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為了麵包 暫別夢想

彈了27年鋼琴,畢業於巴黎音樂學院的史蒂芬,還是不敵現實的壓力,轉念光學雷射博士後,現在是知名企業的軟體工程師。麵包與夢想的拉扯,即使在巴黎,也同樣存在……

「想聽點什麼呢?」

「貝多芬?」

「啊,太棒了,哪一曲呢……嗯,就這個吧,」人高馬大的史蒂芬(Stephane),咚的坐在鋼琴前,雙手一抬,連譜也不翻,一瞬之間,滿室都是F小調協奏曲,激昂輕快的音符飛揚。

「安可,再來一曲吧,」一曲彈畢,現場掌聲響起,一頭紅髮的史蒂芬,有些靦腆地起身鞠個躬。這是史蒂芬星期天早上,在家裡開的「小小音樂會」。觀眾不多,就是一兩個朋友,但是不減他的熱情。貝多芬的激昂,巴哈的莊嚴,德布西的輕柔,或是蕭邦的悲傷,都在他那長得大大的手掌指縫間,流瀉自如。

「音樂就是我的人生救贖」

史蒂芬今年34歲,已經彈了27年的鋼琴。有趣的是,在法國南部長大的他,與音樂的結緣,不是因為他對音樂的熱情,而是因為他對外面世界的封閉。

史蒂芬回憶,小時候他似乎有點自閉傾向,讓他母親很擔心,到處帶他看醫生,卻都沒有很大幫助。直到有一次,有位醫生建議他接觸音樂,才因此開啟了他與音樂的緣分。

結果,史蒂芬不但一路念到巴黎音樂學院,甚至還曾得過享譽國際的美國茱利亞音樂學院舉辦的國際競賽亞軍。

「如果說每個人都有一種人生救贖的方式,那麼音樂就是我的人生救贖,」史蒂芬說。

但是,這個週末的鋼琴師,在週一到週五,卻有一個截然不同的身分:軟體開發公司的資訊工程師,負責研發無線通訊軟體。

五線譜與方程式,古典與數位的新舊激盪?鋼琴師與工程師,感性與理性的雙重人生?

感性與理性的雙重人生

都不是。對史蒂芬來說,這只是一個有點無可奈何的現實抉擇。

「我知道靠音樂維生很難,」史蒂芬跟台灣很多音樂學生一樣,面臨相同的困境。

所以,在上音樂學院的同時,史蒂芬也繼續念一般大學。四年前,他拿到了光學雷射領域的博士。

但是,在光學領域找工作,並不容易。所以,他進入無線通訊領域,從頭開始學。

「很多時候,我真的不懂,還得利用週末的時間,自己去找資料,因為這真的跟我以前學的差很多,」史蒂芬的職場生涯,跟台灣許多「學不致用」的人一樣,有著辛苦的開始。

事實上,在巴黎工作的史蒂芬,工作型態與台灣的上班族,並不會差很多。

每天早上,他七點多就要出門,因為光是坐捷運上班,就要花上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他大約八點半開始上班,一直到中午。休息約45分鐘後,他接著工作,一直到晚上七點多。回家已經是八點半以後的事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