭文福的暱稱)認為baby會哭、會吵、吃奶、大小便都是很正常的,」有兩個一歲、四歲孩子的陳淑芬說道。原本陳淑芬和許多媽媽一樣,會擔心小孩吵鬧而不敢把孩子帶出門,但在阿福的書店,絕對不會有人對她們投以嫌惡的眼光。更令人驚喜的是,這些原本注意力難以集中、吵鬧不休的孩子,也因為參加親子讀書會、習慣聽故事一段時間以後,漸漸能夠專心、坐得比一般孩子來得久。

阿福的書店,無疑為她們創造了一個無壓力空間、情緒支撐網。許多原本專職在家帶幼兒的媽媽在此打開了社交的窗口,遇到不順心的事,彼此也會互相約定:「走,去阿福那邊!」

不僅是蕭文福夫婦,連他們的一雙兒女,也都樂於和讀書會中的小朋友分享。「他的兩個孩子很優秀,不是指他們功課很好,是他們很有愛心、樂於助人,」陳淑芬讚美道。蕭文福念小學的女兒還會幫忙照顧讀書會裡年幼的孩童。

「原本大家來參加讀書會只是為了自己的孩子。但久了,無形中都會被他們影響,」陳彥粹觀察。

陳彥粹自己則深深被蕭文福一家安貧樂道、樂善好施的精神感動。坦承自己也曾追求物質慾望的陳彥粹,在辦讀書會、認識蕭文福一家之後,才明白「原來平凡生活也可以這麼快樂」。「這是我三、四十年來都不曾學過的道理,」半年前,終於決定辭去工作,專心陪伴兒女成長的陳彥粹感慨地說。

<spanclass=’Doc’>缺乏知識的痛苦</span>

蕭文福對於缺少知識的痛苦,其實有最深刻的體會。今年38歲的蕭文福,從小家境貧寒,小學畢業後就出來工作賺錢,沒有好好受教育一直是他的遺憾。

家中還有4個姊妹、弟弟的蕭文福回憶,小時候住過的居所從廢棄的豬圈到亂葬崗對面都有。「我5歲就開始當童工,每天早上4點去採茉莉花,7點才回家,」蕭文福談起貧窮的童年,沒有埋怨,金邊眼鏡下的圓臉仍然掛著招牌笑容。

小學就經常因繳不起學費而被罰站的蕭文福,畢業之後,自忖家人無法供他唸書,就到鐵工廠打工、做學徒。

他還記得第一次拿到薪水交給母親時,母親用這些錢幫他買了襯衫、短褲。從小都穿鄉公所冬令救濟舊衣的蕭文福,第一次穿上屬於自己、全新的衣褲,簡直不敢相信。

但只有小學學歷的蕭文福,當兵時卻吃盡了苦頭。

在成功嶺服役的蕭文福擔任教育班長,由於個性開朗,雖然和同袍相處融洽,每到筆試時,大字識不得幾個,總令他痛苦不已。

「我的近視就是當兵時得到的,」蕭文福比比自己的眼鏡說道。每到測驗前,白天,蕭文福抓到人就問功課;夜裡,蕭文福便躲在棉被裡,拿起手電筒K書。最後結業時,只有小學畢業的蕭文福竟然是第四名。

退伍以後,蕭文福立定志向要再進修。他放棄了當時水餃工廠、需要輪班一萬多元的薪水,選擇黎銘公司送書業務員9,600元的月薪,但是可以利用晚上去念國中、高中補校。好學的蕭文福還在淡江大學城區部、政大公企中心等地進修過。

<spanclass=’Doc’>兩年虧一百萬</span>

但是開了書店以後,經營沈重的負擔,卻經常壓得蕭文福喘不過氣來,讓蕭文福沒時間繼續進修。

由於書店位處偏遠,人潮稀少,有些經銷商不願意送書,或變相將批發價提高。而蕭文福又將賣書價折扣壓得很低,經營書店幾乎沒有利潤。再加上蕭文福為人大方,有些家長不但不買書,還讓孩子做作業時來這裡「找資料」、「借書」。兩年來,書店已經虧損了一百多萬元。

原本收入就不高,面對難以負荷的虧損,平日樂觀的蕭文福也輕鬆不起來。「有時我也會想,為什麼老天要讓我們這種人這樣辛苦?」蕭文福收斂起笑容搖頭嘆息。

這些經營上的困境,看在好友眼中總是心疼不已。富有正義感的陳彥粹便常氣呼呼地形容蕭文福「爛好人一個」。「有愛心很好,但有時候要深思熟慮、要愛自己多一點,」陳彥粹提醒他。

在阿福的書店圖書室裡,小朋友的小屁股終於不再扭來扭去,安靜下來,福爸爸開始唸他最喜歡的故事書《我永遠愛你》。講到最後,蕭文福注意到一雙雙圓亮專注的小眼睛,「看到孩子們因為參加讀書會,氣質都改變了,我真的很感動,再苦我都要撐下去,」蕭文福咬著牙堅定地說。

或許,多一些你我溫暖的鼓勵,就能讓社會上多一些像蕭文福這樣的真人真情存在。

(阿福的書店電話:02-28472609,地址:台北縣蘆洲市永樂街

31巷16號1樓)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