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法國「五年級生」的選擇

依莎貝拉的人生路,幾乎跟台灣的五年級生一模一樣。可是她後來轉了個彎,轉到一條比較接近自己的路。

依莎貝拉•高絲(IsabelleGasset)來自地中海邊的海港大城馬賽。她個子嬌小,臉上有著法國南方人典型的燦爛笑容。

「請進,請進,我的家很小,請不要介意呀,」曾在北京與台北分別工作過3年的依莎貝拉,用略帶點腔調、有點半生不熟的中文,笑著招呼客人,進去她那位在巴黎西邊的7樓公寓。

「我現在很窮,因為我全部的錢都花在這間公寓上啦,」依莎貝拉領著客人參觀一房一廳,單衛一廚,並不算很大的公寓。半開玩笑的言語之間,處處透露她對這間屬於自己的房子的驕傲。

依莎貝拉有點像台灣的「五年級生」。金髮藍眼、37歲、單身的她,在巴黎買了房子,也有車子,在一家日本海運公司,有個收入不錯的工作。

依莎貝拉自己說:「我很喜歡中國文化,因為其中有些價值與哲學,與我的家庭文化和成長背景有些共通點。」

依莎貝拉的父母,14歲就沒再去上學,但是對於子女的教育與生活,卻是毫無保留的奉獻。他們讓小孩上好學校,讓小孩去度假,讓小孩無憂無慮,只為他們的下一代,將來能有更好的生活。

<spanclass=’Doc’>從小的使命就是更上一層樓</span>

「我從小就被教導要出人頭地,我爸媽說我們受苦、節省沒關係,但是你們一定要優秀。我小時候的使命,就是盡全力發揮我的能力,更上一層樓,」依莎貝拉成長過程,聽來是否很熟悉?

依莎貝拉不負父母期望。24歲那年,她從在法國聲譽卓著的馬賽高等商業學院畢業。小時候長相竟然有點像中法混血兒的她,因為對中國文化有著莫名的興趣,便隻身飛到台灣,學了一年中文。

之後她回法國,整整6個月的時間,找不到工作,因為她想到中國工作。最後,剛好有個航運代理商,可以讓她到北京,依莎貝拉從此一腳踏入航運業界。三年後,她又來到台灣,負起航運代理商在當地的生意責任。

台北市信義路與安和路交叉口,一棟大樓內的辦公室,是依莎貝拉建立她個人職場生涯的基地。辦公室不大,只有3個人,她是經理,還有一個法國同事與一個台灣女孩做助理。

<spanclass=’Doc’>在台灣是利潤中心的老闆娘</span>

「我就像是老闆娘一樣,壓力很大呀,老是覺得做不夠好,業績還可以更高一點,」小小的利潤中心,像座長城般,圈圈圍住依莎貝拉的生活。

依莎貝拉說,那時她真像極了「台灣人」,連星期六都去上班。到了最後,連在台北並不算大的法國人圈子中,其他的法國朋友提到她時,都不說她的姓,而說她是「某某公司的那個依莎貝拉」。

「現在想起來,那可真是像醜聞一樣,太令人沮喪了,」依莎貝拉回憶。

在台灣,依莎貝拉還見過更令她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有一回,她接到一位客戶詢問貨物的電話。電話那頭聲音嘈雜,她問客戶在哪裡。結果客戶昨天才剛生小孩,還在醫院修養,卻已經開始工作。

「雖然我知道台灣人工作很認真,可是,這還是讓我覺得,嗯,要怎麼說哩,對了,很有異國情調(exotic)吧,」依莎貝拉在台灣,體驗到一種很特殊,卻也很真實的「異國情調」。

三年之後,依莎貝拉受不了這種「異國情調」,加上父母身體不好,她決定揮別東方,重回法國。

可是,法國的生活,可不必然就像法國香頌名伶艾狄•琵雅夫(EddiePiaf)所唱的「玫瑰人生」(Lavieenrose)一般幸福。

剛回法國,依莎貝拉進入一家跨國的瑞士航運代理商工作。不僅工作壓力大,工作時間也很長,並不比在台灣工作輕鬆許多。

壓力之大,甚至讓這個來自南方的開朗熱情女孩,曾經躲在公司廁所內,獨自哭了一小時。一年後,依莎貝拉離開這家公司,進入現在的公司。

<spanclass=’Doc’>優先順序,重新找回星期六幸福</span>

因為,依莎貝拉問自己,到底在生活中,最優先的順序是什麼?

十年前,當依莎貝拉剛踏入職場時,她很有野心,她想要讓別人肯定自己,甚至希望有一天成為公司總裁。

「那時,我的優先順序就是賺很多錢,買一棟房子,有安全感,要一直往上爬,」依莎貝拉說。

可是,經過十多年在職場上的奮鬥,依莎貝拉有些疲乏,她想要的是「留在愛我的人身邊,腳步稍稍慢下來,可以重新找回星期六的幸福」。

現在,依莎貝拉不再加班,每天準時五點半下班,每年休五星期的假。

這並不是說,她工作不認真。相反的,每天早上九點到中午十二點,再從下午一點半到五點半的工作時間內,依莎貝拉像是上緊發條般,絲毫不鬆懈。

<spanclass=’Doc’>我是蛇,我很懶,可是我也很聰明</span>

依莎貝拉說,我是蛇,因為我很懶,可是我也很聰明。我感興趣的是目標,不是工作方式。一旦知道目標,我希望用最簡單、最快的方式去完成。

「我可不是一早進去先吃早餐,再看報紙,沒事又跟同事去喝杯咖啡或去外面抽煙,」依莎貝拉接著說,「喔,no,no,了不起就是上個廁所,其他時間就是工作。」

儘管如此,依莎貝拉的老闆,一度仍對於在團隊中算是最資深的依莎貝拉,每天準時下班而感到有些不舒服。

依莎貝拉說,老闆從不會直接挑剔她的工作,但就是會在下午五點半時,打電話來找她。

依莎貝拉受不了,直接去問老闆:「您覺得有什麼問題嗎?」

依莎貝拉說,我的工作是服務業,若您覺得我的工作品質不好,一定是有客戶抱怨。那請告訴我,誰抱怨,又抱怨什麼?如果沒有,那您為何不舒服?

老闆啞口無言,依莎貝拉依舊每天準時上下班。

「十四年的工作經驗,讓我學到最寶貴的一件事,就是自信,」依莎貝拉的語氣瀟灑。

<spanclass=’Doc’>我太老,沒辦法再去拍老闆馬屁</span>

「我已經太老,沒辦法再去拍老闆馬屁了,」依莎貝拉如此克服了許多台灣上班族都有的,「老闆不下班,我就不敢走」的恐懼症。

下班後,依莎貝拉每週上兩次健身房,要不就跟朋友去看電影,或是看展覽。最近,她還迷上了各式各樣的「樂園」,例如巴黎近郊的「歐洲狄斯耐樂園」。

「坐在雲霄飛車還是海盜船上,大聲的狂叫一整天,是忘記那些讓人心碎的男人,很好的辦法呢,哈哈,」依莎貝拉很幽默。

可是,依莎貝拉還是想要找個男人,生小孩,組一個家庭。

「我花了很久的時間,來承認一個人的生活,其實不完整,」過去工作導向的生活,留下一個生命中的空缺。

「我希望成為一個作家,我也希望找到一個人愛我,可以跟他有小孩,」依莎貝拉轉轉手上的戒指,淡淡地說她的夢想。

可是,如果夢想不能如願,她希望至少,生活可以如現在一般的走下去。

「你知道,人愈來愈老,就會看到很多問題,健康啦,死亡啦,所以能夠保有現在生活的狀態,其實也是一種幸福。」

依莎貝拉不悲觀。或許命運難以難以捉模,但依莎貝拉努力過一種踏實而愉快的生活。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