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跨界出擊,市場價值倍增

綠樹成蔭的台北市敦化南路上,台塑商用辦公大樓7樓,可能是台灣律師密度最高的地方。全台最大律師事務所——理律,每天70多名西裝筆挺、提著厚重黑色公事包的律師,從這裡忙進穿梭到各地法院。

<spanclass=’Doc’>從防火業到執業律師</span>

專利部裡,61年次的朱柏璁也是其中之一。但和多數人歷程不同的是,朱柏璁是台灣大學機械研究所畢業,退伍後靠著邊工作邊念台大進修推廣部的法律學士班,還沒畢業就考上律師資格,進而順利轉入這一行。

在今年6月正式畢業前,他又以一般生資格,考上台大商學研究所碩士班,目前除了工作外,還要擠出時間學商業運作的知識與管理模式。「我希望能拉高自己未來處理商事訴訟案件時的視野,」他說。

朱柏璁從防火工程業裡的審標人員轉行成第一大律師事務所的執業律師,前後花了不過3年左右時間,一轉行薪水立刻增加了30%以上。他對學習的積極熱衷,充分顯示了在職進修對生涯轉換所能提供的推動力。

在台灣,由於律師資格考限定法學士的背景,讓許多對法律有興趣或有資質的人,大學聯考一旦錯過法律系,就難再轉行。最近幾年各校法律系陸續開出的在職進修班或推廣學士班,就成為許多人圓夢的途徑。

尤其科技專利與智慧財產權訴訟案件的大幅增加,更吸引許多理工背景出身的跨領域人才加入。

像和朱柏璁同一部門的另外兩位律師,大學或研究所也都不是法律系畢業,念的分別是電機與生化,但後來結合法律專業後,市場價值立刻倍增。

另一方面,現已執業的律師、法官、檢察官等專業法律人,面臨法律分工越來越細,以及理工科系跨界人才越來越多人加入的競爭趨勢,返校進修、補足其他產業知識的動機反而更強、更加殷切,因此也成為現今各校招生訴求的重點對象。

例如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雖然最早以培訓園區工程師具備法律雙專業能力,打下其在科技法律領域的龍頭地位,但事實上,現在招收的學生中,有一半是來自司法界的律師或法官。

<spanclass=’Doc’>一張證照難闖天下</span>

看準法界人士也有進修需求的這塊市場大餅,東吳大學去年招生的比重中,除了既有的20個名額給非法律背景者外,便大幅新增了60個名額,分成「比較法學」、「科技法律」、「大陸法律」三組,提供給具有法律背景之在職人士進修,首屆招生,超過三分之二的學生是律師、檢察官、法官,另外三分之一則是公證人、公務機關或是企業內部的法務人員。

「一張證照吃遍天下的時代已經過去,」東吳法律系教授潘維大指出,在法律分工越來越細的趨勢下,未來司法從業人員補強新知的需求將越來越強。今年3月的招生中,東吳就將再提高「科技法律組」與「大陸法律組」的錄取名額各5名。

另一方面,雖然法律在地運用的色彩強烈,但是在國際經貿領域中最常見的專利、智慧財產權訴訟,台灣企業被捲入的機會也越來越高。

交大科技法律所所長劉尚志便一直鼓勵已有法學專業背景的進修學生更應走出台灣,到國外去瞭解國際最新的訴訟趨勢,有機會也可順便取得當地律師執照,提高自己的競爭力。

例如美國紐約、加州等地區,許多大學的法學院只要進修一年後就可參加律師資格考試,門檻很低,「不像台灣是整人考試。」在劉尚志的鼓勵下,交大科法所目前就有4位學生到美國進修。

今年交大還預計新增一個組別——「國際科技法律組」,除了拉大課程設計的國際視野外,其中有24學分的課程將全部採取英語教學。

<spanclass=’Doc’>國際化的開課潮流</span>

無獨有偶地,國際化的開課訴求,今年也延燒到社會科學領域。

政治大學社會科學院今年將開出全台灣第一個「台灣研究英語學程」,預計招收30名學生,全學程以英語教學,其中10名鎖定外籍人士。

政大社科院院長高安邦指出,這個學程橫跨經濟、政治、社會各領域,訴求的本國生以需要接觸國際事務的傳播、外交領域的在職者為主,而外籍生除邦交國交換學生外,也包括在台經商、想瞭解台灣政經、文化制度的外籍人士。

此外,政大也打算以同樣模式再推出「大陸研究英語學程」,吸引包括行政部門、軍方、外籍人士等其他領域的人士進修。

事實上,在社會科學領域裡,各校目前無不挖空心思、想盡辦法來搶攻公務人員在職進修的市場。

除了規劃中的大陸研究學程外,政大「行政管理碩士學程」每年就招收了70名學生。為了擴大招收範圍,政大去年主動到軍方單位辦說明會,立刻吸引了6位將領級主管就讀,成效立現,因此今年要再擴大到警政單位舉辦,提高影響力。「畢竟時代改變了,我們也要調整!」高安邦說。

時代的確是改變了。因為連商管學院也加入搶攻公教進修市場。

去年元智大學、台大與政大的EMBA碩專班都分別新增了「公共管理組」、「高階公共管理組」與「非營利組織管理組」,吸引政府部門人員投入。

這幾個由商管科系籌設的碩專班,也都以「提供跨界管理視野」來吸引公部門學生,因此在課程設計上,有關財務管理、成本控制、策略管理等,對來自軍公教背景的進修生而言,不僅新鮮,在學習上的刺激意義更強。

<spanclass=’Doc’>公務員進修,橫向刺激大於直向晉升</span>

總統府機要室主任曾天賜就是去年台大第一屆高階公共管理組的學生,與他同班的還有勞委會副主委郭吉仁、國立中正文化中心主任朱宗慶。

在所有科目中,令曾天賜上的「最痛苦也最有心得」的就是會計學。痛苦是因為對學外交的他來說,一切得從頭學起,但弄通了、加上課堂上老師旁徵博引的個案深入分析,讓他對公部門的成本管理「更有警覺感,切身感更強」。

雖然他的工作性質與財務無關,唸書後,來自兩頭的壓力煎熬也讓生活品質降低很多,但一年下來,他還是覺得:「很有收穫,對觀念的啟發幫助很大。」

尤其現在看各種計畫的預算報表時,他也漸漸有提出質疑的分析能力。

因此雖然相較於其他領域進修者在進修後,有助於直向升遷或加薪,公務人員進修最大的意義卻在於「橫向專業的能量增強」,政大行政管理碩士學程執行長高永光說。

他分析,由於受限於公務升遷體系彈性變動較低,在進修後3到5年內升遷的機會可能不若其他領域進修者,但是對不同公務部門以及其他領域管理知識的增強,卻是最大的收穫。

高永光還預估,由於目前針對公務員量身訂做的進修課程仍未大量普及,未來選擇進修的公務人員還有可能越來越多。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