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工作人寫真記事

<spanclass=’Doc1’>勇敢踩煞車,</span>

<spanclass=’Doc1’>我看到生命不同的風景</span>

我踏入職場已有十餘年,前三分之二的時間,我埋首工作,致力當個女強人,以符合這社會對成功的定義。30歲那年,我在歐洲遊學半年,從此,我的人生有了不同的風景。

我21歲進入職場,待過出版社、禮品業。1990年代,台灣的公關業剛萌芽,這個行業的豐富性很吸引我。我陸續待過公關基金會、達豐公關及奧美公關。

我選了一個自己很喜歡的工作,為了一圓學生時代夢想當女強人的願望,我每天努力工作,工作的目標是為了取得客戶與公司的肯定,以及不斷晉升的職銜光環。

我的生活重心就是工作,平均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今天辦高科技記者會、明天辦服裝秀、後天要辦金融業活動,工作內容豐富有趣。我假日工作,生病工作,失戀也工作。當時我沒有埋怨,沒有懷疑過工作對我的價值,有的也只是跟朋友發發牢騷,吐吐苦水,然後又投入工作。

30歲那年,我離開達豐公關,想讓自己喘息一下,就到歐洲遊學半年,加強語言能力,同時也參加了一個短期行銷公關的課程。

午餐時,我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們在公園草地啃麵包,一邊看著天上的雲朵緩慢的飄動,我突然驚覺,我這輩子從來不曾這麼輕鬆快樂,原來生活的滋味可以是如此簡單自在。

我在英國讀著朋友遠從台北捎來的明信片,盡是工作的不如意和客戶的難纏。我想,如果我沒有離開,肯定也是在那種輪迴裡不斷地翻轉,無法體會生活的甜美。

回台灣後,我讓我的人生不只有工作,除了旅行之外,我開始運動、寫作、烹飪、攝影,發現我其他方面的潛能,去體會生活的豐富性。

不過,我並沒有因此就不工作。我到奧美公關任職,將我在遊學所學運用到工作上。半年後,我升任經理,進入了管理階層,工作上有進一步的提升。

重回職場,責任加重,工作的時間當然又如往常一樣,超時工作。休假是奢侈的事,為了能出國休假,出發前得拼命加班,把進度趕上,回來後再繼續加班。

我在奧美公關算是二進二出。我記得去年春天走過華納威秀,一排排的樹開始發新芽,充滿了生命力,我只能忙著處理客戶的來電,匆匆走過,卻無暇駐足欣賞。

我本來有機會再次得到職務上的晉升,但我想,我工作的精彩度已經有85分了,再進一步,我就可以達到90分,但為了那5分,我得付出更多時間與體力,才能更有突破。我如果沒有出走的經驗,肯定會執著於要得到那5分,但幾經忙碌工作與充實生活的兩相體驗,現在的我非常清楚我要平衡的工作與生活。

離開奧美後,我到雲南、西藏、四川旅行了兩個月,尤其是在西藏的那段期間,人與人之間無距離的真摯付出,與天地山水自然之美,常常讓我感動落淚,那是在辦公室裡做一百個專案也體會不到的。

我很希望在40歲之後,可以當個業餘作家,記錄生命之美,並且在中國從事兒童公益。現在,我即將在上海展開新的工作與生活,對大部分人來說,那是事業的舞台,對我來說,則是新的機會,讓我可以累積寫作經驗和社會資源。

現在的我,好快樂,好豐富。朋友都很羨慕我,怎麼捨得放掉原有的資源,我想說,勇敢踩煞車,欣賞除了工作以外的生命風景很重要,這讓你的回憶不只有工作。踩煞車一點都不難,只要敢於行動。我也相信,我所擁有過的資源不會消失,我所做的每件事都是播種,有一天一定會開花結果。

<spanclass=’Doc’>張美蓮小檔案</span>

35歲,處女座,世新廣電科畢業。

現職:亞洲嘉軒公司企劃經理。

工作中最有成就的事:為客戶提供最好服務,讓客戶感受到公關人的專業。

我的夢想:期待自己四十而不惑,當個業餘作家,並且從事公益活動。

送給工作人的話:人生不一定要急速追尋成功,勇敢踩煞車,你會欣賞到不同的風景與體會不同的感動。

<spanclass=’Doc1’>享受知識與收入的雙料白金</span>

我是理律律師事務所律師,我的專業是專利代理人,主要工作內容是為委託人處理專利申請、專利執行、專利授權以及專利訴訟。

在一般電影裡的情節,律師工作最精彩刺激的就是出庭打官司,在法庭內運用縝密完美的法律語言,為委託人辯護,爭取勝訴。而我實際的工作狀況是處理非訴訟案,也就是申請、執行、授權專利,其實需要出庭的專利訴訟案比例只占十分之一,訴訟處理通常是最後的手段。

我對工作的熱情,來自於追尋知識、運用知識、並且得到實質的豐厚收入。我覺得法律真是奧妙的知識,不同國家有不同法律制度,法律演繹的細膩度也不同,光是專利法這個領域,就有探尋不完的知識與樂趣。

我享受學習,並且透過工作的執行與磨練,我一步步去體會什麼是談判、什麼是專案整合、如何用英語溝通、拉高國際視野,那些原本躺在浩瀚書海中的觀念,一件件被我活用在工作上,貼近我的生活。

不諱言地,律師職業所擁有的高社會地位、專業形象與豐厚的收入,也是我努力工作的動力之一。

法律是我的第二專長,我的第一個工作是在工程公司擔任專案工程師,能夠從事律師工作,說起來有點波折,但卻又很幸運。

我大學就讀台大機械系,大二時就想轉法律系,但家人不贊成,希望孩子們不要碰法律、政治。但我覺得法律是一種時代語言,並且充滿在我們的生活中,例如,紅綠燈號誌故障,導致交通意外受傷,人民是可申請賠償的。如果懂得法律,可以維護自身權利,也可以幫助別人。

為尊重家裡的意見,我讀完機械系,考上機械所,之後去當兵。退伍後,考上台大推廣部法律系,白天當工程師,晚上讀書,因為沒影響工作,家人也就不那麼反對。後來考量到原有工作發展的限制,決定辭職準備律師資格考。我在法律系三年級上學期考到律師資格。接著理律律師事務所招考律師,我也幸運的考進來,就順理成章從事律師工作。

轉業後,我的視野更寬廣,從事專利代理人,除了運用理工與法律背景,我也接觸到商業層面,為了再提高我的視野,我在去年6月拿到法律學士前,又以一般生的身份,於去年4月考上台大商研所。未來我希望能做到科技、法律與商業全方位的專業。

考法律系與商研所,我各花3星期準備,而且白天都有工作。律師資格考則是花3個月補習,3個月自修,我的秘訣是「有多少籌碼做多少事」。我以時數來計算我有多少時間可準備,不以天來計算。在幾個考試科目當中,我對什麼最有把握,哪項最弱,去分配閱讀的時間。我找考古題做演練,向前輩請教方向重點。策略與方向決定之後,嚴格執行,因為我的時間不多,不容許我怠惰。

現在,我平均一天工作12小時,下了班還要讀書,我付出的代價是犧牲健康與友情。如今我的工作與課業漸漸上軌道了,我的新年新希望是能多給自己時間運動,以及找回失聯的朋友。

<spanclass=’Doc’>朱柏璁小檔案</span>

31歲,巨蟹座,台大機械碩士,台大法律學士,現就讀台大商研所研一。

現職:理律律師事務所律師。

工作中最有成就的事:透過專利授權談判過程,使客戶與被授權商達到雙贏的目標。

我的夢想:作媽媽的後盾,讓媽媽早日有足夠的經濟能力與時間去幫助別人,完成媽媽的心願。

送給工作人的話:結果不能反映努力的全部,享受追求成功的過程比較重要。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