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老師吹起在職進修風

從台灣頭到台灣尾,各級學校的老師們,近來蜂擁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在職進修大浪潮。為什麼?

「大風吹,吹什麼?吹,在職進修的老師!」

如果把這個兒時遊戲「搬」到各大學開設的教育、文史哲、藝術類碩士在職專班或是學分班,那麼,你會發現,一半以上的學員,都要站起來「到處亂走」了。

是的,從托兒所到中小學、商職、專科、技術學院,從台灣頭到台灣尾的各級學校,蜂擁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在職進修大浪潮。

不要懷疑,因為,即使是現任的技術學院講師、中小學教師,或是托兒所所長,都從平日繁忙的教學工作,擠出剩餘的時間,重回大學圖書館找資料、寫報告,當起學生。

<spanclass=’Doc’>知能升級</span>

「老師工作穩定,為什麼會去在職進修?」一般人狐疑。

首先,知識汰換速度太快。

外界環境變動太快,許多學校老師愈來愈發現,當初進到學校教書的知識,早已經不夠用,因此重回大學「升級」自己的專業教學技能與知識。

其二,許多資深老師進學校教書時,只有學士學位,但是這幾年,擁有碩士學位的新進老師不斷進入各級學校,碩士的敘薪起點比起學士要好,使得資深老師萌生在職進修拿碩士學位的動機。於是,各師範體系大學專為教師開設的教育碩士在職專班,或是各大學開設的教育、文史哲、藝術類在職專班,都很熱門。

其三,在高職或專科改制的衝擊之下,許多現任教師必須多取得其他科目的教學證書,才能教更多科目,增加自己的價值。為了因應教師需求,政治大學教師研習中心就開了很多「第二專長班」,比如電腦、日文、英文、歷史、數學等,讓現有的合格教師有機會取得其他專長的教學資格,以便「加科登記」。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講師于善祿指出,在九年一貫的新制度之下,許多老師被要求具備更廣泛的知識與技能,也促使許多老師到學校進修。光是北藝大戲劇系的學分班學生,一半以上都是中小學老師。

今年才取得政大英語系英語教學碩士學位(ETMA)的郭鴻淇,就是重回學校「進廠保養」、「升級專業知能」的例子。

任職中壢高商的郭鴻淇,教英文的資歷長達11年,之所以報考政大英語教學碩士在職專班,就是感於「在教學上,有些地方有瓶頸,而且有些東西,離開學校久了,會脫節,」他說。

由於政大英語教學碩士專班開在暑假,郭鴻淇考上之後,連續利用3個暑假的時間,每星期一到星期五,早上7點鐘從中壢出門,趕政大9點鐘的上課時間,下午5點才下課,每天6堂課,「體力上的負荷跟密集的課程,感覺上比教書還累,」郭鴻淇苦笑。

前一年,郭鴻淇並不特別覺得在教學上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是,慢慢地,他發現,過往覺得有瓶頸的地方,一一跳出新解決方法。

比如,以前他在大學時並沒有修過「字源學」,但是在政大的英語教學碩士在職專班,學到完整的理論與觀念。此外,「閱讀教學」課程,教導如何用理論來改良學生的不良閱讀習慣,對他的教學很有幫助。「比沒有念之前,教學上更有信心,當然,薪水也是有增加一點點啦,」郭鴻淇說。

政大英語系教授兼系主任陳超明指出,已有3年歷史的英語教學碩士在職專班,以具有英語教學經驗的人為主要招收對象。分析學生的背景,不少人是坊間英語補習班、語言中心的名師,也有中、小學老師。「這裡的目的是增進英文教學技巧,而不是英文能力,」陳超明指出。由於招收的對象非常「聚焦」,所以,「沒有教學經驗的人,很難考的上,」陳超明笑著說。

<spanclass=’Doc’>挖深專業基礎</span>

台灣的語言市場,相較於英語教學,日語也是一個學習大宗。

東吳大學日語系開設碩士在職專班已有3年。東吳大學日語系教授兼主任陳淑娟指出,輔仁大學日語系長於文學,淡江大學日語系長於文化與政經研究,「我們教出來的學生比較能教書,」陳淑娟笑著說。

從課程來分析,東吳日語碩專班的「日本語言學」、「日本語研究」、「日本語教育學」、「日語教學法研究」等課程設計,都強調教學層面。

檢視東吳日語碩士在職專班一年級的學生,不少人在日本讀過大學,而且大多是在學校教日文、任職日商公司、或擔任口譯。

儘管上課時間是每個星期一與星期四晚上6點25分到10點5分,東吳大學又位處台北市較偏遠的地區,仍有兩名70高齡的老學生,還有遠從桃園、台中趕來的學生,但卻沒有人遲到。「他們的求知慾很強,而且比一般學生更珍惜,」陳淑娟說。

勤益技術學院企管系兼任講師洪淑俐就是一例。每個星期一、四中午,她從台中坐巴士到台北市上東吳日語碩士在職專班的課,「台中找不到日文的專業書籍與教學資源,」她說。

民國55年出生,畢業於日本中央大學商學部經營學系的洪淑俐,經歷顯赫:曾在台北市的永漢日語教學機構工作過,後來還到美國密蘇里州西南大學取得教育碩士學位,聽過她的經歷,一般人總是這樣問她:「妳怎麼不直接讀博士?」

雖然留學日本,也具有多年豐富日文教學經驗,但是,洪淑俐總覺得自己對日文教學是「自學出身」,「我的日本語學能力非常不夠,我希望有很專業的日本語文教學知識,」她說。於是,她毅然報考東吳日語碩專班,希望把日本語學的理論與各種研究法的基礎挖深,幫助學生。「學生的日語發音方法有改進了,抓重點的能力也加強了,」她開心的說。

目前只是兼職講師的她,希望唸完碩士在職專班之後可以找到正職的工作,即使無法如願,她也打定主意繼續念博士班。「我對日語有興趣,我自己的小孩一出生,我就跟他講日文,總有一天他的日文會超過我,所以我要繼續進修,」洪淑俐說。

<spanclass=’Doc’>讀碩士是一個夢想</span>

在日僑群居的台北市天母地帶的半山腰,台北市私立心愛托兒所所長,43歲的呂兆萍也是東吳日語碩專班的學生。

心愛托兒所共有130名小孩,7成小朋友都是日本小孩。呂兆萍身為「中日雙語」的托兒所所長,日語必須很流利,不過,和洪淑俐不同的是,「我只要教小朋友講順順的、漂亮的日文就好了,」她說。

呂兆萍的進修動機,不只是加強日語溝通與教學能力,「讀碩士是一個夢想,」政大教育系畢業的她說。進修之後,呂兆萍更忙碌,常必須請半天假到圖書館找資料,假日也跑東吳大學聽研討會,「我真的很忙,但是我相信我這幾年會進步很多,」她說。

同樣是老師,有人希望能提升工作競爭力,有人則是為了興趣。目前就讀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學分班的台北市重慶國中輔導老師李孟穎,就是如此。

65年次的李孟穎,從大學時聽過一堂戲劇方面的演講之後就愛上戲劇,她不僅常常看舞台劇,還曾經參加過綠光劇團、紙風車等劇團舉辦的表演訓練課程。當了輔導老師之後,她依舊未放棄興趣,前年她去北藝大修習戲劇系學分班,也啟發她把戲劇用在輔導教學上的想法。「不過,我現在還在學習,等我駕輕就熟了,我才敢用到學生身上,」她說。

儘管現在的老師不輕鬆,但是,經濟不景氣,仍使得許多人想要轉行當老師。目前,除了師範體系之外,也有世新、政大等一般大學開設學士後中、小學教師職前學分班,成為當老師的入門階。

然而,轉任老師的路也很辛苦,因為修完學分,還要先實習,取得教師資格後,還要參加各學校的教師甄試,如願以償之後,還要不斷參加在職進修。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