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醫學院學生做外交

「他們對工作的投入令人驚訝。我們希望能和這些高素質的台灣醫學系學生有更多交流,以期能提升我們在公共衛生宣導、國際合作上的層次,」這是拉脫維亞的醫學生在2002年參加在台灣舉辦的世界醫學生會議後,回國向當地醫療工作人士、醫學生報告時,對台灣的醫學生下的評語。

你能想像,舉辦一個為期一周,四、五百人規模的國際會議,包括從經費募款、議程安排、場地、食宿、機票、簽證、旅遊等的工作內容嗎?

去年8月,在台北舉行的2002年世界醫學生會議就是這樣的規模,由仍在就讀醫學系的莊海華、蔡宇承、林士涵及陳怡然4位核心幹部,募得新台幣一千多萬元的經費,與一百多位台灣的醫學生圓滿達成任務。

提到大學中的國際性社團,或許許多人都聽過「國際經濟商管學生會」(AIESEC)的組織。在全球醫學系學生間,也有個「世界醫學生聯盟」(InternationalFederationofMedicalStudents’Associations,IMFSA),宗旨在促進國際醫學系學生交流,每年並固定開會,針對各國公共衛生政策、性教育、愛滋病防制等議題提案、討論。

而主辦醫學生年會,不但是談判、整合、溝通、財務管理能力的大考驗,更負有促進國際醫療合作、外交等責任與功能。

現就讀台大醫學系六年級的蔡宇承是發動爭取台灣籌辦2002年醫學生會議的主要提議人。大二、大三時就加入中華民國醫學生聯合會(醫聯會)的他,從開始參加IMFSA年會起,便經年面臨中國大陸會員要求改名、剔除會籍等不公平對待。

認為自己有許多同輩缺乏的「拓荒者性格」的蔡宇承願賭一把,四處尋覓合適人才,共同申請在台灣舉辦2002年IFMSA年會。最後找到了台北醫學院醫學系的林士涵、長庚大學醫學系的莊海華,與陽明大學醫學系的陳怡然共同籌備。

其中,充滿熱情自信的蔡宇承就像4人的馬達;而從小移民加拿大、有商人冷靜頭腦的林士涵則是談判殺價高手,經常提醒伙伴社會的現實,「後來他們也受我影響,變得很黑暗,」林士涵笑著說。

合作過程中,4人展現了高度的智慧與合作精神。例如,為了爭取長庚大學贊助成為主辦單位之一,經驗較豐富的蔡宇承、林士涵願居副手,共同協議讓莊海華擔任籌備委員會主席;而由於籌備委員來自6校,4人也有共識,不論門裡怎麼吵,對其他委員溝通時絕對只談決議,不論爭端。

也許有人會質疑,耗費台灣社會這麼多錢,請世界醫學生來此開會,到底有什麼實質效益?

「拉脫維亞醫學生的那封信讓我很感動,」蔡宇承說,「我相信讓這些未來的醫生在年輕時來台灣一次,瞭解台灣醫學生的能力,對他們未來是有影響的。」

而自己的未來呢?現任IFMSA蔡宇承已經自願「停級」一年不修課,投入更多時間參與IFMSA總會國際事務副會長的職務;林士涵除了繼續對商業經營保持興趣外,也參加醫界公益組織「路竹會」,到偏遠鄉村、國度義診;而對社會學、哲學有興趣的莊海華對自己的期許很單純,希望自己以後是個好醫師,對病人能完善照顧。

如果更多醫學生不只關心學業,相信台灣未來的社會還會有更多好醫師與公衛人才。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