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花樣百出的「街頭上班族」

在溫哥華市中心上班的人常有這種經驗。開車在十字路口遇到紅燈,停妥車後,車前的玻璃突然有東西閃過,向你擊來。定神一看,原來是一隻免洗式拖把在窗前左右擦拭——你遇到了擦窗族。

該怎麼辦呢?說“No”,已經來不及。因為這隻歷盡滄桑、沾滿世塵的拖把,早已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劃過你的車窗,眼前所見是沾滿污垢的肥皂水遍佈玻璃,只好等他用拖把的另一面把髒水推向窗沿。下車後,自己可得好好再擦淨窗框,以免陳垢和化學藥劑積累,傷害車子。

<spanclass=’Doc’>花錢消災</span>

等他擦完以後呢?要不要給他錢?不該給!因為他們就是拿得到錢,才這樣神出鬼沒,即使深夜也突如其來地嚇死人。如果大家不給他們錢,他們深知無利可圖,這個「行業」就會沒落,也可以改善市容和個人安全。

但是再看看他的裝扮,衣著髒亂、滿臉胡髭、不是龐克頭就是長髮散漫、有的還帶條大狗,幾乎每個擦窗族看起來都像在備戰狀態。如果不給點錢,惹火了他,只要他踢一下車子,重新鈑金、烤漆的費用跟現在給他幾個銅板相比,實在不划算。所以,只好乖乖從車窗遞出錢,心裡期待:下次千萬不要再遇到這些人。

這不過是「街頭上班族」的一種。我還常遇到一個女孩子,三十多歲,冬天穿著質料、式樣新穎的毛衣、風衣、長靴和圍巾,夏天也有流行的線衫與高跟涼鞋,一頭捲曲的金髮隨風飛揚,逢人就問:「你有沒有二毛五?」因為她要坐車回家,永遠只差二毛五。你給了她後,她會再找下一個人,因為她又缺了二毛五。從她的衣著和談吐,實在感受不到她真的缺二毛五嗎?是用一個又一個的二毛五硬幣來賺錢吧!

有趣的是,相遇幾次以後,她已經認得常在市中心出沒的我。剛開始會問到「你有……」就自己停下,繞過我去問後面的人。再「熟」一點,問完我前面的人,她會自動別過頭或轉身,重找新的目標,也許是自己覺得不好意思吧!

另外,大家都認識,常常聊起的,還有抱著小貓坐在逛街購物區的女孩,她總在小貓前擺滿一大碗貓食,但是自己拿著「好餓、幫我」的牌子。聊起這個案例,大家總會討論,除了同情之外,是該嘉許她寧可自己挨餓求乞,也總讓貓飲食無憂,還是感嘆抱著享用美食的貓來行乞,她是真的飢餓、沒錢嗎?

特別令人同情的,則是一個坐輪椅的老先生。頂著一頭白髮與鬍鬚,乍看之下像極了肯德基爺爺的他,每天總是衣著整齊地出現在同一個購物商場外的走廊,精神抖擻地逢人就說「早安」或「午安」,輪椅前的小桌台上,有一些路人給的零錢、紙鈔。行動不變的老爺爺,怎麼會出現在鬧區呢?是該發揮愛心給他錢?還是應該捨下婦人之仁讓利用他的人斷了這條「財路」,以免他再被利用?

最令人驚異的傳奇,則是個在東岸的老太太。因為這個老太太看起來真的很可憐,引起記者的惻隱之心,追查她的故事。結果發現,她竟然是每天由兒子用賓士車接送她到市區的街頭上、下班,一個月收入可以多到六位數新台幣。消息曝光後,老太太還出面更正:「沒那麼多啦!」答案是,「只有」幾萬新台幣。

街頭上班族越來越多,他們也像我們一樣,懂得敬業,懂得行銷自己、提升服務。例如,聖誕節前後,很多街頭上班族會戴上有小白球的紅色聖誕帽,實力堅強一點的,還會換上整套聖誕老人的衣服,吸引注意力。收到錢後,有些人也不只說聲制式的謝謝,他們會更積極地祝福你,有個美好的一天、下午或夜晚,或者祝你快樂、健康,讓你覺得,花小錢買祝福,真是值得。

<spanclass=’Doc’>乞討來的錢不要繳稅

</span>

街頭上班族熱門,政府也有責任。四肢健全、青春、美麗或一表人才的年輕人,為什麼不去找個工作,要在街頭遊蕩呢?身後的麥當勞、身旁的星巴克咖啡,不就貼著徵才找人的海報?再怎麼沒經驗、沒學歷,就算到速食店、小吃廣場擦桌子,也比當風吹日曬的「街頭上班族」好吧?

一名上班族開玩笑說,因為這裡「只有辛苦工作賺來的錢才要繳稅」;不是自己辛苦工作得來的,像中樂透、領救濟金、乞討都免稅。如果他們去做基本工資8元一小時的工作,辛苦一個月稅後的所得可能不到2萬新台幣,怎麼比得上一手領社會福利救濟,一手呼喚世人的同情心,二種收入的綜合所得呢?

如果真是這樣,街頭上班族這個行業,恐怕會有更多新的「花樣」。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