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出手精準,爭取核心關鍵位置

 在深晦難測的外資投資圈裡,雷倩算是透明度很高的代表人物。 隸屬ING集團旗下的霸菱亞太通訊基金前董事長,雷倩在專業之外更積極參與公共事務。 談政治改革,她以身作則,與陳文茜、前中鋼董事長王忠渝等人相約參選,救亡圖存地誓言「如果國會裡有20位專業的立委,台灣就有救了。」眾人因選舉認識她,雖然她最後落選了。 談財經趨勢,她在東森S台的「雷倩ICQ」節目裡,與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克曼(James. J Heckman)談兩岸產業競爭非零合遊戲、與張忠謀談公司治理和半導體產業。言之有物的內容,讓產官學界的領袖願意坐下來和她坦誠對談。 這樣的積極,在雷倩15年的工作歷程中,隨處可見。  30歲才進入職場的她,大學念台大外文,碩博士則是拿大眾傳播學位,卻在10年內從美國ABC電視台的小編審一路做到投資部門副總裁。 從靜態的收視研究跨入需要有鯊魚性格的投資部門,一年到頭出差在外的工作形態,事實上是雷倩主動舉手向公司爭取來的。「別人看我是追求權力、金錢,可是我看到的卻是可以學更多東西的地方,」雷倩說。 當時連稅要怎麼報都搞不大清楚的她,以拼聯考的堅強意志,在3個月內惡補自己財務專業、調整心態,同時拉高看整個媒體產業的格局。 這個內部「轉換跑道」的歷練,成就她後來更大的工作舞台。在離開ABC電視台後,1999年位於新加坡的霸菱亞太通訊媒體基金要尋找新的合夥人時,雷倩一聲“Yes”,又一副輕鬆自若地拎著皮箱在異鄉落腳。 雷倩形容自己的個性「有些英氣與俠氣,碰到事情時絕不躲在別人的庇蔭」下生存。這種個性從ABC電視台賣給迪士尼集團時,雷倩二話不說的遞了辭呈便可以看出。 對於在ABC電視台這個第一份工作,雷倩覺得歷程就像華山論劍般過癮。她從邊緣小螺絲釘擠進與總裁、財務長共同決策的歷程,有許多經驗值得與《CHEERS》讀者分享。

<spanclass=’Doc’>不少人在工作上都會碰過內容重複或是主管不信任的狀況,許多人會選擇以換工作來突破瓶頸,可不可以談談你自己的經驗?

</span>

1987年我29歲初到ABC一年後,剛好換了一位新主管,她卻以未獲公司通知為由,遲遲不發佈我的升職令,讓我很沮喪,那時剛好有一家跨國媒體研究公司,願意提供給我工作,當時我的年薪約美金3萬多,而這個工作的薪水卻超過2~3倍。

當我準備辭職時,前任主管卻告訴我:「你還年輕,應選擇可學更多東西的地方,多學一點東西後,薪水自然會增加(moneywillcome)。」當時美國很不景氣,每年頂多只有3%~5%的調薪,那工作的誘惑真的很大。

為了留住我,他就問我要不要到他負責的研究發展部,做一個「沒有定義的工作,去做游擊隊?」因為當時有線與地方電視台對三大電視網的威脅越來越大,我們的工作就是去做收視率與成本分析,這在以前沒有人做過,所以自然無規則可循,後來我就成為研究方法的指導人,薪水也增加了18%。這在公司裡算是增加很多的,因為當時是處於人事凍結的狀態。

不過我第一年卻是和一個「魔鬼老闆」一起工作,他幾乎以各種方法折磨我,改我單字或以修逗點的方式來糾正我,我一年要做200多篇報告,等於不到兩天要交一篇,工作很重,所以堅持週末不工作,可是卻被他逼到常常週末熬夜到凌晨,但他依舊是維持把“eventhough”改成“however”的改法,我就只好跟他說:「這實在行不通的(itdoesnotwork)!」如果你要這樣改,你就不要叫我寫,只要叫我蒐集資料你自己寫就好,這樣等於是浪費彼此時間,因為當時工作繁重,但主管卻不認可你的工作。不過他對我來說也是重要的老闆,他提醒我不要做這樣可怕的老闆。

後來我覺得若一直在他底下做事,會很不快樂,我寧可不要升職,所以就調去和他平行的部門。後來幾次升遷就把他拋在後面,我後來做到副總裁,他還是做同樣位置。這個經歷給我兩點啟發,在合理的範圍內,盡量改善和主管的關係,其次生命苦短,你要建立自己的信心和工作範圍。

當時的工作是在幫黃金時段做節目規劃,這個職務很重要,一個人要往上爬,一定要選擇一個中心任務歷練,但我後來還是選擇先離開,從核心再回到邊緣去做兒童、新聞等較冷門的時段,後來才又回來兼管黃金時段,而原主管就在我手下。當時18%的調薪幅度,相較於新工作機會其實也不高,但是卻學到很多東西。

<spanclass=’Doc’>從邊緣往核心部門去歷練,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體認與自信心,而且升遷速度這麼快?

</span>

我的成就會這麼快與學習環境有關,我兩歲念幼稚園,念了28年書,這過程中好像是在華山論劍一樣,是一個高度學習的環境,例如我在台灣唸書其實花最多時間在校外而不在校園,在美國則是積極融入美國環境,這過程隨時隨地都在做準備,一出手就要很精準。尤其進入媒體工作後,他是一個決策速度很快的環境,你如果想要有影響力就要去搶關鍵的位置發言,這絕對不是像你關在房裡做研究,查證再查證,然後再告訴別人怎麼做就可以達到的,所以在ABC電視台,我就從邊緣的一個小螺絲釘做到核心。

我後來會選擇轉去投資部,是因為那是一個可以和總裁、財務長一起拼戰共事(fight)的地方,如果換作別的職務,也只有地方台經理才會有這種機會。當時因為那是公司一個新的戰略方向,所以對於成員的資格限制不是那麼嚴格,而眼看數位媒體的趨勢越來越清楚,當公司決定內部徵才時,我就舉手了,還參加了一場考試。

當時想反正了不起就是回到原點再做研究工作,但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會覺得丟臉,我覺得你在工作時要把嚇唬自己的心拿掉。對別人來說,我可能追逐的是權力、金錢,可是對我來說我看到的是學到最多東西的地方,在我眼中,投資部就像是一個美麗新境界。

我覺得在面對變動時,男女是有差異的,女性常常會說我還沒準備好,男性則說好極了試試看,女性應該要調整這種心態。

<spanclass=’Doc’>但這不只是勇氣問題,從媒體研究轉到財務投資,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專業,你怎麼跨越過來的?

</span>

一開始當然也有風險,在研究部門,我如果說一個東西99%是錯的,那一定錯不了,所有判斷是在一個很安全的環境。但我在投資部門等於從零開始,所以我就想有什麼技能是那些投資銀行家沒有的?我覺得我瞭解行銷、媒體市場、研究專業與整個產業環境,這些東西恰好可以補強我在財務分析上的弱勢。

其實我一開始時,也是從買最簡單的財務書、還有教你如何做財務分析的軟體學起,那些書現在說了都會有些不好意思,那三個月準備考試的過程中,就好像考大學聯考一樣。我剛剛說那種練劍過程,其實指的就是類似如何在含混不明的狀況下的學習,很有挑戰性。

但在過程中,我也曾碰過難纏的同事,如銀行背景出身的同仁,常用各種術語考我,一開始相當挫折,但我告訴自己不要讓他有那麼大的權力來主導我,我幹嘛給他那麼大的影響力?

不過我覺得挫折和失敗是兩件事,挫折是自己打敗自己,但是失敗則像是颳風下雨一樣每天都會有的事,有時並非取決於自己,像我立委落選、幫爸爸(雷學明)打官司、還有太平洋聯網(曾任該公司副董事長)要賣掉都是失敗啊!就連我工作十年的ABC被賣掉對我來說也算是一個失敗,那是一個我一年可以為他拋棄家庭出差兩百天的公司啊!

但外在環境如何與你自己的心境有很大關係,這不是天性,而是有人教導的,在大公司你要找師父,在小公司你要找同儕的護衛,我在ABC碰倒許多正直的主管、同仁,他們讓我看到大氣度的風範,就像是帆船手一樣,碰到逆境可以很快衝過。

<spanclass=’Doc’>選擇離開ABC,等於你工作10年後首度要面對「轉職」這件事,但你的位階已經很高,你怎麼面對?

</span>

高階管理者的生涯往往和公司連得很緊密,人生的定義有大部分跟著公司走,離職後所差別的不只是一張名片而已,如「ABC的雷倩」與沒有頭銜的「雷倩」,而是有時候整個人也連帶被掏空了。不過當時我和我先生都有共識,只要靠一個人的薪水生活並不成問題,所以一直都有心裡準備,但歷經這件事後,我也學會讓工作與生活比較平衡一點。

在美國,企業會針對高階主管提供out-placement的安置機制,例如在裁員後,依舊給你新的頭銜(實際上是無作用的虛名)與辦公室,也會給你2到3萬美金的薪水,你可以固定去新的辦公室上班,但其實是去寫履歷,目的是讓你在安置計畫中,有機會去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找新工作,和公司裡同樣遭遇的人一起打交道,不會有太多失落感。

我剛開始也去了幾天,但後來我選擇返校完成博士論文,所以就沒去了。

一年的休息期間,有很多新工作機會都是靠人際網路介紹過來,獵人頭公司也主動找上,所以剛好有機會就重返亞洲工作了。

對於轉職這件事,我覺得台灣有些年輕人的彈性太大了一點,一年換好幾個工作,沒有堅毅去完成一件事的毅力,這非常重要。

我在ABC電視台10年從一個能精準完成研究計畫的人,像小螺絲釘一樣沒人叫得出名,到變成「研究部的雷倩」再到「雷倩」,這是別人對我信任的轉變。有很多人喜歡橫向的跳,我覺得那頂多是「專業」的累積,但是換不到別人對你這個「人」的信任,畢竟在工作上的專業信用與你做人的信用是兩回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