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眾人歡迎的non-threatening風格

有一陣子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必須代表台灣參加國際性的學術組織,UniversityMobilityintheAsiaPacific(UMAP)就是其中一個。那個組織的會員國以亞太地區的國家(至今中共仍未正式參與)為主,日、韓、台、新、港、泰、菲、馬、印尼、澳、紐等皆是,但由於美國、加拿大也自認為太平洋彼端的國家,因此也積極加入參與。

這個組織主要商討亞太地區大學學生們的互相交換與交流參訪,會議語言當然也以英文為主。說英文嘛!只是要非母語環境的人,大抵只能應付一般性的社交事務,至於要涉及到談判權益或擬定條約等深層的事務,則殊難應付。但對於母語出身的澳、紐、美、加代表們而言,則輕鬆自在如魚得水。

<spanclass=’Doc’>無所不在的白人優越感

</span>

話說Dr.RichardBraddock是UMAP澳洲代表,也負責澳洲APEC教育人才的業務,與亞洲各國代表的互動經驗豐富。私底下,我曾經與泰國、日本等非英語系國家的代表們打聽過,誰是英語系國家代表中最容易與他國代表和平相處、又能尊重對方且可以讓對方不感自卑的人?很多人都不約而同的讚美Dr.Braddock。

這個眾人的決定倒是非常符合我在會議上對他個人的觀察。他已年近六十,在澳洲雪梨的Macquarie大學管理學院擔任教授,著作等身,教學經驗豐富,但最重要的是他發言時沒有一付咄咄逼人的白人優越意識外張的行為(很多操母語的英語系國家代表常常如此),譬如他說話不疾不徐,眼睛會很誠懇的注視對方,而在傾聽非英語系國家代表以各國腔調的英文表達意見時,他看來是很有耐心的,或點頭表示同意,或報以微笑,低頭做筆記;遇到不是瞭解的時候,就以一種謙遜的口吻說:「可能我會錯意了,或者我沒有注意聽的緣故,您剛才講的那一點是不是可以再為我澄清一下呢?」遇到澳洲國家不贊成的觀點,他則委婉的表示(一般英語系國家就會直截了當、斬釘截鐵且口氣強硬)說:「如果要我們真正為下一代人類著想的話,是否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考慮呢?而這個角度是……。」

會議中間如遇上休息的茶點時段,一般英語系代表就自成小圈圈交談著,但Dr.Braddock會主動加入非英語系國家代表群中,耐性的聽他們的brokenEnglish(爛英文),有時會以老師的口吻親切而緩慢的說出一些較少用的英文字,甚至為了讓大家聽的正確些,還會將那些艱澀字詞一五一十拼出字母來給大家聽。

<spanclass=’Doc’>不具威脅性的人

</span>

我想了半天,不知要用什麼字眼來形容他那受人歡迎又有見樹的特質?靈機一動,才找一個所謂不具威脅(non-threatening)的字眼。對了,他就是那樣對人不產生威脅感的,因此別人對他也沒有戴上防衛意識的面具。

本來,人群組織中的個人很容易戴上面具來抵禦外侮的:所謂外侮就是那些不具親切性、甚至是鬱卒的臉孔、逼人至死角的犀利語言、懶得理你的不在乎表情、缺乏耐性的模樣、或者冷漠無情的面孔等。如果內心中已有一份沈入心底的自卑情節(譬如學非所用、英語非母語等)作祟,鞏固自我領導的面具厚度將無以復加。

<spanclass=’Doc’>溫暖的個性,衝破銅牆鐵壁

</span>

組織中不具威脅的人為何可以衝破銅牆鐵壁似的人之面具呢?

首先,他的態度溫和,說話不快不慢(稍慢些無妨),咬字清楚,不會讓人聽不懂他所要講的內容。

其次,他會專心傾聽別人的意見,注視對方說話的樣子,用筆記下別人的話。

當然,他不急著表達個人意見,他是很耐心的等待別人說完話後才爭取同意表達自己的想法。

更重要的是,遇有與人不同意見時,他會從更宏觀的角度請求別人從另類觀點思考,換句話說,非但不強硬推銷己見,反而站在理性思維的觀點嘗試溝通釐清雙方歧見。

組織中為了個人的利益(如升遷的加速、獎金紅利的分配),人與人之間的心牆已逐漸增厚。國與國之間的大型組織,自古以來更為了利益征戰頻仍。這可對人們的生活品質是沒有向上提昇效用的。

因此,如果要成功的立足於人群中,且又要擁有快樂幸福感的話,做個non-threatening的人倒是不錯的選擇。我想Dr.Braddock就是這種人的代表了!

(作者徐木蘭現為台大工商管理學系教授)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