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你在跟誰學英文?

引子:國內一些大學外文系的外師(外籍英語教師)時常會不經意流露出對東方人的歧視,譬如在課堂上公開講「台灣人不喜歡擦皮鞋」、「台灣人吃飯很大聲」等。── 中國時報

從12歲開始學英文,到大學畢業,不知換過多少不同的英文老師?有湖南鄉音的H、F不分,有閩南口音的L、R不清,也有課堂上完全用粉筆抄寫文法重點,不曾張開口說過整句英語的英文老師。

學英文,像是亞洲人的「全民運動」,身為四小龍之一的台灣人,我們的英文既沒有香港人的英國腔、也沒有新加坡人的專業馬來味,我們多半背過一本又一本的文法書,對動詞變化、介係詞、分詞、片語,甚至美國俚語,都蠻滾瓜爛熟,可是我們的英文還是很「破」,說起話來結結巴巴,即使穿了一身的BOSS西裝,也像一個毫無自信的鄉下土瓜。

<spanclass=’Doc’>說得一口好英文,是現在成功的必要條件

</span>

我們一直想找出時間,好好的把英文學起來。

滿街的美語補習班,明亮的報名櫃台、笑容可親的服務小姐、動輒上萬的學費,犧牲下班、週末休息時間,背生字、練發音,「說得一口好英文」幾乎是職場上,我們認為無可閃躲的成功必要條件。

的確,學好英文是一件越來越重要的事,但是,我們在跟誰學英文呢?

我見識過那種「會說話,就可以當老師」的外國人,來台灣是想學太極拳,賺生活費最容易就是教英文,甚至連義大利人半吊子英文也照樣教起英文,只因為他看起來是個「白人」,補習班照付他的鐘點費。

還有一種外國老師,在台灣一住20年,國語順溜得可以當你的中文老師,可是教起英文來,要不就尖酸刻薄、要不就自以為是,像是全天下他最聰明,從美國柯林頓罵到台灣陳水扁,你跟他學英文,學會了一肚子的憤世嫉俗。

另一種外籍英文老師,既不能教文法,因為他自己也常搞錯,也不能教發音,因為他口音太混濁,更沒有能力教寫作、閱讀,只好教「會話」,反正conversation來去,他想起什麼就說什麼,頭幾年,也許還為了班上幾個年輕漂亮妹妹,願意打起精神聊聊,到了後期,他甚至可以乾坐在講桌上,一邊喝著麥當勞的大杯可樂,一邊用一種消遣的姿態,既不糾正你也不示範對錯,就讓每一個學生輪流提供「台灣哪些地方好玩?怎麼去?」因為他下禮拜休假,需要免費資訊。

<spanclass=’Doc’>不是阿貓阿狗都可以教英文

</span>

這樣的老師還算好的,至少讓學生有機會發言,壯壯膽。更恐怖的是,我見過一種「外師」,他的會話課,只有他一個人在講,而且所有內容充滿「傲慢」與「偏見」。每個學生就只能低頭淺淺的笑,深深覺得自己被低估了,因為說不出「立法院」的英文名稱,他就批評你對政治無知,因為不知道茱莉亞.蘿柏絲的英文名字如何發音,彷彿你就是從不看電影,對娛樂新聞一竅不通。

我討厭二流「外師」,他們浪費了我的時間,還讓我誤以為學英文是一件困難的事。直到我出國唸書,才發現,教英文是一件專業的事,它需要方法與技術,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做的。

真的,你在跟誰學英文,比學不學英文還要重要。

(作者蕭蔓現為專欄作家)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