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動畫師的苦與樂

雖然要超時工作,又要犧牲睡眠與家庭,但這群動畫師們仍樂此不疲,因為這是個想像可以無邊無際,快意馳騁的動畫世界。

大家都愛看卡通,但是,你瞭解動畫師的生活嗎?

神話裡常用「天上一日,地上千年」來譬喻時間在兩個世界中的不對稱性。有趣的是,動畫師的工作也是如此。在每秒連續播放30格畫面的速度中,你一眨眼看到的影像,背後卻是許多動畫師日以繼夜,投注大量時間、精力,才能完成的複雜工程。

於是,怎麼形容動畫師這個族群呢?在台灣最大動畫代工基地——宏廣,人力資源經理古禮烘笑著說:「一群瘋子在這裡工作」。事實上,宏廣最初取的英文名字就是“cuckoonest”——杜鵑窩。

首先,動畫師有自己的作息模式。在卡通的製作流程中,只要前製企劃稍有耽擱,時間壓力就落在動畫師身上。為了趕交期,不讓客戶開天窗,沒日沒夜工作成了家常便飯。忙起來,「我媽媽常常一禮拜看不到我一次面,」入行十多年,西基動畫技術指導蔡水文揉揉眼睛笑笑說。

要把一個表情拆成幾十個精確的分解動作,動畫師經常得對著鏡子齜牙列嘴,反覆模擬線條。不明所以的人經過,還真會被他們嚇一大跳。

既要超時工作,又要犧牲睡眠與家庭,說起來,這行實在很辛苦。為什麼還有許多人願意投入,趨之若鶩?

因為這是個想像可以無邊無際,快意馳騁的世界。

就像個導演魔法師,動畫師用想像力玩燈光、玩場景,天馬行空設計人物的造型。打開音樂,「一個人悶起來,就能完成一部小短片,」龍眾新媒體資深動畫指導林倩女文生動地描述。

<spanclass=’Doc’>動畫師與電影迷

</span>

這樣的魅力,很容易讓人一頭栽進,全然忘卻時間。

而一個頂尖的動畫師,不只需要繪圖技術優秀,更必須精確掌握場景與人物情緒。因此動畫師的普遍特色是:他們都很喜歡看電影,也從電影中找靈感。

擔任美國夢工廠動畫總監的華人許誠毅,有一次接受媒體採訪就談到,在電影《史瑞克》最後一幕,當公主下定決心,對史瑞克坦承美貌不再時,臉上的深刻表情,令許多觀眾都為之動容。

但為了傳遞這一刻的神韻,許誠毅其實花了很長時間摸索。直到他看了黎明與張曼玉合演的《甜蜜蜜》。多年以後,當張曼玉與黎明再度在街頭相遇,百般複雜的心緒,最後都化作張曼玉深吐一口氣,緊接著臉上綻放的微笑。許誠毅才發現:「這就是我要的答案!」

你或許會好奇,什麼樣的人可以當動畫師?

隨電腦3D動畫興起,許多資訊科系畢業的學生都躍躍欲試。但蔡水文認為,背景、學歷都不是關鍵,最重要的,還是美術與審美能力。「缺乏對視覺想像的人,會很痛苦,」他說。

有經驗的動畫師,只要瞄一眼就知道哪裡少了一格,為什麼動作不連貫,這樣的專業需要時間累積,也很難一步登天。

<spanclass=’Doc’>興趣最重要

</span>

譬如在宏廣,古禮烘說,基本動畫技術養成就需要一年,學習階段的薪資通常很低,只在2萬元上下。但一旦通過試煉,往後作品就以量計價。動畫師的待遇差異很大,一流的動畫師,年薪百萬不稀奇。如果選擇每天規律地畫8小時,平均月薪可達四、五萬,也相當一般上班族的水準。

蔡水文也同意,只要努力,收入優渥不是難事。重點是:「你要當成藝術家的工作,而不是作業員。」他最痛苦的事,莫過於跟下屬溝通時,對方「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動畫師是可以做終身職的,但興趣非常重要,」他說。

只有靠耐心、過人的精力與熱誠,才能在動畫領域出人頭地。

因為工作時間長,動畫師難免有些專屬的「職業病」。比如,長期使用滑鼠,造成肩膀酸痛的「老鼠肩」;或眼睛長時間盯著畫面不放,對視力也有傷害。

但所有付出的代價,都比不上當作品在眾人眼前呈現時,在場觀眾「幹得好!」的熱烈眼神。

每年,美國數位圖像協會(SIGGRAPH)舉辦的「國際媒體藝術暨動畫創作發表會」,是全球動畫好手齊聚一堂的盛事。主辦單位會集結全世界最棒的動畫片段放映,驚嘆、讚美之聲不絕會場。

林倩妏的想法,或許正代表所有動畫師的心聲:「每次看完都覺得,待在這行業是對的,回來又可以再拼一年!」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