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大學生站起來!

民國82年時,大學院校每位學生分到的教育經費為20萬元,到89年只剩10萬元;而平均每位老師需要指導的學生更從13人,增加到20人。教育資源、教學品質大量被稀釋。如果我們的大學生素質日見低落,這到底是誰的錯?

剛過完農曆年,第一天上班,私立樹德科技大學負責招生的公共事務處主任鄭時宜還來不及產生任何「假期後症候群」,一早就帶著工業管理系主任郭英峰,和公共事務室兩名組員,風塵僕僕從高雄校區開車到台中,舉辦說明會。

他們帶了兩套筆記型電腦與單槍投影機,可以載滿兩推車的學校簡介、樹德科大的紀念原子筆、預備有獎徵答時送給學生的行事曆與CD盒,以及送給補習班主任、導師的小禮品等。這樣的陣仗,不輸私人企業行銷業務出門跑場的行頭。

這一天,他們分兩組人馬向台中二家補習班裡的四技二專準考生介紹樹德科技大學。這是去年樹德公共事務室跑了全省110所學校後,另一策略戰區。

鄭時宜是「三顧茅廬」才說服補習班讓他們來辦說明會。「補習班通常都希望學生拼國立學校,不歡迎私立學校,」坐在補習班大廳等候學生午休時間結束的鄭時宜有點無奈地說,「我說服他們,反正過完年學生還定不下心讀書,聽一聽讓他們多點念大學的嚮往。我們會告訴學生盡量拼國立,但若要念私立,就填我們樹德。」

<spanclass=’Doc’>升級大學不是招生保障</span>

3年前,樹德從原本的技術學院升格為「科技大學」,但聯考分數排名卻不升反降,讓校方警覺「原來升級大學不是招生保證」。原來,幾乎所有考生填志願都是「國立填完填私立、北部填完填南部」,只要北部有新增學校、新設科系,位在高雄縣燕巢鄉的樹德科大志願自然也往後順延。也因此,校方在2年多前成立了公共事務室負責招生宣傳,第一年撥了700萬元新台幣的預算,今年又追加了100萬元。

像樹德一樣,主動出擊高中、補習班舉辦說明會的中、南部技職院校不在少數。據聞,有學校編列高達2億元的招生預算,也有由校長親自出馬跑場子。

生源短缺,是許多大學院校,在慶祝改制、升格為大學後,馬上面臨的頭痛問題。

去年各種管道的大學院校招生錄取率平均約為八成,今年教育部預估將趨近九成(明年更將超過100%),這和大學入學機會大增有絕對關係。民國75年以前,大學院校總數一直維持在28所以下,到了80年已有50所、90年底時已有135所。

面對無止境的大學校數膨脹問題,「我們會根據新的私立學校法、大學法來凍結新設學校,未來修法上也會朝加強評鑑,讓體質不佳的大學重整、合併、或關閉,」上任才滿月的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黃宏斌規劃。

雖然新修改的大學法已將國立大學定位為行政法人,人事將不再依照現有教師、公務員法規保障限制,希望提供國立大學未來在整併人事上更多彈性,不過黃宏斌自己也承認,在不溯及既往的立法精神下,國立大學要在人事上大換血,「起碼還要30年。」

不過,不僅政策腳步跟不上現實,更迭頻繁的教育部官員,對於過往就定下的政策,以及許多政治人物開出的「選舉支票」,只有收拾爛攤子的份。

「雖然教育部不斷說不再增設國立大學,但上個月,又准許了3所技術學院、師範學院申請新設國立大學,」身兼私立大學院校協進會理事長的淡江大學校長張紘炬無奈地說。

<spanclass=’Doc’>20年後需求減半</span>

大學院校數膨脹過快,對學校招生雪上加霜的是,每年的出生人口不斷下降。根據內政部戶政司台灣的統計資料顯示,今年20歲的人口約有40萬人,但去年出生人數已經減少到24萬7千多人。這意味,二十多年後,台灣的高等教育需求,起碼縮減將近一半!

技職院校的招生,已經首當其衝。從民國88年起,高職的畢業生人數便以每年一萬多人的速度減少中。

招收進來的學生素質,自然也大受影響。「原本考上私立的,上了國立;原本考不上的,考上私立。學生素質下滑是一定的,」在校內企管系兼課的鄭時宜坦承。

社會環境改變,也讓大學生求知動機、態度不如從前。台大哲學系教授傅佩榮便觀察,雖然台大學生仍堪稱優秀,但「從前只要課堂上提到什麼書,學生就會主動找來看,現在是無論如何威逼利誘,學生也不會看,」傅佩榮指出。他認為,現在學生的外在誘惑太多、從小教育過程中沒讓學生學會設定自我人生目標,是導致目前大學生缺乏主動性的主要原因。

此外,曾在比利時魯汶大學、荷蘭萊登大學教過書的傅佩榮也發現,當地學校對學生的淘汰率很高,幾乎到達50%,但台灣各大學的平均退學率僅1%。「提升學生素質不應放在入學階段,應該加強畢業把關。否則台大的學生素質再好,也只是沾了好中學的光,」傅佩榮主張。

<spanclass=’Doc’>教育資源被稀釋</span>

不過,在批評大學生素質低落時,同時也必須檢討提供給大學生的資源。

政府教育經費卻並未隨著大學增設而無限制提升。82學年度時,大學及獨立學院每位學生所分到的教育經費為20萬4千多元新台幣,到88學年度只剩12萬4千多元新台幣。而平均每位老師需要指導的學生更從13人左右,到90學年度更增加到20人左右。教育資源、品質被稀釋的程度,可見一斑。

另一方面,根據教育部資料顯示,89學年度公立大學平均每位學生的單位成本為20萬3千餘元,私立大學為12萬1千餘元。和日本東京大學每位學生折合新台幣180萬元的成本、香港中文大學90萬元與韓國漢城大學36萬元的單位成本相較下,相形見絀。

如此教育資源、品質培養出的大學生,量提高了、質卻下降。

根據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人力資源處在今年1月份提出的「長期科技人力供需推估及因應對策」報告,民國92年至100年間大學學歷的科技類人才將供過於求,總數達15,950人,其中又以資管系畢業生為最。但為何企業界仍然抱怨找不到合適的人才?報告中指出,部分系類畢業生素質未達到業界需求,而大學及二、四技擴增過速,是亟待解決的人才供給問題之一。

但其實,台灣現在的大學生,未來必須面對台灣產業轉型、兩岸與國際競爭的挑戰,比任何時代都要巨大。

要提升素質,成為具備競爭力的未來人才,在教育部政策緩不濟急、教育資源減少下,大學生得靠自己。

要成為未來社會所需的棟梁人才,傅佩榮建議大學生,首先必須打好語言能力基礎,其次得拓展自己的視野,瞭解產業趨勢。

現在大學生應該運用科技的優勢,增加自己競爭力。例如,亞東技術學院工業設計系系主任邱雲堯發現,目前的學生對文字運用能力普遍很差,對自己不感興趣的領域不願意去碰,但他也觀察,由於現在網路、資訊發達,一些學生會特別專注搜集自己感興趣領域的資訊,爆發力很強,老師上課時也經常會遭受挑戰。

<spanclass=’Doc’>校園中的國際化</span>

而現在的大學校園裡,國際化的社團、課程、交換學生等,也比10年前來得多。「現在出國念博士的人減少,所以更應該在大學、碩士階段增加國際經驗,」長庚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吳壽山認為。

去年8月,由全台灣醫學生組成的「中華民國醫學生聯合會」(醫聯會)便成功在台灣舉辦了世界醫學生聯盟的年會。他們在一年半前就開始籌備,在前一年更由籌備會主席、長庚大學醫學系莊海華領軍,赴丹麥申請主辦權。

來自不同國家的四百多名醫學生,齊聚台灣,討論公共衛生、性教育與愛滋病防制、國際醫學生交流等議題。會議結束後,他們對各項活動的滿意度,沒有一項低於七成,不僅對台灣的醫學生的能力印象深刻,也對台灣留下深刻的印象。

籌備、舉辦會議的醫學生們打破了一般人對於醫學生只注重課業、不關心社會的刻板印象,成功達成一次學生外交的任務,舉辦大型會議的經驗,也讓自己成為具備國際視野、溝通協調能力的人才。

而未來人才,更是必須不斷充實、進修。

還在亞東技術學院工業設計系在職專班就讀的張丁壬、蔡聖偉、王詩茹等人,看好未來台灣產業升級所需的工業設計人才,投入進修,並籌組設計工作室,鎖定欲自創品牌、產業升級的中小企業為客戶。

為早日達到成為一流設計師的目標,他們除了積極參與大小設計競賽累積經驗外,也規定自己每年必須設計一至二件自創產品。張丁壬設計中的「時空地球儀」便已獲得新型專利,量產指日可待。

他們的案例,再次說明了只要有行動力,沒有做不到的事。大學學歷或許氾濫,畢業生平均素質或許下降,但身為大學生,選擇作為優秀人才,而不是畢業後被淘汰失業的一群,決定權就在你身上。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