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盡力學習,但不苛求完美

高靖秋喜歡取笑自己是「四、五十歲的老學生」,但實際上,一頭俐落短髮,身材嬌小的她,不但看不出來已44歲,在帶領台北市立萬芳醫院500人的護理部團隊同時,她也是台北醫學大學護理學研究所老師眼中的「好學生」。

民國83年,高靖秋從台北醫學院調來籌辦萬芳醫院。護理部建置完成後,高靖秋鬆了一口氣,但也深深感到「被掏空的感覺,」她形容,於是興起強烈充電的念頭。

<spanclass=’Doc’>爭取同事支持</span>

兩年前,高靖秋順利考上北醫護研所。不過,在職進修的最大難題,就是兼顧學業與工作。尤其日夜三班的護理工作繁重,如何爭取同事支持更是一大考驗。

「我唸書是為了提升工作,」高靖秋很清楚兩者在心中的輕重。所以儘管醫院提供每週一天半公假,但只要沒課,高靖秋都會上班,有時不放心,下課後,她還會再回到醫院看看,也儘量不排私人休假。

有機會,她更不吝與同仁分享課堂上學得的知識,做為回饋。

工作近20年後又當起學生,高靖秋認為,重新有機會省思一些根本性的議題,對她收穫最大。

像「護理法律與倫理」,從前學校並不特別強調。但隨著醫病關係轉變,病人要求有選擇、有主導權,各種複雜情境都可能出現。這時候,主觀判定已經不夠,「沒有倫理觀,會做出很多傷害病人的事,卻不知道,」高靖秋感嘆。

只是她同時也發現,有些實務界沸沸揚揚的議題,學校還找不到答案。譬如各大醫院都在談裁減護理人力,到底對醫護品質有何影響?她很希望從理論基礎來討論。「學校應該主動瞭解、發掘這種需要,」她建議。

<spanclass=’Doc’>別得了學位,失了床位</span>

多數護理人員都是女性,說到在職進修,難免承受比男性更大的精神壓力。工作、學業、家庭都想得100分,蠟燭幾頭燒的結果,犧牲了健康,反而不符護理工作的使命。

修滿兩年課,準備開始寫論文的高靖秋,用一種輕鬆自在的態度來面對學習:「盡力,但不一定要求完美,」她說。

週末,雖然高靖秋也會希望先生把孩子帶走,好多點時間溫習功課,但她不會把學業表現變成逼人的負荷。「我的成績只要過了就好,」高靖秋設下基本目標,不緊張,表現反而經常超乎預期。

畢竟,在護理界流傳一個幽默卻十分傳神的說法:「不要得了學位、失了床位」。高靖秋笑著提醒,果真如此,那就得不償失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