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沒有過勞死的城市

跟查琳聊起最近的渡假經驗時,這名中年、優雅的白人女性,逐漸卸下一臉正經,皺眉、瞪眼、張口、伸頸,表情迅速變化,從一個專業的女強人變成一個表演喜怒哀樂的試鏡演員。

事情是這樣的,也許身為台灣上班族的你,跟我一樣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外子終於有了一天真正的休假,加上週末剛好有3天,他想出海去玩。但是,那個週末我要加班趕稿,還得配合公司接受台北的廣播電台的連線訪問。他皺起了眉、有點生氣地說,好不容易才能休息,可不可以不要掃他的興?

<spanclass=’Doc’>帶著筆記型電腦度假

</span>

於是,我們打包行囊,帶著筆記型電腦度假去。記得曾在《華爾街日報》看過一個數字,二成到四成的美國上班族度假時,還帶著筆記型電腦。當時我直嗤,這些人如果不是傻子,大概就是瘋子。沒想到,言猶在耳,我也成了其中的一員。

新聞業分秒必爭,我可不想成為耽誤公事的罪人。所以,第一天出門前,我先上網收信,看有沒有公事。晚飯過後,台北已經過午,我立刻開電腦收信,看看台北那個早上,有沒有傳待校的稿件過來。第二天一大早醒來,我也一樣,開了電腦確認郵件中沒有台北前一天要求代辦的事項,才梳洗換裝、吃飯出門。

接下來的問題更大,當天傍晚要接受電台連線訪問。雖然早已將時差與行動電話號碼給了台北,但是對方曾有脫線的表現,我實在不敢大意,直接等對方撥行動電話與我連線。於是,當天過午我們就趕著到飯店checkin,開始撥對方辦公室分機與行動電話,確認他們會透過手機連線。近兩個小時後,終於找到對方。幸好我夠積極,因為對方第一件事,竟然就是問我行動電話號碼,還有電話該怎麼撥。

不管怎樣,一場連線總算順利結束。接下來還是一樣,晚上上網收信,清晨起床收信。等到不用再掛念公事,可以享受海濱度假旅館的美景時,已經得退房打道回府了。風塵僕僕回家之後,疲累的身軀得做的第一件事,還是上網收信,辦妥公事。

<spanclass=’Doc’>從容、優雅、舒服、做自己

</span>

「真是瘋了,」整個過程中,查琳不斷重複這個句子。但我實在覺得,雖然有點慘,卻也沒那麼了不得。

為什麼工作是這樣?我向她解釋,如果客戶跑了、公司跨了,個人也要遭殃。更何況,華人勤勉的文化相信,生命短暫且無常,在最短的時間內,能多做一件事,就多做一件事,效率總是被捧得高高在上。

她顯然不懂。因為,這是一個沒有過勞死的城市。餐廳門外大排長龍時,明明還有不少位置,侍者卻不一定讓你進去。打折拍賣時,店裡的人沒那麼多,但門口還是拉起了線,顧客要排隊、等待多時,才能入內採購。在鬧區的道路上,僅管車水馬龍,但只要聽到救護車、消防車的聲音,幾乎所有的車都會停在原地不動,彷彿地球暫時停止運轉。

為什麼呢?因為餐廳人手沒那麼多,放客人進來了,可能會讓侍者忙死,或者服務不周。因為名牌商店講究購物的氣氛,太多客人湧入店裡,人潮與商品亂成像菜市場,Chanel精品店就會變成像家樂福大賣場。因為救護車與消防車救人第一,所以大家要停下,讓他們可以迅速通行。

因為加拿大上班族的哲學,不是要做多一點、快一點、多賺一點,「效率」這個詞很少出現。他們認為,有效率,不一定能帶來更好的生活。少做一點,做慢一點,少賺一點,不見得就會衣食無著,卻能從容、優雅、舒服、做自己。

相比之下,我不禁懷疑,如果把我們追求的「效率」放在時間的長河裡,是不是常常只是追求些短暫、卻毫無意義的勝利,甚至因小失大?

曾有一個比喻令人心疼台灣上班族的處境。一隻被放在滾輪中,不斷踩著滾輪的老鼠,偶爾給它一粒花生米吃,就會不斷快跑,轉動滾輪發電。也許有人會說殘忍,但是一旦沒有別的資源可以發電,老鼠還是得努力快跑,換得一點點糧食,成就人類的需求。

台灣上班族兢兢業業,行動電話全年不能關機,只為了賺一點血汗錢,或為西方代工。但是卻讓西方人賺得輕輕鬆鬆,過得自在。我們犧牲、挑戰自己的極限,有幾分像滾輪裡的老鼠。

期待有一天,我們追求的效率,不是像老鼠,在滾輪裡為了別人跑得更快。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