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對不起,他在科威特

近幾年是美國的多事之秋,再加上景氣未見明朗、還有被徵召上前線的可能,許多上班族工作起來常常是意興闌珊。那群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工作狂,突然之間都不見了……

32歲的巴特.克勞福(BartCrawford)從滿桌的文件資料中挖出電話筒,一面繼續敲鍵盤,一面打起精神應付電話那頭的客戶,對方嘰哩嘎啦講了一堆什麼的,巴特盡量掩飾自己在狀況外的窘境,一面用腳拖開一旁的大抽屜,胡亂翻找著能夠解圍的文件。

巴特的公司提供資訊系統解決方案的服務,他們這組5個人負責的案子,主要是美國國防部附屬單位的資訊現代化、以及系統共享的設計。在他的主管泰德.墨頓(TedMorton)被軍方徵召之前,他從來沒聽說這家什麼公司也是他們的客戶。

巴特用肩膀夾著電話,毫無指望地翻著一櫃泰德留下來的檔案。對方急著要人過去處理出狀況的電腦系統,但巴特需要先找出當初的合約內容。最後對方火了,堅持要找原來負責的主管,巴特也火了,「對不起,他在科威特。」

<spanclass=’Doc’>主管在科威特</span>

巴特從幾星期前開始負責原部門主管泰德的業務。曾擔任美國空軍的泰德接到美軍徵召令之後10天就整裝前往中東地區,為可能發生的美伊戰爭做準備。「10天!泰德連回伊利諾州老家告別父母的時間都不夠了,更別說交接工作了。」巴特癱在辦公桌後面,雖然不怪他的主管,但難掩工作量莫名增加的沮喪和不平。尤其泰德的職位名義上由其它部門主管兼代,但實際工作卻轉嫁到他身上。

全美國有數萬個辦公室正上演著這樣的戲碼:戰爭還沒開打,就已經被戰火波及。美國國防部到2月12號為止,共動員超過15萬名預備役士官兵和國家警察隊人員轉入現役。一旦正式開戰,預計最少還會再動員十多萬人;1991年波灣戰爭,美國就召集了超過26萬預備役部隊。

21世紀的戰爭形態改變,戰士的面貌當然也改變了。在高科技戰役的時代,許多情報官、資訊官、策略分析師、中低階指揮官除役之後,轉入民營機構,變成白領階級的比例越來越高。就像36歲的泰德,4年前加入維吉尼亞州這家提供系統整合服務的資訊公司,因為熟悉軍方系統的運作,為公司爭取到幾個國防部的案子,因此很快升為企劃經理,帶領部門包括巴特在內的5個成員。

「他老兄真慘!」巴特同情地說,「山姆大叔每個月只付他4千塊美金左右,跟這裡的收入差太多了,連讓他付房貸、車貸都不夠。」

由於國防部的薪水一切按階級來,被徵召的士官兵除了被迫離開家人和正常生活外,還要承受家庭收入減少的損失。一些較仁厚的大公司如J.P.MorganChase(摩根大通),願意為暫時被調離職位的員工補足原薪資與軍餉的差異,「但是像我們這種二十幾個人的小公司,大家自身都難保了。」

<spanclass=’Doc’>茶水間的工作經</span>

巴特到茶水間泡了一杯即溶咖啡,準備端回自己的辦公隔間裡喝;他說公司營運好不好,看茶水間就知道了。這家公司的茶水間異常寬大,事實上員工都稱它為娛樂室,因為這裡不但有沙發、電視、冷飲零食自動販賣機、報紙雜誌架,還有許多員工帶來的益智玩具,甚至一個手動的遊戲桌臺。

「兩年前公司生意好,大家手上案子多,娛樂室反而總是熱鬧哄哄的;在這裡跟同事玩益智遊戲,代表你工作游刃有餘,那才叫酷。現在景氣差了,大家手上案子少了、時間多了,反而沒人敢在娛樂室多待。老闆看著呢,沒事做的話,下一個資遣的就是你。」

公司的氣壓明顯地比兩年前低很多。很奇怪,同樣是這群三十多歲積極進取又愛搞怪的資訊人,但公司氣氛變了,連茶水間的話題也變了。「如果是兩年前冬天,我們一定在講誰去加拿大滑雪,誰又去加勒比海避寒;我不敢相信昨天我竟然和同事在聊油價又漲了幾毛。」巴特搖著頭說。

過去最常被用作電玩螢幕的35吋電視,不知被誰轉到CNN頻道,而新聞毫無意外地從聯合國連線到巴格達再轉回美國白宮,美國總統布希不耐煩地批評伊拉克再次違反聯合國武檢協議,並誓言要解除伊拉克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巴特拿起搖控器,「我希望他要打趕快打,打完不管怎麼樣,景氣一定會觸底反彈。」他的臉上露出和布希一樣多的不耐,關掉電視,快步離開茶水間。

<spanclass=’Doc’>玩不起跳槽的遊戲</span>

和許多上班族一樣,巴特對現在的工作和公司並不滿意,想換工作的念頭已經有好一陣了。他在網路上丟過履歷表,但大公司對於眼前不確定的情勢大都保守以對,一方面新案子不多,一方面輕易離職的人也少了,就算有人離職可能也遇缺不補。他所收到回應都來自和現在規模差不多的公司,巴特怕自己會從砂鍋跳進火鍋,所以決定暫時按兵不動。

「問題就在於,現在每個人要的都是同樣的東西——安全感、保障,所以就業市場像死水一樣完全不流動。」巴特說這是一家獵人頭公司的人告訴他的。

根據《華盛頓郵報》粗略統計,2000年一般中型資訊科技公司員工的年流動率高達25%,但今年已經降到5%上下。換句話說,景氣好、機會多的時候,許多人都自信滿滿;只要看老闆不順眼,先辭職再說。但現在大環境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讓人覺得再也玩不起任性跳槽的遊戲。

舉例來看,總部設在維吉尼亞州的老牌大型的房貸金融資產公司FreddieMac在2000年時員工流動率為13%;公司為了留住人才,並盡快補進傑出人員,凡是中高階主管被慰留或引介人選經任用者,都贈送一部福斯的小金龜車。過去兩、三年景氣一路走軟,2002年FreddieMac員工流動率降到3.5%,比歷史平均的6%還低,甚至許多過去跳槽到達康公司的員工,都頻頻探詢回來的可能性;拉風的小金龜車自然也就不用再送了。

在不確定的年代,像FreddieMac這樣雇員工超過4千人的大型公司就像是安全的避風港。曾經也想跳槽到小型達康公司打自己天下的巴特,現在也不禁承認,「大小的確有關係!」

<spanclass=’Doc’>軍火公司一枝獨秀</span>

又是一陣亂忙之後,巴特坐下來喘口氣,喝著冷掉的咖啡。雖然目前礙於形勢,勉強待在不甚滿意的工作,但他是很會為自己振作精神的人。

桌面第一個抽屜拉開,巴特小心翼翼地展露他的秘密花園。這裡放的是巴特有興趣跳槽的公司的資料,例如在最上面是一本剛出爐的《富比士》雜誌,封面是「2003年美國最好的大公司」。獲選為年度風雲公司的NorthropGrummanCorp.是美國最大的軍火武器公司之一。

看著雜誌封面NorthropGrumman的總裁站在戰機前;巴特閃閃發光的眼裡露出笑意說,「這是我的第一志願。」

巴特的專長是系統整合程式設計,過去兩年做國防部的案子讓他對軍事科技產生濃厚的興趣。眼前在開戰的陰影下,百業待舉只有軍火武器公司一枝獨秀,更加強了他想跳槽的動機。

「你相信嗎?他們現在有700多個工作缺,在找人!」巴特不急,他相信在這個互不信任的時代,各個國家,「包括你們台灣」,對武器的需求只會越來越大。他正透過朋友瞭解NorthropGrumman要招募怎樣的人,需要怎樣的工作技能,如果自己有所不足,可以趕快補強,他一定要在適當時機一標中的。

「還有這家公司也不錯!」巴特繼續從抽屜翻出LockheedMartinCorp(洛克西德馬汀集團)的相關剪報,興致勃勃地正準備說下去....。突然,他的代理主管出現在他的辦公區前,要求巴特立刻對某個客戶的案子向他做簡報;顯然也對巴克一個下午都有訪客在旁,感到不悅。

代理經理才一轉身,巴特就壓低了聲音不以為然地說:「他以為他是我老闆!」

很明顯地,上班談離職、工作不專心、對主管不尊重的巴特絕不是這家公司的模範員工,但比起其它在景氣低迷下動彈不得又灰心喪志的人,巴特講到工作還是容光煥發。他沒有放棄相信「工作應該是個人的、對自己有意義的。」、「工作應該是做自己喜歡的事。」

在關上他的秘密花園之前,巴特再瞄一眼《富比士》雜誌的封面,滿意地哼著說,「我才是我自己的老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