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五本緩慢的藍調

英國有一種專業,叫做「索引」(index),工作是為書編目錄、作註解。通常,買書的人瞥見了作者、略詳了內容,根本不會去注意誰負責了索引,像出版環節裡,那一大串「沈默的供應鏈」。但,這的確是一種專業,名片上甚至會印著「索引人」。

法國學術地位頗有份量的「巴黎社會科學高等學院」,現代建築風格的大樓中,有一組人,他們的集體工作是「編字典」,5年間,十幾個人一天工作8小時,進度從A編到了H。據說,若不是因為四分之一的編輯們陸續罹患了因過度寂寞引發的精神官能症,進度應該可以追趕到L或M這兩個字母了。

張大春在新出版的《NetandBooks5——詞典的兩個世界》裡,描述他在電台網站上,與從未見面的聽眾下一盤「找資料」的棋,棋局是雙方先設定一個學術領域,例如「文史資料裡的植物」,然後由一方提供一則資料,另一方再以可以融通的關鍵字詞,回應另一則資料。

棋局走了不久,張大春就被百年前一個「大芋頭」的說法卡住了,他不願意棄子認輸,卻不免自問:「人生在世,總還有比這個問題更值得勞心費力的事罷?」

這句話,就像我第一眼看到《NetandBooks5——詞典的兩個世界》的感覺,這是一個火速向前的年代,產品的研發,連工作平台都可以6個月更換一次,居然有一群人,為了說明「詞典」和「字典」有什麼差別?詞典有多少種類?為什麼每個人都需要詞典?精心策劃出版了這樣一本雜誌書。

從《NetandBooks》第一期出版,就不知該如何為它定位?可是總是一期一期的想買,到了這一期,翻讀一遍,甚至想起身鼓掌,為了在這樣一個ICQ的年代,人人把「這樣子」寫成「降子」、18種笑臉A符號外加:),簡潔、精確到幾乎不須動用鍵盤key文字,卻仍有一群人,受不了電視上「改弦易轍」被寫成「改玄議策」,或是「遣返」成了「潛返」、「幸好」成了「倖好」,決定出錢出力,提出這樣一個大哉問:「不使用詞典,你會錯過什麼?失去什麼?」

我的答案,完全可以引用米蘭.昆德拉那本沒有引起太大迴響的書《緩慢》(LaLenteur):「為什麼緩慢的樂趣消失了呢?以前那些閒逛的人們到那裡去了?那些民謠小曲中所歌詠的漂泊英雄,那些遊蕩於磨坊、風車之間,酣睡在星座之下的流浪者,他們到那裡去了?」

詞典?這樣一件不引人注意、不令人興奮的主題,像深夜靜巷子角落傳來的低沈藍調,絲毫沒有追趕的意圖,只是輕輕問一聲;你是否還有餘裕,享受這緩慢的美感?

架上始終擺著那本磨損發白的《國語日報辭典》,那就是我的藍調、我的緩慢。現在又多了這本《NetandBooks》,從法國、閱讀、詩、愛情,一路來到了「詞典」,再熱門的主題也冷澀的處理,更何況冷颼颼的學問。

學法文的中國人、學漢語的法國人,很少人家裡不擺著一本《利氏漢法辭典》,我也因為工作關係,親自去拜訪過台北利氏學社的魏明德神父,任何時候去,都能夠體會郝明義(發行人)描述的:「走出那個佈滿著時間塵沙的空間,在辛亥路的人行道邊,我要盡最大的呼吸才能控制助自己的心情。」

真的,沒有幾個人記得王永慶的「萬言書」,可是當手機簡訊傳來:「杉菜和道明寺會成功嗎?」你知道,你需要一本詞典,才能明白藍調為何存在?

<spanclass=’Doc1’>NetandBooks

</span>

包含一本平面刊物(不定期陸續出版)、一個網站:www.netandbooks.com

不可不讀:

●NetandBooks5:

《詞典的兩個世界》

●NetandBooks4:

《做愛情》

●NetandBooks3:

《財富地圖》

●NetandBooks2:

《詩戀Pi》

●NetandBooks1:

《閱讀的面貌》

●NetandBooks0試刊號:《閱讀法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