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穿著亞曼尼的藝術家

季裕棠和他的設計風格一樣多變;他可以是敏感纖細的、內斂敦厚的,他也可以是霸氣逼人、世故挑剔的;他有令人驚嘆的美感,又毫無疑問地深諳商業市場的運作。

如果你經常到世界各地出差旅行,你可能已經享用過紐約建築師季裕棠(TonyChi)所設計的空間。他的作品特別受到凱悅、希爾頓、文華、Inter-Continental等國際級飯店集團的激賞,在包括拉斯維加斯、倫敦、雪梨、杜拜、東京、台北、上海等近百個大都市,設計了將近500間餐廳。這個享譽國際的建築師一年有200天在外地旅行工作,但他仍然把紐約視為唯一的家。

季裕棠很堅持,「全世界我只能住在曼哈頓島上。」

<spanclass=’Doc’>成功的路只有一條

</span>

2002年的最後一天,季裕棠還在他的建築師事務所工作。當整個紐約市沸騰在送舊迎新的新年氣氛中,季裕棠和四季飯店談完生意後,還要準備新年過後馬上飛往漢城和開羅。

他把設計藍圖鋪在桌上,二十多年的設計經驗在他腦中安裝了虛擬實境的裝置;他仔細檢視一根一根的線條,遊走在或華麗或簡約的空間。需要靈感的時候,季裕棠習慣性地走近窗邊,撐著窗台從九樓工作室下眺;天色就要暗了!趕著最後一分鐘趕買派對用品和禮物的人車,幾乎將第五大道塞成停車場,一開窗,喧譁的人聲、店家播放的音樂、歇斯底里的喇吧聲,一下子全湧進室內。

「人在國外的時候,我最想念紐約的就是這種無所不在的嗡嗡嗡聲。那是紐約所有聲響的總合,是能量的聲音。」

從任何定義來檢視,季裕棠都是最標準的紐約客,有著典型「美國之夢」的傳奇故事。9歲隨著家人來到紐約,60年代的紐約下東城,各國移民、嬉皮和逃家者混雜,牆壁滿是塗鴨;季裕棠說,那時候並不知道自己貧窮。漸漸長大後,曝露在大城市的各種價值觀和生活型態中,屬於他個人的美國夢才慢慢成形。

年輕時,在他的心靈地圖上,紐約中央公園就像美式足球的得分區。「住在公園邊」承載著某種非常特殊的意義。奮鬥20年後,季裕棠終於達陣;他和妻子前一棟公寓就在中央公園以西的上西城,而他們目前居住的中央公園以南,是豪華禮車和出租馬車經常大排長龍的飯店區。

「通往物質成功的路只有一條,就是去做喜歡做的事,把它做到好。」

大學時,忠於興趣的他選擇了錢途不甚光明的藝術系,很自然地,在餐廳端盤子就成了輔系。畢業後的幾年工作很不穩定,他記得很清楚,那時一個星期的薪資只有96元,日子最難捱的時候,他就去餐廳打工,怎麼樣也不肯放棄畫設計圖。在大型建築師事務所工作的那幾年,雖然經濟改善,但當個小螺絲釘既看不到案子的完整全貌,又沒有任何掌控權,讓不太擅長妥協的他難以忍受。

1982年,他告訴自己「夠了!」決定放棄在組織中等待升遷的念頭,成敗靠自己一搏。和許多中國移民一樣,季裕棠想到開餐館;1983年他湊足一萬元本錢,開了一家跨界的中國料理餐聽,由自己設計。隔年,他用餐廳的盈餘,迫不及待地成立自己的設計公司TonyChi&Associates。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