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死裡逃生後,先穩定再變革

12月,勤業與眾信兩大會計師事務所將正式簽約,明年6月,雙方將結合為新的事務所:勤業眾信。兩大事務所之所以結合,肇因於美國去年發生的安隆案。當時,安隆案,讓負責簽證的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聯盟(AA,Arthur Andersen)四分五裂,影響所及,勤業(安達信在台灣的會員事務所)也曾經岌岌可危。信譽,是會計師的命脈。因為,沒有一家企業願意讓信譽受損的會計師簽證。因此,儘管勤業在台灣屹立40年,但是許多客戶在國外發行證券或ADR,就算接受了勤業在5月交出的去年年報,但是,今年第一、二季的季報,卻不希望再用AA的標章來簽證,「因為國外不接受,肯定要把你(勤業)換掉,」勤業總裁魏永篤說。不僅客戶,連勤業的合夥會計師也不禁心慌慌。當時,1,300位員工忙著為客戶查帳、趕製年報,心中最深沈的疑慮是,5月時交出年報後,「勤業的下一步在哪裡?」客戶與員工都隱然指出勤業的求生期限:今年4、5月以前,如果勤業還遲不能確定加入哪一家國際性會計師事務所聯盟,那麼,勤業的版圖就將土崩瓦解。「我們好像車禍的病人在手術台一樣,時間很急,時間拖太久,人就死掉了,殘廢也不一定。」魏永篤說。在魏永篤馬不停蹄與國外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聯盟總部洽談之後,4月11日,德勤國際組織(Deloitte Touche Tohmatsu,DTT)、眾信和勤業三方簽訂了合作意向書(MOU),達成合作的大方向:勤業加入DTT,開始使用DTT的標章來服務客戶,明年6月1日,將結合成新的「勤業眾信」,正式對外服務。未來的勤業眾信,不論在市占率、合夥人數、員工人數,將是台灣前所未見的超強組合。台灣的會計師事務所生態,也將從過去的「五大」,轉變成「一大,二中,一小」。這個新轉變,不僅會計師業界矚目,連客戶也議論紛紛。到底,原是競爭對手的勤業與眾信,經過什麼樣的轉折,必須從敵人變成一家人?未來要如何進一步並肩作戰?《CHEERS雜誌》為您專訪勤業總裁魏永篤,談談這段歷程與未來規劃。

Q眾信是德勤(DTT)在台灣原來的會員事務所,勤業加入DTT,為什麼新公司不叫做德勤?

A勤業在台灣很有名,大家都知道你是誰,不需要再問了。德勤搞不清楚是誰。

Q為什麼不是「眾信勤業」?

A這也是跟其他家談都很困難,但是跟眾信那麼快一拍即合的原因。第一,眾信願意用「勤業眾信」的名字。第二,他們願意讓我當第一任CEO,他們大概認為我會給他們帶來好處吧。這個「願意」是因為國際上,DTT認為我們有價值。

就是這個組織的價值高還是低的問題。我那時候很重要的責任就是,要把勤業的價值提高。怎麼提高呢?新光發生問題,要賣大樓,根本乏人問津,第一,景氣不好,第二,大家要趁機撿便宜貨。

那時候勤業也碰到同樣問題。我跟國內(其他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談,他還是把我們的價值打折,因為我們掉到水裡面找一個救生圈,人家拿一個救生圈給我就不錯了。

所以,我去跟國際性的事務所談,國內是在井裡面看價值,國外看的是整個世界版圖中,台灣這一塊,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變成台灣最大的事務所,機會稍縱即逝,所以對他們來講,價值無形中提高了。本來100塊錢的,國外看變成120塊,國內看變成60塊,是滿大的差別。所以那時候的策略是讓國際認同我們的價值、我們的好。還好,比起我們其他接觸的兩家,DTT沒有把我們打很大的折扣,所以一拍即合,不然整個會拖下去。

Q合併如果光是大吃小還容易,但是,勤業在台灣雖然比較大,現在卻要靠人家(眾信)的父母(德勤),到底以後要聽誰的?

A這在合作意向書裡都有規定,制度定下來都好辦。剛才談過,第一任的CEO由我來擔任,第一任董事會主席由眾信的會長林炳滄擔任,代表合夥人監督公司。

Q協調很久嗎?為什麼?

A這個共識第一天就達成了,不然根本談不下去。

大概是人的關係吧。林炳滄在眾信是理事會的會長,相當於chairman的角色。我們勤業比較簡單,chairman跟CEO是同一個職位。

Q林炳滄為什麼願意讓你當第一任CEO?

A所以我說天時、地利、人和。他是今年才接理事會長的,如果不是他的話,可能又是不同的狀況。他以前是勤業的人,也比我資深,快要退休了。

Q眾信原來的CEO呢?

A那邊原來的CEO在新的事務所會變成副總經理,將來我們會在board(董事會)下面成立一個管理團隊,雙方都派人來參與這個團隊,一起負責業務。現實面來說,兩個這麼大的組織合在一起,不可能一下子都統一指揮,一定需要很多協調、溝通。所以維持原來的狀況,不能把指揮系統一下子搞亂,一方面要鋪新路,一方面要維持舊的路。

Q是誰去告訴眾信總經理,他將來會變成副總經理的?他心裡舒坦嗎?那未來合作會困難嗎?

A4月11日的合作意向書簽的。他簽約就舒坦了吧,他簽約算數啊。合作會愈來愈好。就是互相了解,穩定中求進步,肩並肩作戰。

Q現在合作到什麼階段?

A建立友誼。友誼有深有淺,友誼是要考驗的,經過某些事情試驗過你之後,會更清楚。高中同學為什麼友誼深厚?因為一起打過架、逃過學,如果只是吃個飯、喝喝酒,友誼是很淡薄的。會有很多事情考驗我們是不是能夠通過,通過的話就會更凝固。

Q過程中,最困難的是什麼?

A第一,合夥人的權益。第二,事務所將來的組織架構、經營模式,第三,事務所的價值觀。合夥人權益方面,就好像企業跟企業合併,換股比例怎麼計算的問題。因為雙方的規模不一樣大,合在一起之後,盈餘怎麼分,牽涉到合夥人個人的權益。所以對合夥人來講是非常重要、也非常敏感的問題。

Q有談出以後分配的方式嗎?

A現在都談大原則。第一,雙方的合夥人的盈餘不會因為結合而受損。第二,新的事務所對某些政策比較重視,要大家遵照政策做,就要給激勵。比如新的事務所對風險管理相當重視,去年安達信因為這樣才垮,事務所靠的就是信譽,這對事務所很重要。為了執行DTT在風險管理的規定,會採取某些行動,某些客戶我們可能就拒絕。這樣,合夥人的業務、收入不就受影響了?我們的答案是:應該不會。因為如果按照這個政策而減少客戶、業務,我們會給你一些補償、一些激勵。

Q福利、待遇會不會縮減?

A合在一起,如果大家沒有變的更好,至少可以維持原來的。何況我認為合在一起,可以產生很大的綜效:業務量跟內部的生產力會更提升、員工會做的更好。要結合成功,第一,不能裁員,第二,原來的員工權益不能受損。不能說某一方面原來很差的突然變很好,那也不公平。如果變好,也不會有超額的利潤,比如本來每年你認為有15%的調薪,不會變成一年有50%。

Q這樣會有兩套制度?

A不會啦,還是一套制度,只是制度更彈性一點。我們有薪資架構,有等級、級職。本來你這一級,可能從100到150元,為了融合新的制度,他們的同樣級職進來以後,可能從60到150元。就像橡皮筋拉的比較長,隨時間慢慢再縮。

所以是穩定中求改變,你本來拿60元,至少就是60元,不會突然拿100元;你可以變成70,這樣也很好了嘛,也有10幾個百分比的成長。

Q不會裁員嗎?康柏跟惠普合併,兩邊高階主管只能留一個。

A康柏跟惠普的業務重疊,合併必須精簡掉一個。我們不是,我們全部都是合夥人,他們的人服務他們現有的客戶,我們的人服務現有的客戶,合在一起,沒有人員減少的問題,除非有些客戶因為我們加在一起就不來了。這是初期,當然以後會變,會有新客戶進來,一些客戶會離開,也不一定。

Q怎麼樣融合雙方文化?

A四步曲。第一,互相瞭解互相的業務、合夥人。很重要,因為我們是人和的組織,家和萬事興。

第二,要建立友誼。一起工作、一起爭取新客戶、吃飯、唱唱歌都可以建立友誼。

第三步,雙方都源於不同的文化、背景,人的習慣不是一夕可改的。而且,人性很奇怪,在不安全感的時候,對很多事情會很抗拒,所以一開始一定盡量求穩定、求安心。不過,安定並不是永遠不變的,是要讓大家心靜下來喘口氣,接下來才能共同去服務客戶。

第四,肩並肩,比如他們的審計部門跟我們的審計部門都有分小組,每個小組之間更緊密的合作。比如那邊50人,跟這邊50人在同一個房間裡面緊密合作、作戰,更方便結合,從這裡面慢慢建立新的事務所的精神跟文化,這個文化跟價值觀已經定了,就是DTT的價值觀。

Q人家以為你是主導者,會用勤業習慣的方式?

A這樣第一步就失敗了,人家第一步就抗拒你,不要想改了。

Q勤業眾信會不會比較難開口?他們會不會抗拒?

A當然會,到目前為止還很抗拒,每一個合夥人的感受不一樣。這個結合案並不是雙方所自願的,是因為外力所逼,所以情況跟別人「自願結婚」不一樣。

人就是不願意改變,沒有安全感。其實我們這邊的人,心裡也有很大的不安定感,因為面臨改變啊!我們同事也擔心合在一起品質是不是下降、升遷是不是會變慢、加薪幅度、福利制度是不是降低?

Q這個階段,怎麼樣讓大家覺得有安全感?

A這階段談最後合作的協議,一定各有各的看法、立場,這樣比較難做。能做的就是互相理解、建立友誼,辦一些活動讓大家參加。

Q如果有人非常抗拒、你會花很多時間說服嗎?

A做什麼事情就是80╱20原則嘛,每一個人要不要加入,也沒有強迫你啊。

Q這樣不會影響業務嗎?

A同心一志,力量不是很大嗎?如果馬車頭往同一個方向走不是很好嗎?如果馬車頭走東邊的,四條走前面的話,不是拖的速度慢下來?我做的事情,很多事情可以做,可以想,但是不能講,講的話,因為人的感覺很奇怪,你給他聽了會有誤解,第二會有不良的反感、反應,所以有時候坐上位的人不能亂講話。

Q對未來的期許?

A我們目前看到太多不成功的合併案,都是假合併,或是合併到一半而已,不是很成功。我跟我們合夥人講,我們要創造台灣的會計業的歷史,要把這個事情做對,真的變成一個事務所,融合在一起。我想以後大家會檢驗我們做的怎麼樣,我想這是下一個挑戰。

(吳琬瑜、藍麗娟採訪,藍麗娟整理)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