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全球EMBA開始競爭真材實料

不論國內或國外,一般人對EMBA一直有簡化課程、只是讓學校財源廣進、企業人士上課鍍金的批評。但面對市場與企業經理人的改變、頂尖商學院跳進EMBA戰局之後,EMBA又展開另一波新競爭。

經濟直直落,高階主管愈來愈難做的穩。大家都好奇,近年成為象徵位高權重的昂貴EMBA課程,到底有沒有跟著一起降溫?

並沒有。根據去年10月中公佈的英國倫敦《金融時報》(FinancialTimes)2002年全球最佳EMBA調查顯示,榜上名列前茅的EMBA課程,申請人數至少持平或是有小幅成長。以連續兩年第一名的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為例(UniversityofPennsylvania:Wharton),即使經過911的恐怖事件,2002年的錄取還是有六分之一的水準。

不過,學生的確變得比較辛苦,企業要與景氣長期抗戰,大幅刪減了對學費的補助。例如倫敦商學院(LondonBusinessSchool,LBS)2001年的EMBA學生中,58%獲得所屬企業全額或部份補助,這個比例在2002年下降為50%。位在受經濟重創的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BusinessSchool),也發現自費唸EMBA的經理人明顯增加。

面對市場與消費者的改變,這些EMBA課程也就必須跟著變。畢竟,EMBA的學生個個歷經大小戰役,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學校得拿出實力來。

<spanclass=’Doc’>EMBA向MBA靠攏強調紮實</span>

雖然今年仍是美國的華頓商學院蟬聯排行榜首,但是未來,你就找不到華頓的EMBA(ExecutiveMBA)課程了,因為華頓要把課程更名為華頓經理人MBA(WhartonMBAforexecutives)。這看來是有點莫名其妙的文字遊戲,其實是華頓已經為EMBA課程下一波競爭做準備。華頓EMBA課程主任霍華•考佛德(HowardKaufold)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強調,「華頓的課程是極少數加上『經理人』(Executive)後,也不代表是內容稀釋的課程。」

上課時間多半集中在週末、假期的EMBA課程,一直有課程濃縮、簡化的批評,只是商學院的一樁好生意,學校因此財源滾進,企業人士上課的需求也得到滿足。直到今天,哈佛、史丹佛、MIT等最頂尖的商學院,都沒有開設EMBA,法國的知名商學院INSEAD也是最近才加入EMBA的戰場。

但是,愈來愈多學校加入、EMBA愈來愈普遍後,現在又出現加強課程實力的趨勢。現在學校終於發現,必須要拿出真工夫讓EMBA有真正的價值,它才不會淪為一時的流行,而成為長銷商品。所以,華頓將課程更名,向嚴謹的MBA課程靠攏,顯示不論EMBA上課的形式為何,上課時數都與正式全職MBA一樣。

<spanclass=’Doc’>工作經驗與學術能力的兩難</span>

法國INSEAD最近則是用更高的門檻,加入EMBA的國際競爭。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Week)報導,INSEAD新的14個月的EMBA課程,不但要求學生要有10年工作經驗、4年管理經驗,入學前還要考美國管理學院所要求的GMAT(GraduateManagementAdmissionsTest)考試,而且沒有海外參觀訪問,加強將所學應用在工作上的評量。

INSEAD負責EMBA課程的企業政策教授多明尼克•西奧(DominiqueHeau)就指出,「EMBA不是旅遊交誼團,是認真嚴肅的事。」而且,他認為上EMBA的企業經理人已經旅行過度了,需要靜下心來學習。所以,雖然INSEAD在法國與新加坡都有校區,但是法國校區學生的研究重點還是會放在歐洲,新加坡學生的學習重點則在亞洲市場。

雖然學校堅持學術標準是正確的做法,但是INSEAD的切入方式,還是著險棋。

現在幾乎所有的學校不僅在入學評量上,都強調工作經驗而輕學術能力,而且不論是在英國還是美國,國際合作與跨國界學習都是目前EMBA很受歡迎的做法,很多學生甚至將海外學習機會視為課程必備項目。

杜克大學(DukeUniversity)福古商學院(FuquaSchool)在今年排行榜上勁升15名,就是很好的例子。2001年杜克參與《金融時報》調查的是週末EMBA課程(MBAWeekendExecutive),但是2002年則換成全球EMBA課程(MBAGlobalExecutive),有了全球的吸引力,讓杜克大學吸引到所在的北卡羅萊納州中第一流的經理人來上課。

到底是跟著流行走,還是應該拉高標準,最終的成績,就看商學院是否瞭解消費者真正的需求了。

<spanclass=’Doc’>生涯與收入提升是不變的標準</span>

現在EMBA的學生,也有了新的需求。

根據《金融時報》調查全球EMBA發現,許多課程都將訴求對象瞄準年近30歲的專業經理人,他們成為EMBA課程中的新族群。

其實,這些30歲上下的企業人,過去是屬於MBA市場的消費者。但是,他們前幾年或許是因為加入狂飆的網路公司,或是因為企業為了避免他們跳槽到網路公司而加快他們的升遷速度,都使得他們全力投入工作,而錯過了一般念MBA的時間。現在,他們已經累積到可以念EMBA的資歷與需求了。

但是,學校面對愈來愈多、愈來愈年輕的EMBA經理人,壓力也就愈來愈大。因為,這群新EMBA要學校提供生涯服務。

商學院向來強調所學對工作的直接幫助,將學生就業成績視為學校實力的一部份,所以相當重視就業與生涯服務。但是,對EMBA學生不同。過去商學院一般規定EMBA的學生至少要畢業兩年後,才可以使用學校的生涯服務中心,因為過去的學生大多由企業資助學費,這樣學校很難對真正出錢的企業交代。

但是今天情況不同了。愈來愈多的學生是自己掏腰包付學費,而且年輕的生涯還有很多變化的空間。所以,倫敦商學院EMBA課程主任琳恩•霍夫曼(LynHoffman)就表示,「我們應該與學生一起規劃生涯發展。」而且,已經有學校著手開始。例如華頓就準備開設生涯管理課程,主動回應學生的需求。華頓EMBA課程主任考佛德指出,「有些企業認為,只要為員工出學費,就是仁至義盡了。」他認為為提供學生生涯服務,既可以幫助學生,也可以幫助企業讓人才有更好的發揮。

不管學校有沒有生涯服務,學生與學校最在乎的,還是所學到底有沒有價值,而且是最實際的金錢價值。

在《金融時報》的調查排名主要是評量生涯進展、多元與國際經驗、學術研究三大面向,其中以由薪資待遇作為指標的生涯進展面向,為最重要的評量標準。《金融時報》所評量的薪資待遇分為兩種,一個是目前的薪資待遇,顯示EMBA畢業生的市場價值,另一個是畢業後薪資待遇的成長,顯示EMBA的實質助益。

受到景氣影響,EMBA畢業後薪資倍增的情況減少。在2001年,有10所學校的畢業生薪資成長一倍,但是到2002年,只剩下中國大陸的中歐管理學院(排名從去年的29名,掉到今年的42名)、倫敦商學院、倫敦ImperialCollege、紐約大學史騰商學院(NewYorkUniversity:Stem)與Iese商學院5所。

不過,實際的薪資受年齡的影響很大,年紀愈大,收入就愈高。這也就是瑞士蘇黎世GSBA管理學院一進榜就一飛沖天的重要原因。GSBA管理學院EMBA學生的入學平均年齡,是所有學校最高的,是44歲,學生平均薪資也是所有學校最高的,難怪它今年第一次進榜,就上了第9名。

看來,在商學院,就像在他們所教育出來的世界一樣,有錢,才有實力。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