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政大鮮師金溥聰

台灣的選舉,在去年年底第一次出現「高格調」與「冷清清」;也第一次出現梳著馬尾、穿著牛仔褲的競選總部發言人……

2002年12月7日晚間,台北、高雄市長選舉的結果牽動全國民眾的神經。

不待中央選舉委員會宣佈開票結果,各電視台紛紛現場連線,報導最新的開票結果。

</br>

不出所料,馬英九,尋求蟬連台北市長寶座的國民黨籍候選人,一開票,票數就不斷往前衝。旋即,電視螢幕上,一名蓄著長髮、大眼睛、白淨的臉孔對著電視螢幕說著:「這證明了台北市的選民對高格調選舉的支持……」。

競選期間,關心選舉的人們對這位仁兄一定不陌生。

他,就是馬英九競選總部發言人金溥聰。

<spanclass=’Doc’>軍師兼化妝師</span>

論功勞,馬英九以超過87萬高票順利蟬連台北市長寶座,最大的功臣,肯定是金溥聰。

金溥聰不僅擬定馬英九競選陣營的戰略主軸與戰術;他拿捏馬英九的形象,更是恰如其份,稱他為「軍師兼化妝師」並不為過。

選前倒數4天,對手李應元陣營使出負面文宣攻擊。金溥聰雖然擔任馬英九陣營的發言人,中午,卻仍在政治大學研究室裡準備下午在政大上課的資料。

此時,行動電話響了。金溥聰聽一聽,隨即對著電話另一頭的競選陣營同仁下達指令:「這種修理對方的話,不要讓市長講,不要讓他衝到第一線。」

才講完電話,另一通電話隨即進來。「報告市長,是,這幾天他們(對手)就想要把你(市長)打成很兇的樣子,不要太兇,不要低估台北市的選民,」金溥聰對著電話筒另一端的馬英九說。

同屬馬英九競選陣營,汎太國際總經理何英超指出,以往的選戰,從沒有人敢打出「高格調」的策略,但是金溥聰在國民黨傳統的選戰格局之下,不僅敢提出這個策略,還得到馬英九的支持,堅持下去,非常不簡單。

何英超觀察,當所有的人都掌握數據,都運用邏輯、推理能力來判斷選情發展,但是金溥聰就是有一種天性,能在複雜的局勢裡分辨哪些變數值得反應?什麼議題會發酵、延燒?哪些議題要冷處理、熱處理?「這跟他在學校教書沒有太大的關係,跟他的歷練應該更有關,」何英超判斷。

早在主導、操盤2003年馬英九競選陣營之前,金溥聰就累積了豐厚的選戰經驗,嫻熟與媒體互動的技巧。

5年前,馬英九第一次競選台北市長,金溥聰就是競選總部的重要成員。馬英九入主台北市之後,金溥聰從政大新聞系借調到台北市擔任新聞處長,前年,他辭官回到政大新聞系擔任副教授,前年年底立委選舉,他也曾經為國民黨籍桃園縣長候選人朱立倫等人提出競選建議,去年,為了協助老長官馬英九競選連任,因而再度「復出」。

善於察覺民氣與民意的他,原本在政大新聞系的專長領域就是民意、選舉與政治傳播,經過多年的選戰與政壇磨練,早已經把理論與實務結合得駕輕就熟。

<spanclass=’Doc’>扮黑臉不討喜</span>

儘管金溥聰是勝選功臣,但是發言人「擋子彈」、「扮黑臉」的角色卻很不討喜。

「我看到他就討厭,」一位馬英九的選民這樣說。

個性認真的金溥聰,為了扮演好發言人的角色,在電視螢幕上往往是一副理直氣壯、咄咄逼人的模樣,常引人反感,對此,金溥聰即使了然於心,也只能無奈。「發言人不可能取悅每個人,這樣做不了事,」他認為。

在新聞處長任內,金溥聰曾經因為堅持立場,得罪議員,結果惹得三黨議員聯合刪除金溥聰的特支費。「這樣也好,後來議員發來的紅白帖,我一律以『特支費被刪除』來回應,」金溥聰笑著說。

發言人的角色人人討厭,但是金溥聰本人跟螢幕上卻截然不同。

「他私底下是很害羞的,」馬英九曾經這樣對媒體記者說。

走進金溥聰政大課堂,你會發現,金溥聰跟電視螢幕上那位言出必行、錙銖必較的發言人大相逕庭。

星期三上午9時10分,政大傳播學院大學部的「政治傳播」課。

鐘響30分鐘後,依然有學生慢慢提著早餐進教室。「我發明幾個名詞,第一堂課遲到叫做firstclasser,第二堂才來叫做secondclasser,第三堂才到就是thirdclasser,」金溥聰開玩笑說。

上課時,學生毫不遮掩,大方地吃早餐,金溥聰也不介意。「只有一個原則,不可以吃韭菜盒子,全教室都是味道;還有,用吸管喝飲料,喝到最後不可以故意吸很大聲,」他說。

「你們現在的學生都不幫老師擦黑板的啊?」一位應金溥聰之邀,蒞臨演講的業界專業人士直言問學生。話沒說畢,學生哄堂大笑,金溥聰早已默默擦著黑板,還轉身過來說:「我擦這麼慢,(就是在等人上來擦),還是沒有學生上來擦啊?」他轉身傻笑。

「老師很迷糊,很多事情都不在意,很粗線條,」政大新聞系四年級學生李惠敏說。

<spanclass=’Doc’>「好到陣」的老師</span>

其實,金溥聰的「迷糊」有一部份是個性使然,比如他很常掉東西;一部份是「假裝」,目的是跟同學親近。

「你不覺得就像我留長髮一樣,這樣跟學生比較『好到陣』(好相處)嗎?」金溥聰說。因為好相處,學生敢向他要求不交作業,甚至還注意他是不是運動用品代言人。「我才沒有當PUMA代言人呢!」他說。

的確,他在學校很受學生歡迎。

前年,金溥聰宣布辭去新聞處長職務,回到學校教書。超過180公分的身高、瘦長的身形、酷愛運動的他,卻儼然是校園美男子的「升級版」。走在校內,風靡政大女學生,連男生看到他,也不免側目。

選課前,不少新聞系大一、大二女學生紛紛在BBS站上「敲下」迷戀的文字:「金老師好帥!我一定要選他的課!」

選戰正酣時,金溥聰常常在電視螢光幕上出現,他的一頭長髮,已經成為崇拜者「指認」他的正字標記。

選舉過後,12月11日,金溥聰正在政大校園內的露天咖啡座裡跟人談話。一位女學生行經,瞥見金溥聰,隨即快步上前,從背包裡掏出筆記本。「對不起,可不可以打岔一下,請問您是金老師嗎?可不可以幫我簽一下名。」問她原因,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因為金老師是我的偶像之一。」

並不是所有的學生都是「追星族」,也有不少學生是仰慕他的政治傳播專長而來,「金老師對台北市選民的心態抓的很準,在建立馬英九的形象上也佔很大份量,」政大新聞系四年級學生葉峰谷說。由於金溥聰堅持在12月7日選舉結束前,不在課堂上談論大選,所以像葉峰谷這樣的學生只能巴巴等待選舉快一點結束,才能聆聽金溥聰的輔選經驗。

<spanclass=’Doc’>學術殿堂的異類</span>

在校園裡,金溥聰固然受學生喜愛,但是,校園裡其他學者,卻不一定認同金溥聰參與選戰的做法。

「我們行政人員對他的行徑不方便發表看法,」一位政大系主任直言。

選舉後期,選戰緊鑼密鼓之際,一些傳播學院的老師在校園裡看到金溥聰,往往露出驚訝的表情。「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在競選總部嗎?」一位老師這樣問金溥聰。

去年年初,金溥聰確定參與馬英九的連任選戰,就決心「放下研究工作,只做一個單純的教書匠。」

選舉期間,即使再忙,金溥聰都不會缺課,也不曾調過課,「我以教學為第一優先,第二才是選舉,所有的事情不能抵觸我的學生上課,」金溥聰說。教書的重要順位甚至大於家庭責任,競選期間,小孩送到妻子的娘家,選舉結束,小孩才送回來。

5年來,加總金溥聰擔任台北市新聞處長,以及參與選舉事務的歷程,儘管可以說是融合了理論與實務;但是,從學界的角度來說,金溥聰的研究工作長期「停擺」,卻讓他高興不起來。「學術很現實,(以目前的狀態)我可以變成很好的教學老師,卻不是很好的研究學者,」他自承。

一直以來,金溥聰身處學界又跨足政界,也為他帶來不少困擾。

在學界,人們把金溥聰當作政治人;但是,在政界,金溥聰卻又被看做是「放不下學者身段」。

選戰結束,當人們對金溥聰在政壇的表現稱讚有加,金溥聰展望未來的20年,才發現自己正站在生涯的「關鍵年代」。

「20年很快就過了,我必須認真思考,未來到底要做學術人,還是政治人,」金溥聰坦承。

他知道,要在學術界達到重要的研究地位,需要潛心研究,不可能再涉入政界。如果從政,那麼,金溥聰就要放棄自己畢生以來最想要從事的志業:研究、教書。「我內心有滿大的掙扎,」金溥聰坦承。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每天,金溥聰在山上一邊跑步、一邊思考:「到底我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看起來,無論人生到達什麼境界,這個問題總不時爬到人們心頭。儘管是擁有安穩教職、政界經歷輝煌的金溥聰,也要面對這個人生疑惑。

而答案,需要時間烘焙。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