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金錢遊戲的頑強挑戰者

911的重創以及戰爭的陰影,華爾街榮光不再。去年紐約市的證券金融業資遣了7萬人,標準普爾指數比起2000年的全盛時期跌了近五成。在交易廳裡站了22年的吳偉,卻風雨不驚地說,他看過更糟的,「我們會沒事。」

世界上恐怕很少有人的工作壓力比華爾街的交易員更大、更直接的。

七點半不到,吳偉已經坐在麗晶華爾街大飯店和客戶吃早餐,精緻奢華的餐廳裡到處充滿吱吱喳喳的討論聲,快速交換從昨天收盤到今天開盤前的市場動態;強力早餐、強力消費、強力講行動電話,華爾街的一天在這裡展開。

<spanclass=’Doc’>如厄夜叢林的證券交易廳

</span>

吳偉13歲隨著家人從台北移民到紐約的近郊,雖然不算啣著金湯匙出生,但家族中有貿易商、有銀行家,因此金錢遊戲對他來說從不陌生。羅格斯大學(Rutgers)三年級的暑假他到華爾街實習,一進到證券交易廳,吳偉就知道自己屬於這裡。從大學四年級,他就開始為Kalb工作,短短4年,就成為這家公司的合夥人,並且在1984年成為美國證券交易所的選擇權交易員。5年前,他們的公司以極優越的條件與BearWagnerSpecialistsLLC合併,吳偉也成為這家美國證券交易所最大的選擇權交易商的資深經理人。

八點二十五分,吳偉抵達美國證券交易所會議室,與公司其他二十多個交易員傳授最後的教戰守則,並在電話上向大客戶做開盤前的預測。八點五十,在亞曼尼的西裝上別上美國證券交易所的交易員名牌,步向交易大廳,準備九點半戰役開始。

第一次進到交易廳的人,移動時要特別小心,除了要很有技巧避開交易員摔電話、摔資料的大動作,千萬注意別蹲下去繫鞋帶或揀東西,因為匆忙奔走的交易員會毫不猶豫從你身上踩過去。如果聽到身邊有人怒聲詛咒,不要怕,他可能在詛咒葛林斯潘或巴黎銀行的總裁,但就是跟你無關。

工作中的吳偉面無表情、眼睛緊盯桌上的三個電腦螢幕,像保存體力的雄獅等待獵物出現;忽然,角落有人大喊一個數字,立刻整個交易區像被炸彈炸到一樣,五、六十個人同時對空揮舞咆嘯某個價格數量,吳偉同時接起兩支電話,雙手在電腦鍵盤上飛舞,「成交!」,這筆交易幫客戶賺了70萬美金。吳偉鎮定的姿態和犀利的眼神,讓人聯想到有著驚人爆發力的殺手。

吳偉說,就是這種近身肉搏戰讓他著迷,輸與贏就差那麼一點點,「就像賭博,多好玩!尤其是別人出錢讓我去賭,賭贏了還有酬勞可拿。」

<spanclass=’Doc’>年收入7位數,憂鬱症比一般人高出4倍

</span>

吳偉說話極快,沒有高低語調,簡直就像電腦01010的訊號,而且句子極短,說完嘎然而止,沒有廢話。「在交易廳裡,每個人都很快速、嘈雜、兇悍,每一次喊價可能同時要與五、六十個人競爭,你不但要讓自己被聽到,更要百分之一千的肯定,才能讓對方在二分之一秒內決定買你的帳。」

很多人會羨慕吳偉,至少羨慕他7位數字(美金)的年收入,但很少人能夠承受像他一樣的工作壓力。美國《商業週刊》引述一位長期研究金融界人士壓力的心理醫師AldenCass說,年輕的華爾街人患憂鬱症的比例比全國平均高出4倍;財務恐慌、濫用藥物、家庭生活失調是最大的困擾。而在景氣不佳時,交易員自殺的例子更時有所聞。

已是華爾街老鳥的吳偉說,最重要的是有健康的態度。「我工作的時候只看到數字(不是錢),就像做數學題,在最短時間內把數字推估到最精確,低買高賣就對了。」

「你不可能每天都贏,每天都賺錢;你要每天確定賺錢的話,就去當公務員或是去公司上班。輸沒有關係,只要贏的時候比輸的時候多,你就存活得下去。」

下午四點,鈴聲大作,像裁判吹哨音般逼著選手面對比賽結果。引恨敗北的交易員粗魯地把不再有用資料往空中一拋,交易廳下起了一陣紙雨,吳偉收起交易員的名牌,毫無眷戀地快速離開這個殺戮戰場。

收盤之後的華爾街——這世界金融市場的大動脈,更顯得摩肩擦踵、人聲鼎沸,狹窄的石板街兩旁盡是高聳的銀行、證券公司,以及昂貴的律師事務所;而不遠的曼哈頓下城更有最時髦、最奢華、最尊貴的消費場所,滿足這些現代貴族揮霍的渴望。吳偉帶公司的幾個年輕交易員去HappyHour,順便讓他們見見芝加哥來的客戶。

十多年前吳偉就像他們一樣,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因為工作實在太刺激了,工作上的壓力與成就感就像打嗎啡一樣讓人欲罷不能;即使下了班,也把資料帶回家看。他工作的前三年總共只休了兩天假。除了沒命地工作,他也沒命地享受;他娛樂客戶也娛樂自己,有無數的狂歡夜晚,他醉到爬不進計程車回家。「那時候不知道,自己犧牲了家庭生活和健康。」

吳偉也不打算告訴這些年輕氣盛的華爾街新貴,就像交易絕竅無法口述傳授,很多教訓都必須自己付出代價才學得到。

喝完這杯馬丁尼,吳偉就要回家了。他很愛妻子和三個小孩,「這已經是第二次婚姻,確定不想要第三次。」吳偉半開玩笑地說。

<spanclass=’Doc’>你再偉大,也不會比市場大

</span>

「在華爾街工作當然就是為了錢,竭盡所能賺最多的錢。」吳偉說得直接了當,「但世界上還有比銀行帳戶更珍貴的東西。」911讓吳偉失去了一位相交半輩子的同業朋友。那個悲劇的早晨,朋友到他們經常去的世貿大樓頂層的一家餐廳「強力早餐」,從此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吳偉記得參加朋友喪禮時,看著兩個失去父親的孩子,想到自己年齡相仿的孩子,心中的感觸刻骨銘心。「有一天所有的一切也許就這樣結束了,世界不是由你算計的。」

2000年第二季開始,美國股市急轉直下,加上911的重創以及戰爭的陰影,華爾街榮光不再。去年紐約市的證券金融業資遣了7萬人,標準普爾指數比起2000年的全盛時期跌了將近五成,吳偉從事的選擇權交易的總成交量更劇降約七成。在交易廳裡站了22年的吳偉風雨不驚地說,他看過更糟的。

1987年美國金融史上著名的「黑色星期一」,股票總市值在一天內暴跌30%。在歇斯底里的群眾中,吳偉狠下心來買、買、再買,結果那天他們公司全年的獲利損失了86%。「你再偉大,也不會比市場大。」這次的震撼教育讓許多人再也不碰選擇權,但吳偉則是痛下決心,研究更多交易的避險策略。

對於當前這波不景氣,吳偉用慣用的極短直述句說,「我們會沒事。」

吳偉樂觀,因為他「需要」更多終極挑戰,而華爾街也因這種人而存在。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