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絕不成為眾信的罪人

去年的美國安隆案,曾讓台灣的勤業岌岌可危,卻也峰迴路轉,轉而讓勤業與眾信結合。<br>4月11日,勤業與眾信簽下合作意向書之前,眾信理事長林柄滄問所長楊民賢:「你不是CEO,你會不會在意?」楊民賢回答:「這件事(結合)是正確的話,那就隨便。」不計個人名利、只看未來的他,看到的是:「5年、10年、25年之後,這個事務所將會非常龐大,這就是我們應該為未來打造的基礎,」楊民賢說。<br>「他是一個非常正直、非常好的人,」資誠所長薛明玲形容楊民賢。自承個性保守、不像商人般活跳跳的楊民賢,說起話來有著質樸的鄉土味。<br>事實上,楊民賢整合眾信的合夥人意見,遠比魏永篤整合勤業來的難,因為眾信是不斷吸收、合併了其他中小型事務所而壯大,文化較多元,合夥人採取民主方式議決事務,因此,楊民賢的角色非常艱難。<br>簽約之後,新組織架構確立,各部門的新主管就位,文化適應、合夥人的盈餘分配等規劃也將面臨考驗。到底,楊民賢如何成就台灣會計史上的大業?請看《CHEERS雜誌》的專訪。

<spanclass=’Doc’>當初林柄滄先生跟您講,您可能不是CEO時,您的感覺是什麼?他會不會不太好意思跟您講?

</span>

不會。林會計師跟我一樣,我們認為跟勤業結合是正確的。他跟我講:你會不會在意不是CEO?我說這件事是好的話,那就隨便。當然也因為我(擔任所長)已經做的很累,其實要做2,500人的事務所的領導人,不是那麼簡單。

林會計師是我的恩師,我是他面試進來眾信的。我們強調的都是什麼是對的,再來才是個人的問題。

他跟我講,有兩種組合:第一種是他當董事長,魏永篤當CEO;另一種是魏永篤當董事長,我當CEO。不管是哪種組合,大家都願意接受。對於有沒有當CEO,我個人沒有那麼在意。後來,勤業決定了現在這個方案。

<spanclass=’Doc’>突如其來的改變,一般都會讓人心情很難調適,不是嗎?

</span>

我完全沒有,我對這個名,沒有那麼大的感覺啦。

我個人的感覺是:我們要看未來。我認為,這是幾十年來滿好的機會,能夠讓眾信更好,我們應該去把握。當我的心裡有這樣的感覺時,其他的就可以克服了。

<spanclass=’Doc’>您個人的價值是什麼?

</span>

未來,魏永篤是當CEO沒錯,因為雙方面只能有一個CEO,他比我資深,他的事務所在台灣比我們好,他希望創造台灣最大的事務所、在歷史上留名,這比宋作楠(勤業創辦人)還要亮麗,這對魏永篤來說很重要。

這是很大的挑戰,可以很容易成功,也可以很不容易成功。他自己講,這是兩個很大的團隊,他自己做不了事,一定要雙方面很和諧,這邊的重點是要我來拉。

所以,就是看心態,看雙方面要不要好好融合,雙方的領導人要做很好的心理建設。比如我們叫做新事務所,雙方面都要把過去忘掉,不要再談「你比較好」、「你比較不好」,因為這一定會相互衝突,會有很大困擾,一定要往前看。

為了這個,我最近想了一個辦法:「學習與整合」,我們不要再跟人家比你比較好,還是我比較好?我的方法是:都是你比較好,我就是來學習你。

<spanclass=’Doc’>您的方法是很低調嗎?

</span>

不能說低調。學習與整合不是只有我在主張而已,應該是勤業也要主張,應該雙方面都要看到人家的好,學了以後,增加了能力,再來做良性的互動與競爭。

說實在,勤業常常講,他們某些地方很好,我覺得,既然你說你好,沒關係,我就來跟你學習,這叫做「虛懷若谷」,雙方好好推動「學習與整合」,等大家的心理改變之後,就很容易結合了。

<spanclass=’Doc’>結合的過程中,眾信的會計師最在意的是什麼?

</span>

我們跟勤業一樣,大家都有一種不確定性跟不安全感,這是自然的現象,所以雙方領導人要努力讓大家心裡不會惶恐,因為有人在事務所待了15年、20年,已經習慣這個環境了,未來會怎麼樣,沒有人知道?所以我們在11月中的合夥人大會中請魏永篤來報告,請他講,未來他要怎麼樣領導事務所?怎麼樣消除雙方面的文化差異?怎麼樣創造業務的結合?造成人員的互動?我們合夥人非常想要知道,他是未來CEO,請他來講,大家聽聽看,這有好處,就是講了算數喔!

<spanclass=’Doc’>合併中,眾信合夥人的信賴就是你的壓力,講一下您的體會?

</span>

這麼多的合夥人,包括在勤業也一樣,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認同這個結合。但是合夥人都相信我會好好處理這件事,我很怕當眾信的罪人,我個人可以不做CEO,但是任何事情如果對我的合夥人不利,是我不願意做的,如果這個結合對我們事務所產生不利,我可以取消結合的合約,結合就不成功。

所以,現在綁著我的責任更重,我一定要讓合夥人在新事務所非常的安定、有成長,這是我要看我沒有變成眾信的罪人的「三年觀察期」(事務所CEO的任期3年)。

<spanclass=’Doc’>您很有責任感,一直強調自己不能成為罪人。

</span>

這是真的,為什麼會有這麼深的感觸?我們的合夥人都很擔心,跟勤業結合以後,會不會受到傷害,所以我真的有這麼大的一個感受,這是存在的。

因為眾信跟勤業的文化不一樣,勤業是一條鞭的方式,領導人比較強悍、比較是由上而下的,好像以前外商的台灣分公司總經理在管公司一樣。他們的合夥人也會覺得,既然國外的安達信垮了,就應該恢復比較合夥人制度的管理方式。

而我們眾信比較屬於民主方式的作法,所以,如果沒有好好的一套制度規劃、按步就班,就沒辦法好好的結合在一起。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