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首都人的自信與恐懼

我坐在丹尼和卡羅家的客廳,兩個孩子在旁邊扭打哭喊著,吵著要到外面騎腳踏車。卡羅一邊訓斥12歲的哥哥不可以搥妹妹的頭,一邊解釋兩個孩子平常沒那麼野,真的是最近待在屋子裡哪兒也去不了、精力無從抒發。

丹尼把電視轉到新聞頻道,還好,還是記者在警察局門口、自顧自地重覆沒什麼進展的案情,表示華盛頓地區的狙擊殺手「還」沒有再犯案。

<spanclass=’Doc’>擔心成為狙擊手的肉靶</span>

卡羅現在每天開車接送兩個孩子從家門口到校門口,因為光是想像她的孩子在街角等校車、成為狙擊殺手的肉靶,就教她難以忍受。「那個可憐的男孩跟我們強納生差不多大,天啊!他被打中的時候就快走到校門口了!」學校擔心的程度和家長不相上下,因此華盛頓地區(包括臨近的馬里蘭州和維吉尼亞州)的中小學從10月初就紛紛取消戶外教學活動,連下課時間也由老師在室內帶活動。

卡羅也很擔心自己的安全。上個星期五晚上九點半,在一個人來人往的購物區停車場,一名婦女正把採購的東西裝進車箱時,被狙擊殺手一槍斃命。最讓卡羅心寒的是,這名婦女的先生當時還在她身邊幫忙裝東西。卡羅形容現在每天出門買菜辦事都是抱著「必死的準備」。

一槍一條人命,之前沒有警告,之後沒有線索,受害人沒有共同的特徵;狙擊殺手在華盛頓地區所造成的恐懼無所不在。

<spanclass=’Doc’>改變中的集體意識</span>

丹尼抗議我們危言聳聽,他說狙擊殺手對他的生活和工作一點影響也沒有。

42歲的丹尼在城裡一家金融資訊公司擔任經濟分析師,他每天開車到臨近的捷運站,再轉乘捷運進城。人車喧嚷的市區不是狙擊手的最愛,所以丹尼照樣和客戶到餐廳午餐,或從咖啡攤瀟灑地踱步回辦公室。然而我知道,丹尼不再去住家附近那間緊臨公路的加油站了,反而選擇大排長龍的市區加油站加貴幾分錢的汽油。

不管願不願意承認,走在華盛頓街頭,絕對可以感受到首都的氣氛在改變,很多人擔心美國人的民族性也在改變。

這個國家過去幾乎不知道恐懼,因為有強大的軍事、外交、情報、經濟力量足以保衛國家利益和人民安全。這個國家的人民過去總是很驕傲的,到世界大多數國家短期旅行連簽證都不用,尤其在第三世界國家更被當作富裕文明的西方象徵。然而九一一之後,美國人的集體意識在轉變;美國人開始意識到自己是會被攻擊、甚至被毀滅的,而且恐怖威脅不光是遠在阿富汗那一撮蓋達組織,恐怖可能就在國土內。

美國聯邦調查局10月再次對美國人民提出警告,指出國際恐怖份子正計劃再次襲擊美國。然而民眾該小心什麼?聯邦調查局也說不出來。在這多疑的空氣裡,華盛頓地區的狙擊手殺人事件更是對首都民眾、甚至美國人的自信心造成打擊。雖然病態的連環殺手在美國也曾經多次出現,但這次華盛頓及維吉尼亞和馬里蘭跨州警力,加上四百多名聯邦調查員,加上調度軍用偵察機,仍然讓槍手逍遙法外,而且警方對槍手幾乎一無所知,這樣的恐懼已經不只是對個人人身安全的顧慮,還有信心削減所帶來的巨大不安全感。

<spanclass=’Doc’>回教移民的雙重恐懼</span>

人在感到不安全時,對異己的包容很自然地會縮減。安娜的先生是信奉回教的印尼裔美國人,夫妻倆開設的進出口貿易公司做得相當成功,然而過去一年多來,他們心中的陰影越來越擴大。首先是出差旅行時被要求脫鞋、開行李箱的加強安檢特別頻繁,更讓人不悅的是在機場和飛機上,人們總是盯著他們一舉一動。最近華盛頓地區的狙擊手殺人事件,他們除了像所有居民一樣為自身安危擔心,在一位證人作偽證指出「槍手有著橄欖色的皮膚」後,民眾對恐怖份子的疑懼立刻又將他們連座。「我們身受雙重恐懼。」安娜無奈地說。

坐在丹尼和卡羅家的客廳,我想著安娜和她先生,還有許多在華盛頓以及在美國其它地方的朋友。在美國會走到哪裡去,首都的政客有最直接的決定權,然而如果首都一直處於這樣的恐怖威脅的氣氛,這個國家的政策恐怕也不會太健康。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